1. 首页
  2. 市场观察

中国期货市场是否需要进一步对外开放

有“金融期货之父”之称的利奥•梅拉梅德,日前在博鳌论坛上建言,中国期货市场的一大问题是过于封闭,应该尝试向国际市场进一步开放

CME集团荣誉主席,有“金融期货之父”之称的利奥•梅拉梅德,日前在博鳌论坛上发表了对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建言,他声称:中国期货市场的一大问题是过于封闭,应该尝试向国际市场进一步开放。一位世界期货的的重量级人物,梅氏的建言肯定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力。他的建言是否适合当下的中国?

回顾过去三十多来年的发展,中国能够在经济上取巨大的成功其无不与我们的改革开放息息相关。所以今天,当我们谈到中国期货市场是否需要进一步开放时,或许很多人会自然或不自然地加以赞同。但是,笔者对此却有不同观点。

首先,作为中国金融市场的一部分,中国期货市场的开放必须与整个金融市场开放同步。否则,国家的金融安全就难以保证。

其次,中国期货市场是否能够开放还要取决于其自身发展的成熟度。种种情况显示,中国期货市场的成熟度还处于较低水平。以下重点谈谈期货市场成熟度与开放间的关系。

衡量期货市场成熟度的标志很多,但关键一点在于其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度。期货市场对实体经济影响是通过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予以实现的。但是,正如梅拉梅德先生所言,中国期货市场的主体结构仍然属于散户结构,且参与期货交易的目的基本是以投机为主。在一个缺乏产业客户广泛参与的期货市场,其价格形成机制就很难保证期货市场的功能得以实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美之间在期货交易上会存在如此大的差异。一个远离实体经济的期货市场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期货市场,因为建立期货市场的初衷恰恰是用其来规避远期现货价格风险的,至于投资功能的产生,是因为期货市场的价格波动存在获取风险收益的可能。

制约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关键原因还是基础现货市场的不成熟。在不成熟的现货市场条件下,实体企业就没有参与期货交易的需求,因为套期保值的对象是现货远期合约,而不是现货即期合约。即期合约为即期定价,所以没有避险的需求。

梅拉梅德是中国的好朋友,我们毫不怀疑他的建言完全是出自善意的,但是,由于他对中国期货市场缺乏更深入地了解,所以也难免讲出一些不合实际的话语。其实,不切实际的话语还不仅出自梅拉梅德一人,还有斯坦福大学教授杰弗里•威廉姆斯。他说,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完全可以超越标准的现货市场——活跃的中远期市场——成熟的期货市场三个阶段。也许,唯一符合中国实际的话出自萨谬尔逊,他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人,属于泰斗级的人物。在一次他访问中国时,曾有人给他提了个问题:一个国家在不成熟的现货市场条件下是否能够建立期货市场?萨谬尔逊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中国在市场条件尚不具备时就已经建立了期货市场,也正是这种天生的不足一直以来影响着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为了彻底解决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之间的不协调,我们试用了许多办法,但唯一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在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市场。中间市场是运用了特殊的方法在高效地培育现货市场,目前在国内几家市场已经取得了成功。但是,这里的中间市场不是简单的OTC市场,也不是纯粹的现货市场,更不是类期货市场。总之,在一个特殊的商品市场条件下须有特殊的做法,一味地照搬国外经验肯定会出问题。笔者呼吁:在国家越来越关注期货市场发展的今天,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基础现货市场的发展问题。因为也只有在解决了现货市场不成熟问题之后,期货市场才能得到健康发展。

到那时,梅拉梅德先生的建言也能真正得以实现,中国期货市场的大门才会向全球敞开。在市场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中国就冒然开放期货市场,其难以承载国际热钱的冲击。同时,也不排除期货市场被冲垮的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