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科创板节后火速开工:孚能科技“跳级”申报,嘉必优进入“二问”

中秋节前,傲基科技获受理;节后第一天,神州细胞、孚能科技再拿“准考证”。

科创板日报》讯,时隔一个月,上交所科创板企业受理提速。中秋节前,傲基科技获受理;节后第一天,神州细胞、孚能科技再拿“准考证”。此外,此前因涉及专利权诉讼一度中止审核的晶丰明源已注册生效,即将发行上市;同样于4月份获受理的嘉必优、映翰通均更新了问询进展。

科创板节后火速开工:孚能科技“跳级”申报,嘉必优进入“二问”

孚能科技:三元软包动力电池龙头 去年扣非亏损近2亿

孚能科技(赣州)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孚能科技”),于今年6月刚启动上市辅导。9月3日,辅导期尚未满3个月,辅导机构华泰联合证券即向江西证监局进行总结汇报,称公司已具备IPO的基本条件,适合发行上市。

据了解,IPO上市辅导原则上一期是3~6个月,不过,科创板企业辅导时间可缩短至2个月,较主板和创业板大为提速。

孚能科技主营新能源汽车用锂离子电池及整车电池控制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为新能源整车企业提供动力电池整体解决方案。主要客户包括北汽、广汽、长城、吉利、一汽、江铃、长安等国内知名整车企业,同时正在拓展大众、奥迪、保时捷、通用、雷诺、日产、本田、奇瑞、东风等一线整车企业客户。

提到孚能科技,多名新能源领域投资人士均强调,其是由北汽扶持的。广州某新能源产业投资公司副总曾对《科创板日报》记者指出,评价一家电池厂商,由谁扶持特别关键,“主机大厂能决定一个电池厂的生死,尤其是在产业爆发时期,卡位到了,就成了。宁德时代最早就是由宝马扶持的,借着宝马的背书在爆发的阶段拿下了几乎所有厂商,现在在国内几乎一家独大。”

据孚能科技披露,2016年,公司与北汽新能源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开始批量供货;2019年双方深化合作,签署未来5年中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记者注意到,北汽集团也是孚能科技2016年~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各期分别贡献营收65.63%、87.57%、83.58%。但到了今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变为长城集团,贡献营收56.06%。虽然第一大客户名单有所变化,但客户集中度高的情况并未得到明显改善。

2018年末,孚能科技还与戴姆勒、北京奔驰分别签署合作协议,成为其动力电池供应商。就在中秋节前,戴姆勒集团对外宣布已和孚能科技正式达成协议,将从后者采购电动车所需的锂离子电池。

据了解,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在实际应用中存多种技术路线,按照电池的封装方式和形状,可分为软包电池、圆柱等;按照正极材料的类型,分为三元材电池、磷酸铁锂等。其中,三元软包动力电池由于能量密度高、安全性好、循环寿命长等优势,近年来在新能源乘用车领域的市场份额持续提升。而孚能科技是三元软包这一细分领域的国内老大、全球领先企业。

据GGII数据,2017、2018年,孚能科技动力电池装机量分别为0.99 GWh、1.9 GWh,2018年出货量排名全国第五、全球第九。而在软包动力电池细分市场,其出货量和装机量2017、2018连续两年排名国内第一。

尽管如此,从国内动力电池整体行业格局来看,孚能科技仅位列第五,与宁德时代(300750.SZ)、比亚迪(002594.SZ)、国轩高科(002074.SZ)、力神电池的装机量仍有一定差距。

而从财务数据对比来看,2018年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分别实现营收296亿、51.3亿,净利润分别为33.9亿、5.8亿元。而同期孚能科技的营收规模只有22.76亿元,亏损7821.48万元,扣非后更是亏损1.99亿元,今年上半年扣非后继续亏损2182.77万元,经营业绩与A股同行差距较大。

嘉必优:首家食品制造企业 科创属性受质疑

上交所网站昨日同时更新的项目进展显示,4月29日获受理的嘉必优生物技术(武汉)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嘉必优”),进入第二轮问询。

2017年,嘉必优曾闯关创业板,但因创始股东退出的信息披露、不同客户间的销售价格差异较大、关联方销售价格较高的合理性等问题,最终被发审委否决。

值得注意的是,主要从事营养素(ARA、藻油DHA等)生产销售的嘉必优,是目前科创板唯一一家食品制造企业。2016~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1427.2万元、1363.03万元及1637.60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7.52%、5.96%和5.72%,绝对金额不高,且占比呈逐年下降趋势。

5月29日,嘉必优收到首轮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其结合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较低、可比公司的科技含量等情况,进一步说明公司所在行业是否具有科创属性、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

嘉必优在招股书中表示,其目前产品所采用的核心技术属于生物制造领域,符合国家推动生物制造发展的国家战略。公司ARA和DHA所属的生物油脂、主要产品之一二十二碳六烯酸均被《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产品和服务指导目录(2016版)》列为重点产品。另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公司所处行业为“生物产业”中的“生物化工制品制造”。

但上交所要求其按照科创板上市相关要求,撰写招股书关于业务、技术、行业、科创板定位等内容,对其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进行审慎评估。

此外,上交所还问到,公司在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因产品质量问题引发的食品安全事故、相关诉讼、纠纷或负面报道等情形。

嘉必优回复称,报告期内,部分直销客户因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等方面的问题而被监管部门发函警示,但不属于产品质量问题。公司ARA和DHA主要直销的下游客户为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相关企业均已建立了较为完善、系统的质量控制体系,但不排除因内部控制制度缺乏有效执行,或者行业监管存在漏洞,导致食品安全隐患。一旦下游奶粉生产商出现产品质量问题,可能波及公司的经营。

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8年,嘉必优利润总额分别为0.55亿元、0.77亿元、1.1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7亿元、0.66亿元、0.67亿元。其中,来自帝斯曼的补偿金额分别达到0.23万元、0.3万元、0.38万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42%、39%和33%。

帝斯曼作为化工巨头,在全球关于ARA产品的生产及制备工艺申请了大量专利。2012年,嘉必优就帝斯曼专利的使用及海外市场的拓展,与后者进行了多次交涉,最终,嘉必优作为被许可方,与帝斯曼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大致内容为:嘉必优撤回关于帝斯曼专利无效的诉讼,合法在中国大陆生产、使用、销售、许诺销售或进口相关的专利产品;2015~2023年,帝斯曼每年需从嘉必优采购一定数量的ARA产品,如果未达到约定的采购量,则对差额进行现金补偿。2016~2018年,帝斯曼未采购嘉必优产品,因此给予了现金补偿。

这就意味着,2023年协议期满后,嘉必优的业绩将承压。公司在招股说中也披露,如果在协议到期后无法开拓新市场,形成更有竞争力的市场格局,利润水平将会受到影响。

本文转自 科创板日报,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