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行情分析

国际投行资深交易员回忆交易生涯:与天斗,与地斗,与客户斗

大交易商交易员除了与天斗还得与人斗,风险敞口都来自于客户,预判客户的交易心理来把握头寸可能的变化是我们不断自我锻炼的一个过程。

本文作者:程必逸,CMC大中华区总裁

大家只看到过“交易员”三个字的光鲜,这些光鲜是不为人知的辛苦在背后支撑的。

我以前由于长期做欧美盘上通宵班导致免疫力下降,得了带状疱疹,一个月无法躺在床上,还得过急性脑膜炎,吓得医生把我住院隔离。如果你不是从心底热爱这份职业,仅为了一个好听的名头,还是不要把自己置于一个长期在精神和肉体上需要忍受双重压力的“地狱”中。

先介绍一下我的经历。我有过在交通银行、CMC、City Index、嘉盛(city index被收购后混了几个月)的交易员生涯,在加上现在办公室里旁边坐着原来来自IG的交易员,我想自己小小的有那么点资格来谈谈这一块。

一、这些行业巨头后台坐着的交易员首先不像下图那么帅,大家风格迥异,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格,上班也很少西装革履,穿着衬衫和西裤已经很对得起HR了。

交易员

二、他们不像银行交易员分工那么细,每个人只管一块或几个产品。大交易商的交易员除了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外,其他产品必须都了解,不敢说精通,但专业水平还是要有的。因公司提供的产品众多,股票外汇商品指数债券全有,交易室有限的人手及24小时轮班时难免有病假、事假和年假,虽然平时都在时根据资产种类不同有稍许分工,但一旦任何一方缺人都会随时帮助兼顾。这就是比银行交易员有优势的一个地方,大交易商的交易员往往知识能力全面,不仅限于某个领域。

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2010年当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最后把亚洲盘子交给伦敦时,突然伦敦办公室发生火警,所有人必须撤离大楼赶往备用办公室,当时正值欧洲股市全面开盘,整个集团的风控很悲催的也毫无选择余地的落在了我的头上。整整一个半小时我已不记得是怎么度过的了,只记得事后茫然走在回家路上看着手机上收到总公司各部门发来的感谢短信。

三、和其他银行机构交易员不同,他们只需在强大研究团队和量化风控技术系统支持下,以雄厚的资金主动在市场中出击,而大交易商的交易员则往往属于被动防守。在成千上万种产品上由于在客户交易下产生了各种动态的风险头寸,如何根据市场变化有效组合,有效对冲,在规避风险前提下利用这些头寸为公司盈利,是一个难度不小的挑战。

银行机构交易员只需与天斗,而大交易商交易员除了与天斗还得与人斗,风险敞口都来自于客户,预判客户的交易心理来把握头寸可能的变化是我们不断自我锻炼的一个过程。同时大交易商也没有那么雄厚的研究团队来为交易室与天斗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四、客户以为大交易商的交易员总是在针对他们个人,可是想想看,我几年前在City Index当亚太地区交易部主管时交易室里就那么4个人,当时City Index风险头寸总额每天在10-15亿美元左右浮动。几百万美元一笔的单都不看,谁会去看几万几十万的单呢。大家的精力都在总头寸上和某些个别已不属于零售的客户,比如下单时疯狂的下2亿一笔的,想起那个客户我现在还不由自主的眼皮一阵跳动。

五、交易室团队协作很重要,特别是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市场大行情中。想当初,我和另一位好搭档,我俩可能是唯一能在CFD和FX这行业中代表华人交易员的了(大言不惭一下),真怀念和他熟练配合的那种感觉。印象最深的是日本海啸地震时,正处于亚太盘交接至欧美盘时间,两人交接给伦敦交易室后刚准备离开,看到这则消息,迅速扑回交易台,没有过多交流,简单两句即明确分工在日本股市收市前疯狂卖出手上所有持有的日股,卖空日经指数,买入日元。第二天当亚太市场开始特别是日本股市重开时,我们看着盘子上的盈利脸上挂着一种傻笑。

写到这里,不得不说一句:“真怀念和你并肩战斗的感觉,现在你已离开这行业走上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作为曾经的战友和兄弟,祝福你!“

以上文字带着些许感慨,而我把它当作一种怀念,一份回忆。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