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嘉楠成全球区块链第一股 矿机市场格局或迎洗牌

《科创板日报》(成都,记者 柴刚)讯, 杭州钱塘江畔的绚丽灯光秀刚刷完屏,嘉楠科技(以下简称嘉楠)IPO的新闻又来刷屏。

当地时间11月21日,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厂商嘉楠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股票代码“CAN”。此次IPO发行价最终锁定在每股9美元,总计募资9000万美元。自此,嘉楠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区块链第一股,以及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人工智能芯片企业在美上市第一股。

嘉楠成全球区块链第一股 矿机市场格局或迎洗牌

(图片由嘉楠科技提供)

从发明并交付首批ASIC矿机,到如今登陆纳斯达克,嘉楠用了将近6年时间。如今,在资本市场的加持下,嘉楠将如何搅动全球矿机市场?从矿机延伸到AI芯片业务,嘉楠能否找到商业变现的“新大陆”?

变局与重构

相较于币市“淘金者”们,充当“卖铲人”的矿机生产商成了最大赢家,但对矿机厂商而言,市场格局的洗牌重构可能随时出现,想做好这门生意并不容易,他们面临的不只是激烈的行业竞争和市场优胜劣汰,还要经受“系统性风险”的考验——比特币价格将直接影响矿机的市场需求和价格。

2017年,比特币价格急剧上升了1289%,矿机市场一度供不应求。2018年至2019年一季度末,比特币大幅下跌导致矿机滞销,行业遭遇灾难性危机。2019年二季度开始,随着比特币价格回升,矿机厂商的经营业绩同步回暖。

眼下,不仅矿机暴利时代已逝,矿机厂商在集体承压下,还陷入一场优胜劣汰的角力赛。为此,他们的突围路径也颇为相似,即借助资本杠杆撬动升级,并在AI芯片上寻找新增长点。不过,此前比特大陆、嘉楠、亿邦国际三大矿机厂商冲刺港股市场均未能如愿。

如今,随着嘉楠登陆纳斯达克,率先打破这一僵局,比特大陆也向美国SEC提交了招股书。不过,比特大陆内乱未明,发展前景备受质疑。

10月29日,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发布全员内部信,宣布解除另一创始人詹克团在北京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11月7日,詹克团发朋友圈“反击”,称将通过法律手段重回公司。

此外,据媒体消息,詹克团还下令,向警方报案调查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神马矿机遭劫后,其股东吴钢、币印矿池创始人朱砝、虎符创始人王瑞锡等人公开声援。

亿邦国际则涉嫌卷入5.2亿元非法集资案,同时其核心业务矿机制造陷入质量危机,并被用户告上法庭。

在此背景下,嘉楠率先上市,或迎来绝佳超车机会。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嘉楠是全球比特币矿机第二大厂商,其产品占比特币总算力的21.9%。

近期,嘉楠在市场开拓方面亦动作频频。“我们计划在新加坡,日本,美国和以色列设立海外办事处,以促进本地营销活动,从而提高我们在海外的知名度,并扩大海外客户群。”嘉楠在招股书中写道。

乘势“滚雪球”

2013年1月,张楠赓及其团队发明并交付了国内首批采用ASIC技术的加密货币矿机。而ASIC主要的应用,便是嘉楠的核心产品——AvalonMiner(阿瓦隆)矿机。

众所周知,比特币的总供应量设计为2100万枚。每个新区块的比特币奖励数量大约每4年减半,到2140年将被开采完毕,明年5月左右将开启新的减半窗口。随着挖矿难度不断增加,矿机性能的优异愈发关键。

有业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矿机的竞争,归根结底是芯片技术的竞争。企业只有更加重视矿机芯片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提供更高速的算力,才能获得更大市场。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嘉楠IPO募资除了用于加码超级计算、高能效芯片设计、推出新的AI产品、上线AI SaaS平台之外,还将继续扩大海外业务。

截至目前,嘉楠共完成了7种针对28nm、16nm和7nm ASIC的流片,成功率为100%。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至2019年6月的30个月中,总共生产了逾1.5亿个ASIC。

2018年,嘉楠连获两项重大技术突破:实现了全球首款自研7nm芯片,以及全球首款基于RISC-V架构自主知识产权边缘AI芯片的量产。

截至2019年9月30日,嘉楠在中国已经注册了69项专利,其中包括6项发明、50项实用新型专利和13项外观设计专利。截至当日,该公司已在中国注册了81项软件版权和30项IC布图设计权。

2017年以来,嘉楠旗下阿瓦隆系列矿机已经过4轮迭代。目前最新机型A11系列分为A1146和A1166两款产品。其中,A1166实测最高算力可达73TH/s,是目前市场上单机算力最高的比特币矿机之一。

相比之下,同行却稍显迟钝。数日前,创始人被调查、群龙无首的神马矿机释放消息称,将发布新品M30S;比特大陆也传出消息,蚂蚁S19芯片已送往台积电流片。

11月6日,中国政府网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将“虚拟货币挖矿”从淘汰类产业指导目录中删除,让矿机厂商们振奋不已。

“嘉楠可谓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是势胜的一方,利用滚雪球效应,营收会越滚越大。”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观察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总收入分别为13.08亿元、27.05亿元、9.59亿元。

分析人士指出,单纯依靠矿机生意是有天花板的,且难以对抗市场周期,从发展来看,转型是大势所趋。为此,头部矿机厂商纷纷布局人工智能,将与华为、高通等巨头企业展开竞争。

不过,纳斯达克的钟声亦为出征的号角,接下来,嘉楠将开启下一段新的冒险之旅,也是矿机市场一场硬碰硬的战役。

本文转自 科创板日报,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