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外汇行情

一个9年外汇老鸟的经历和感悟

2008年开始接触到外汇以后,我自己入金了250美金,开始了自己的操作,一周之内我就赚到了600美金,从此外汇之路一发不可收拾。当然,很快等待我的结果肯定就是爆仓……

作为一个外汇从业8年的人,从兼职到全职再到兼职,再到真正的职业化,这个过程整整花掉了我8年的时间。我觉得我可能还是算幸运的,在很多一些关键的节点,我觉得如果没有运气成分的存在,可能也走不到今日。今天发帖也是和大家共勉外汇职业化之路的不易,和在这个道路上奋斗的交易者做一些讨论和分享。

交易员揭秘马钢股份操盘内幕

2008年开始接触到外汇以后,我自己入金了250美金,开始了自己的操作,一周之内我就赚到了600美金,从此外汇之路一发不可收拾。当然,很快等待我的结果肯定就是爆仓,这是必然的,而且经历了很长时期的反复入金反复爆仓。

我在开始交易的3年之内,我对平台入金的交易步骤了如指掌,但是却从来没有机会尝试过一次出金,那一夜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一些看似容易解决的问题,看似并不复杂的事情,我怎么始终没能做到?为什么持续的盈利总是像水中的月亮一样,看着很久但是却怎么也摸不着?

那段时间日子异常艰苦,刚毕业的薪水是非常低的,一个月2000块钱,不断的爆仓,要从本就很少的工资里面再拿钱去入金,那时候支撑我一直入金的信念就是这一定会是我最后一次入金,这次入了之后我不会爆仓了,我会遵守我总结的规律并且实现盈利,但是结果依然是失败。

突然有一天我想,我怎么都是每次都亏光,和我自己的单子反着做是不是会盈利?经过统计后我才发现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原来我亏损的金额和我交易所花掉的手续费基本差不多,我才知道盈盈亏亏我最终都亏给了手续费。原来自己的交易根本没有超过50%的成功率,一些基于技术面的总结的判断方式的概率仅仅就是50%而已,和丢个硬币一样。

从此我开始意识到,交易的获利仅仅依靠仓位控制,止盈止损,心态这些完全不足以获利,我缺少了最重要的判断。换句话讲,我认识到了,交易必须由判断+交易系统构成,我之前的工夫都花在交易系统上,而对于行情的判断上几乎没有太多的积累。然后我的精力就转向如何提升自己的判断能力上。

后来我发现其实判断才是成为一名交易者最耗时间的过程,这个过程毫无速成的可能,必须长期亲身去经历体会各种行情。总结基本面和行情的对于关系,体会经济周期和汇率的变化律动。这个过程很长也很难也很耗脑,这个过程大部分投资者都是过不去。

因为开始的时候我才大学毕业,我金钱上没什么可输的,我也不是富二代,家里也没钱给我亏,都是自己赚点工资都搭进去,最大的代价还是精力和时间,要知道花了那么多精力下去,如果做不成什么成果,那你就已经别其他人差远了,我还在外汇亏钱的时候,我一起玩的小伙伴那时候已经成为微软的一名正式员工了,月薪已经1万多了。我还在拿着一点2000块钱的工资,还要入金。

想成为一名职业交易员,首先职业化的理念要正确,很多人交易了很多年依然理念都是错误的。职业操的终极发展并不是确保持续稳定永远盈利。简单来说,你做交易,不能把最终目标变成打造出一种赚钱机器的策略,世界上没有赚钱机器,只有成熟的策略。

何为成熟的策略,就是有严格的风险控制,合理的收益比例,良好的历史成绩。具备这些,策略可谓成熟。但是再成熟的策略都不能保证下一年能够盈利达到多少。这是存在不确定的。虽然较大的概率是继续赚钱。

职业操盘的意义,就是你的交易的成功率以及风险控制各方面做得比别人好,你就有了职业化的意义,你就有了自身的价值。理解我说的这些吗?

自从我开始认识到积累判断是个漫长的过程以后,那段时间我全职在家炒外汇,资金量大概就是2000美金左右,我开始停止了依靠自己这一点点钱炒外汇赚钱养活自己的幻想,我认识到真正要赚钱可能还有个漫长的过程,于是我就又开始应聘找工作去了,准备继续一边工作一边炒外汇,积累判断经验,同时也可以增加自己本金的积累速度。

那时候已经到了2012年年初的时候,挺幸运的,我很快找到了一家非常适合我的工作,一家上市公司的汇率风险控制专员的岗位,工作不是很忙,每天要做的事情也是关注全球市场,关注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变化,为企业的外币收入做结汇的时机选择,有了稳定的收入,心态也变得比较放松,做着自己喜欢做也想做的事情,日积月累着每一天。

于此同时,我也并没有放松外汇保证金这块的交易系统以及判断体系的积累,那段时间经历几次欧债危机,让我对货币大周期的波动有了一些比较具体的认识,其实操盘就是要沉淀这种大周期的经验,积累越多,才能处事不惊,如果你炒外汇只见过经济兴兴向荣的时期,金融危机都没有经历过,怎么去应对怎么去操作,我想每个人都是茫然的。为企业实现了非常大的兑汇收益以后,公司大老板开始注意到我,老板有一天找我谈了谈,简单意思就是说,想投钱给我炒外汇,要多少钱随便我开口,他知道我也不可能要太多的,而且他那么大一个老板,确实可以随便我开口。

我想了想第二天给他回复,我只要了5万美金,但是当时的我交易体系依然比较脆弱,我非常不幸的最终还是把这5万美金亏掉。为此我也特别内疚,感觉是辜负了老板的如此信任,这5万美金我不是输给行情的,还是输在自己,这点我当时就很清楚。虽然亏掉了5万美金,但是老板没有太多的态度转变,后续我除了继续做公司汇率风险控制这块,还跟着他为企业多元化发展找项目投资,后来还经常跟着出国考察项目,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

说实话,那时候在公司,老板算是给了我很好的发展前途。我一度工作的重心都到了公司的事情上了,外汇赚钱如此之难,眼下又有不错的工作机会,换做每个人都会对未来的职业之路再好好想想的。为此也是也是纠结了一段时间,后来想想外汇交易的生活方式依然是我最想要的,在公司未来很多年时间上依然是无法实现自由,我最想要的是自由。所以我又继续一边工作一边进行着外汇方面的一些交易研究,精力平均分配吧。2012年,我自己差不多用了1.5万美金在做外汇,那时候已经停止了爆仓了,开始来来去去有所反复了,很长时间没需要再入金了,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慢慢沉淀到了一定新的阶段

再接下来我卷入了外汇保证金历史上最奇葩的事件,铁汇赠金骗局。2013年底我接触到铁汇,他的模式,一看就是可以无风险套利,我开始就是怀疑这是不是旁氏骗局,但是这个平台规模以及监管感觉都还不错,我就投入了2万美金准备尝试一下,一切都很顺利,赚到钱了,也可以出金。于是我便开始不断把利润都投入进去反复操作。

了解铁汇增金对冲的人,我这么一说就懂,我就不具体阐述那些细节了,但是我和很多当时做对冲人不同的一点是,很多人是无脑内部对冲,我是一直坚持外部对冲,把铁汇的冲到对手平台去,我也把每一次的对冲作为了一次的判断的尝试,积累自己的判断,验证自己判断的成功率,我当时也知道,这种增金模式绝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我以为是某一天会取消这个政策,当然我确实没想到最后是那样的结局。

从我做对冲,到铁汇的覆灭,差不多有2年4个月的时间,我差不多赚到了60万美金,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的政策,不是因为我的交易水平,但是也算是积累了一桶金,积累一桶金对于做交易来说也是非常重要,不管你是怎么得到的。但是最后铁汇出事的时候,我也还有25万美金没能拿出来。说到底我还算是赚到了不少钱,比一些后期进入还赔了本钱的人是幸运很多。

铁汇事件中,我本金一共也就是投入了3万美金,不敢多投入,知道有风险,但是基本上利润我都滚在里面继续投了,除了拿出来用掉的,中途拿出来买房买车了一些钱,其他都在里面继续滚。在铁汇对冲赚了20万美金左右的时候,我就从那家公司毅然决然的辞职了,因为当时认为那时候一个短期内赚钱的好机会,而且效率非常高,但是很花费精力,我想只要这次能够赚到一桶金,再加上现在交易策略也积累了那么久,后续职业化道路我觉得就比较容易实现了,当时想的就是只要赚到个300-500万人民币,我一部分钱投资信托,每年固定收益也有几十万,然后再有小部分钱自己不断进行各种策略尝试,我可以在我们小城市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同时也算是实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当时辞职的目的就是逮住那次赚一桶金的机会。

铁汇事件虽然我是交易生涯的一个插曲,但是却意外的给了我一桶金,同时也让我有了长达2年多的时间去验证自己的交易判断体系,2年多之后我统计了铁汇对手平台,我总共也实现了40万美金左右的利润,这足以说明我的判断正确率已经逐步上升,这一点也让我倍感欣喜。其实交易有时候最难的就是长期去坚持检验自己的一种判断体系,不坚持,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判断系统行不行,坚持了又怕坚持的是一个错误的系统,害怕坚持的结果是一直输钱,做这个对冲我没有了后顾之忧,尽情去尝试自己的判断,2年的对冲,我开始已经对自己的判断系统有了信心。

我外汇生涯中第一次幸运是那时候应聘一个合适的岗位,可以有稳定收入,还可以继续充裕的时间进行外汇研究。第二次幸运就是铁汇对冲给予的一桶金以及2年交易系统的检验,没有这些运气的存在,我认为我基本上不可能走到现在。

有了资金以后,我就开始着手于更多的策略研究和实盘测试。后来我开始抛弃纯人工的交易模式,因为我认为人的大脑既要进行高级的判断,又要执行基础的繁琐的操作,特别是震荡的行情要操作起来会非常繁琐耗脑,而且精力总会跟不上,即便我是全职的,即便我也已经有了团队。

我开始把自己的交易系统进行程序化,并且依靠人来进行宏观决策,在什么期间执行什么程序。简单说就是变成了,决策在人,执行在程序的交易模式,大脑可以脱离繁琐的交易系统只管宏观行情以及波动性分析。事实胜于雄辩,这种模式也帮助我取得了外汇交易以来最稳定的成绩。

这些年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外汇这个行情有了一席之地,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吧,我想说的是外汇之路虽然确实很难,但是如果能够突破一些局限,可能也就会迎来新的人生。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