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市场观察

维铭:信任危机持续发酵 商品做市商路在何方?

部分做市商运营通过雇佣无资质人员向客户提供与实际行情不符之策略、擅改交易行情等手段引导客户亏损也就成了这些市场生存、发展的题中应有之意。

做市商(Market Maker),顾名思义,是指拥有一定实力和信誉的机构法人担任特许交易商,不断向公众投资者报出某种金融产品(如证券和期货)的交易价格,并在该价位上接受公众投资者的交易请求,以增加市场流动性,满足公众投资者的交易需求。

和西方已经成熟的做市商制不同,中国“做市商”还更多地集中在商品、货币电子交易等资本市场边缘领域,诚信、资质、风控诸方面都存在重重疑问。

以近期发生“出金危机”的某著名“外汇、商品、国际股票价差合约交易平台”为例,该平台号称注册于四大金融飞地的塞浦路斯,是国际化正规化外汇做市商还荣获过2013年度“新浪最佳外汇经纪商”称号。

但在实际运营中,上述平台大量使用有与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抵触之嫌的高额赠金(该法规定,商品和服务促销中,赠金超过5000元人民币即为“不正当竞争”)手段大肆展业,吸引了许多套利者开户交易。

这些套利者通过跨平台对冲或高频交易手法,赚取交易对手,也就是平台自身的“赠送”金额,使这家“塞浦路斯”经纪商遭遇了极大资金压力,令其终于在2014年底开始拖欠代理商佣金,拒绝投资者全额出金,导致了包括投资者聚集、打砸上海总部等严重社会后果。

另一方面,“地方正规做市商平台”放任经纪商、代理商和公众参与者对赌交易,并在交易中涉嫌使用不当手段增加经营方赢面的手段也在去年3·15晚会被曝光。这亦是2011年中国国务院颁发“38号文”后掀起第二轮大规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行动的直接原因。

尽管此轮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已经告一段落,大部分以“做市商”为名从事对赌的地方商品交易场所“有惊无险”过关,可随着公众认识的深入和宏观经济增速下滑导致社会矛盾的持续发酵,上述“商品做市商”交易模式为投资者唾弃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事实上,西方做市商交易模式并没有剥夺公众投资者参与金融产品价格论证的核心权利——在收单后,做市商之间、做市商和上市公司皆可将多余指令进行对冲,从而形成各方公认的中间价。

相反,中国式商品做市商则是将白银、石油、玉米、精铜、电解铝等商品期货的国际市场行情换算成人民币价格,让公众投资者博弈价格变迁以赚取差价。

而所谓的实物交收由于配套工程的不足,往往只能进行单向交买,根本不具融资融物和买卖场所的基本市场职能。

这样一来,部分做市商运营通过雇佣无资质人员向客户提供与实际行情不符之策略、擅改交易行情等手段引导客户亏损也就成了这些市场生存、发展的题中应有之意。

行文至此,笔者认为,在谴责一些无德主体不当经营的同时,我们也不能漠视市场存在的巨大投机/投资需求。

而在推进金融创新和维护投资者正当权益之间寻找平衡的最好办法就是建立公开、透明的行业信息披露机制——商品做市商应阐明交易真实性质,并将经纪商或交易平台与投资者互为交易对手,有利益相悖之处的可能风险清晰阐述,从而令投资者在充分认识的基础上清醒决策,避免投资者亏损后发现“货不对板”时爆发争端。

另外,在管理层层面,拆除不必要的资本壁垒,加速人民币国际化,促进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藏汇于民,使国内众多投资者的资金和意志能够自由参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也是终结对赌式“做市商”横行,经营方为生存、发展而不惜诱导客户亏损的治本之策。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