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市场观察

主流券商纷纷增加新监管,ESMA会撤销杠杆限制吗?

考虑到欧洲制定政策法律的严谨性,我们很难想象一段政策出炉不久即告暂停。因此,离岸监管带来的潜在负面连锁反应,并不属于ESMA考虑的范畴。

针对欧洲外汇经纪商严格监管的后遗症正在出现,当初人们担心监管变严苛而使得投资者只能选择更弱监管主体的矛盾,现在正不断出现。政策制定者所担忧的,以及当初反对降杠杆的经纪商呼声,正被现实的尴尬冲击。

这是一场商业伦理和金融监管的博弈之战。对具有严格监管的经纪商来说,英国FCA、澳洲ASIC以及新西兰FMA都具有严格的监管规定,诚实履行透明度和对资金安全的承诺,为执行经理人带来衍生品行业的从业荣誉。

欧洲的监管机构有充分的理由,来支撑交易者普遍亏损的比例和交易杠杆呈正相关这一观点。不过,也有一些资深的交易机构发出反对声音,他们声称亏损和杠杆并无必然关系。

普遍大概率的亏损,并不利于投资者的入场交易,也许400倍的杠杆过于令人不安,所以ESMA(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还是强行将杠杆下调到30倍以内。除了杠杆之外,对经纪商的透明度、成交、负余额保护、营销禁止等规定,都大大限制了经纪商的灵活性。

监管

高监管等级的经纪商,纷纷追求离岸监管,为实力不均的经纪商迎来了重回同一个赛道的机会。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这个加勒比海的小火山岛,现在已经挤满了前来注册的外汇经纪商,其中不乏业内大名鼎鼎的品牌。最新加入圣文森特的一家,是新西兰最主要的经纪商之一富乐敦Fullerton Markets。

去年底,新西兰金融市场监管局(FMA)向富乐敦发出正式警告,因后者违反了《反洗钱与反恐怖融资法案》,包括未能按照身份验证修订法进行客户尽职调查,也未采取合理措施识别存在政治风险的客户。

作为应对,富乐敦直接放弃了新西兰FMA监管,不再向新西兰提供服务。这家知名的新西兰经纪商,决定把业务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监管温和的地方,以圣文森特的实体身份对外提供服务。

无论是欧洲本地的投资者,还是新兴市场的客户,都有充足的机会去了解监管对于经纪商保持资金安全的重要性。因此,他们通常更倾向于强监管的知名品牌。1:400的杠杆,会让客户的赌性增大,缺乏严格自律的交易者会把外汇市场作为自由的赌场,从而深陷其中无力自拔。降低杠杆是监管机构保护投资者、遏制冲动交易的重要应对措施。

不排除有相当多的经纪商,在拿到英国FCA、澳洲ASIC以及塞浦路斯CySEC后,有更强烈的意愿,申请增加离岸监管。完全遵守监管机构的规定,是一件耗费成本、精力、人力的事情。脱离主监管,增加子品牌的离岸监管,这种离心力是无法遏制的经营冲动。

当离岸监管让外汇经纪商回到一个起跑线,品牌的力量会被稀释,合规的整体意识会被大为简化。关于MIFID II对亚洲等新兴外汇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有待观察,后遗症可能会未来的三五年爆发。

在金融行业,监管和利润往往是一对矛盾体,客户也会在监管和便利性方面做取舍。这种局面带来了复杂性。

当人们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总会设想,ESMA是否会缩短或者暂停对于现行政策的执行。考虑到欧洲制定政策法律的严谨性,我们很难想象一段政策出炉不久即告暂停。因此,离岸监管带来的潜在负面连锁反应,并不属于ESMA考虑的范畴。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