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市场观察

现货打造互联网金融2.0 需打破交收不平衡

在笔者看来,产业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2.0这一理念非常新颖,如能实施也许能为现货乃至期货市场带来划时代的转变,但是一些细节还待完善。

作者:维铭

在笔者看来,产业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2.0这一理念非常新颖,如能实施也许能为现货乃至期货市场带来划时代的转变,但是一些细节还待完善。

事实上,如欲撑起产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摆脱目前商品现货电子市场恶劣舆论环境,就必须运用信息化优势、整合金融与实体产业资源,建立市场、行业公认的实物、仓单融资体系,使各类现货交易场所成为真正服务实体经济、拓宽投资渠道的有益基础设施。

是的,知易行难乃为世间一切事业的共同特征,也正是有了敢下深海的潜游者,才会揽得光彩夺目的美丽宝珠。而从世界范围来看,商品融资都是重大难题。

因为商品皆有保质期、效用范围等自然属性,其变现过程亦离不开有意者的“接盘”动作。这也是众多大宗商品融资业务皆建立在流动性较佳、交易范围较广的期货交易基础上的根本原因。

截至2015年2月20日,中国上市的商品期货品种已有43个,不少品种还是世界首创、中国独有,但是能够成为融资标的的品种还是10余个国际有色金属、农产品合约,即便是开闸已有两年的期货公司现货融资服务也还为少数尖端企业把持(如万达期货联合国家开发银行在甲醇、螺纹钢等领域展开的实物及仓单质押业务)。这一切都从侧面反映着上述领域的极高门槛和极大风险。

实际上,目前的中国“现货”电子交易是一个名称、两个市场(经营中小商品品种的类期货、准期货电子交易业务的集合竞价市场和经营远期合约交易为主的场外商品衍生品做市商市场)。要两个市场都能根据自己的特点建立向实体生产、贸易商的融资能力就必须面对诸如财务技术、风险控制、法律实务等一系列问题。

“现货”去除交割日的设置在规避了法律对非法期货的打击之同时,却也引发了一个正规期货都难以解决的问题:每日交收平衡难。

现今中国期货之所以采取实物按月交收、自然人持仓不入交割月的制度,就是为了便于发现买卖双方的真实需求,同时令交易的担保方有充足时间协调款、物调拨,最终实现平衡交收、买卖满意的合理结果。而要在现货电子交易的规则框架下达到每日交收的平衡,就必须引入融资融物机制——这亦是现货行业建设产业互联网金融的基础条件。

可在现实中,全国各地700余家“现货”电子交易场所及其上下游商圈大多存在交易者普遍为不特定自然人、现货商参与率低、行业深广度开发不足、实物交买(融物)容易交卖(融资)难乃至相当部分从业人士道德素质、业务素质堪忧等问题,建设“产业互联网金融”谈何容易?!

虽然行业内不是没有如广东塑料交易所开办小贷“万商台”,以行业流动资金互助在珠三角乃至全国的塑料行业撑起了一片天空的良例,也有个别交易场所通过发售 “理财产品”再向行业放贷甚至控制一些产品现货价格的努力探索,但是在中国宏观经济增长率长周期下滑、商品社会库存高企、传统行业洗牌加剧的情况下,严重缺乏人才、背负沉重历史负担的“现货”交易平台是否具备这样的系统革新能力,实在需要观察。

笔者认为,“现货”电子交易向行业金融中心发展的凤凰涅槃不应该是简单地充当以投资为名、招揽社会资本(很多并非来自本行业及其上下游)上平台交易,再悄然将其拆借、放贷的“现金奶牛”。

因为和现在看上去“乱象频出”的P2P、担保公司、消费小贷企业相比,后来的现货电子市场并没有太深的行业优势,可在专业度极高的储蓄、信贷业务上,现货市场又缺乏这些植根商业银行、且深耕中小融资业务多年的人才队伍,贸然转型除了市场本身存在的风险外、经营风险、法务风险也将陡然上升。

所以,集中精力,扩张行业深度、广度,并与典当、银行、风投深度合作,打通融资融物屏障、解决日内交收不平衡问题应是“现货”交易场所真正攀上供应链金融核心位置,建立健全电子市场的根本出路。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