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浙商银行IPO:原高管贪污被判刑12年,踩雷乐视、盾安、宝能,去年遭银保监会罚款创历史新高

在2017年11月披露招股书(申报稿),欲回归A股后,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银行)重于迎来了临门一脚,8月29日,浙商银行将接受证监会审核,能否A股上市再次一举。

作为国内较为知名的股份行,近年来浙商银行“蒙眼”狂奔的同时,却屡屡陷入舆论争议。从2015年“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被财新曝出为宝能方面提供了70亿元资金,用于在二级市场上大举买入万科;再到浙商银行踩雷乐视,为贾跃亭提供了数十亿股权质押,如今贾跃亭“跑路”,浙商银行面临逾8亿元资金“打水漂”的境地。再到浙江知名民企—盾安环境暴雷,浙商银行被曝出对其授信20多亿。

实际上,近年来浙商银行的经营质量明显出现恶化趋势,公司不良贷款率不断上升,风险加速暴露。而去年,浙商银行因为违规理财等被银保监会处罚不断。去年12月7日,银保监会一次性对其出了5500多万的“天价罚单”。这超过2015年~2017年期间,公司受罚的总和1798.23 万元。

今年5月,浙商银行又被曝出花了8亿元买了“假理财”,这个问题还是银保监会现场检查后,才发现的问题。虽然事后,浙商银行收回8亿元的投资本金及收益,未造成经济损失。但公司在制度、系统、流程等方面的问题进一步暴露出来。银行,是个高风险的活儿,而浙商银行疏于风控,不禁让外界对资产质量产生怀疑。

去年,浙商银行还被曝出高管贪污上千万,与多名厅官有染,被判刑12年。而公司原董事长与原行长多年内斗的情况也是人尽皆知。

原高管贪污上千万 去年公司高层震荡不断

2018年,对浙商银行而言,可谓流年不利。这一年,公司高层震荡不断。先是2018年3月,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叶建清赴任温州银行任董事长。而不久前的2019年8月22日,温州银行行长吴华被曝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再是2018年4月,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宣布辞职,徐仁艳成为浙商银行新行长。而摆在徐仁艳面前,除了一大堆“焦头烂额”的事儿外,最为重要的事情之一便是推动公司回A事宜。

2018年底,浙商银行高管层再次发生震动。浙商银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张长弓宣布辞职。辞职前,张长弓主要负责资本市场部、金融同业部、金融市场部、资产管理部等,这四大部门被认为是浙商银行最核心、最重要的利润部门。

虽然,浙商银行一再对外强调,公司高管变动是正常变动,但如此密集、大规模的高管变动也不仅令外界浮想联翩。而此前,浙商银行的管理层也确实该换换了。

去年,一份《刑事裁定书》曝光了浙商银行原高管、董秘张淑卿贪污,与多名厅官有染的情况。据检方调查,2008年9月~2013年12月,张淑卿利用职务便利,在代表浙商银行联系、办理存款业务和负责董事会办公室日常工作的过程中,以假借营销费用名义、使用虚假发票虚列开支等手段,骗取、侵吞公共财物共计1479万余元。

最终,张淑卿被判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万元;责令张淑卿继续退赔违法所得1367.15万元,未随案移送赃物29箱茅台酒等被予以追缴。

相继踩雷乐视、宝能、盾安等 去年罚款创历史新高

近年来,浙商银行暴雷不断,并屡受舆论质疑。2015年,在“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扮演的角色就颇受质疑。刘姝威此前就曾连发数篇文章“怒怼”宝能,并点名浙商银行,认为其堪称宝能的“帮凶”。

据媒体报道,此前浙商银行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的132.9亿元,这些资金绝大多数的实际使用方就是宝能。彼时,财新报道,浙商银行上述资金中,有70亿元借道买入了万科,此事曝光后,监管也立即要求浙商银行进行调整、整改。

除宝万事件中的争议外,浙商银行还踩雷乐视网。2015年~2016年,浙商银行分别做了5笔乐视网的股票质押项目,金额总计超过38亿元。后来事情也比较清楚,乐视网轰然倒塌,贾跃亭“跑路”美国,而如今浙商银行仍有8亿多元资金未收回。

2018年,浙江知名民营企业——主营装备制造、民爆化工的盾安控股出现450亿元债务危机,市场震动。而浙商银行为盾安控股提供了20.8亿元的授信,是授信最多的银行之一。

今年5月,浙商银行又被曝出花了8亿元买到了“假理财”。据悉,浙商银行此前曾花了8亿元买了一份同业理财产业,但却一直未发觉这份产品有问题,直到银监会来总行检查,才发现购买的理财是“三无”产品,无备案、无编号、无真实投向。虽然事后,浙商银行收回这笔投资,未造成损失,但却反应出公司在内控方面巨大问题。

在浙商银行不断违规,争议颇多的情况下。去年12月底,银保监会对浙商银行开出5550万元的“天价”罚单。要知道,2015年~2017年,三年时间里浙商银行的罚款总额也不超过1800万元,上述天价罚单是其3倍以上。

一般而言,银保监会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做出500万以上的罚款,就属于“重大行政处罚”,而浙商银行被罚5000多万,其问题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近年来,浙商银行的风险敞口也加速暴露出来。不良率问题逐渐显现。2018年,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20%,比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同时,拨备覆盖率270.37%,比上年末下降26.57个百分点;贷款拨备比3.25%,比上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

本文转自 领航财经,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