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市场观察

美联储加息、人民币贬值,为什么市场恐慌不大?

美联储加息在即,12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了加速贬值迹象。但这次人民币贬值后,我们发现一些新变化:1)市场并不恐慌;2)和资本市场没有形成负反馈。

截至12月11日,在岸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上行至6.4358,创四年多新高。离岸美元兑人民币突破6.53,在岸、离岸价差显著走阔。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在上周的《每日金融》中曾分析,人民币贬值将会是阶段性的趋势,短期内这一趋势可能还难以扭转,市场需要对此做好准备。

从近日国际国内的市场变化来看,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冲击不限于大陆境内市场,境外多个资本市场也受到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压力。

但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加入SDR这件事情本身对人民币币值的影响是正面的。加入SDR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里程碑,代表着国际金融体系对中国经济、贸易实力和金融市场地位的认可,有利于提高人民币及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范围内的需求,长期看对人民币汇率起到提振作用。

历史上,日本是唯一一个在资本账户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本国货币被纳入SDR的国家(日元1974年进入SDR货币篮子,日本资本账户开放是在1980年以后),伴随整个日本资本账户开放和金融改革进程,日元面临持续升值压力。

人民币本应在中国经济的下滑过程中早就该贬值,因为人民币的长期性升值与国际热钱的输入有相当大的关系,当中国经济进入逆周期时,国际热钱退出与国内外汇储备下降都是可以预见的,为了防止国际资本的过快流出造成中国金融体系的动荡,人民币合理贬值本就是正确选择,人民币合理贬值一可以增加国际热钱套利成本,稳定金融体系,二对稳定出口、稳定经济有利。

短期看,美联储首次加息的影响已基本被市场Price-in。美联储加息概率从10月中旬开始大幅飙升,同时人民币贬值也开始上升,目前市场对12月加息的预期已经非常充分,基本形成了共识,在加息问题上不会再有新的“预期差”。历史上看,临近加息日之前及加息之后,美元一般都会走弱。也就是说,美联储首次加息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最大的阶段正在过去,未来一段时间这一压力会趋缓。

近三年来,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出情况是越来越明显的,而美元也经历了一个大周期的升值,这都说明美元的回流是明确而清晰的,也是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不管去年还是今年上半年,我都对美联储加息做过一些解读,认为美联储加息会不断推迟,即使加息也应该是最低限度的加息行为,因为美国三大股指的风险系数非常高,美联储加息行为对股市、债市等各大市场都会存在较大的影响,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来说,加息意味着债务负担的增加,还存在着欧元日元套利等复杂问题,同时还可能严重威胁美国经济,加一次或两次息,一旦造成美国经济较大动荡,就需要马上减息来应对,这才是美联储迟迟不敢加息的真正原因,所以美联储长期谈加息问题的主要目的是形成市场心理预期,通过市场预期心理来压迫美元回流,这是金融心理战略。

这次人民币贬值后,我们发现一些新变化。这一次人民币贬值幅度已接近2%(V.S.“811汇改”后人民币最高贬值幅度为4.5%)。然而,这一次金融市场却出现一些不一样的变化:

1)市场并不恐慌。尽管央行这一次几乎没有干预市场,每日的中间价基本定在T-1天的收盘价附近。但是无论是国内还是外资均没有出现长期看空人民币的舆论导向。而从人民币期权市场的表现来看,也是如此。

2)和资本市场没有形成负反馈。欧央行会议以来,其他新兴市场汇率贬值同时伴随着本币计的股市也出现较快的下跌,整体呈现资金大幅撤出、风险偏好降低的格局。然而,在中国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中国的风险资产仍较为稳定。我们认为,以上资产表现已反映出,人民币加入SDR后,全球资本对于人民币的看法可能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