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网信证券陷托管“罗生门” “先锋系”的黄昏时刻?

在多米诺骨牌的游戏中,倒塌的或只是一块块刻上花纹或绘满颜料的骨牌,但在残酷的资本市场中,被推倒的或将是一个资本帝国。

在早期的“德隆系”、“涌金系”和近年的“明天系”、“安邦”皆大厦崩于前之后,日前,市场又纷纷预测起又一家民营金融控股集团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将何时推倒。这家民营金控企业便是近年来曾在资本市场显赫一时的“先锋系”。

网信证券陷托管“罗生门” “先锋系”的黄昏时刻?

8月19日,有消息称,网信证券目前已被辽宁省证监局正式托管。如果该消息属实,那么这也将是继2005年前后,汉唐证券、大鹏证券等一批问题券商被托管后十余年来,券商托管首次再现资本市场。

作为“先锋系”重要的资本平台,在2014年“先锋系”入股之前,网信证券仅仅是一家仅拥有经纪、自营、投资咨询和基金销售四块业务牌照的小券商,随着“先锋系”的入主,仅仅三年多时间,其便一举拿下了承销、保荐、代销金融产品、代理证券质押等十多类业务许可。

“虽然网信证券的的各项指标依旧在券商行业里垫底,但‘先锋系’所看重的是其提供的线上线下多渠道募资的便利通道。”早在今年5月,一位接近于网信证券的知情人士曾向叩叩财讯坦言,“‘先锋系’在近一年时间里,资金链极度紧绷已经不是新闻。”

今年5月,因早已显现的风险,辽宁证监局向网信证券派驻工作组,对其进行专项检查,三个月后,如果网信证券被托管的“靴子”一旦落地,这或许正式预示着“先锋系”危机的全面爆发。

“截至目前,没有得到任何离职监管方面的‘托管’通知。”8月19日晚间,叩叩财讯获得一份来自于网信证券董事长刘平的声明称。

“对于有关消息不发表评论。”8月19日晚间,叩叩财讯联系一位接近辽宁证监局的有关人士,不过该人士最后表示,“还在讨论,存在各种可能性。”

1)托管“罗生门”

时至今日,网信证券即使真的被托管,这也并不会让市场意外,而按照有关条例,似乎亦是有据可依。

按照《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第六条显示,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发现证券公司存在重大风险隐患,可以派出风险监控现场工作组对证券公司进行专项检查,对证券公司划拨资金、处置资产、调配人员、使用印章、订立以及履行合同等经营、管理活动进行监控,并及时向有关地方人民政府通报情况。

今年5月,辽宁证监局对网信证券便已经发出《风险监控通知》,其中显示,因网信证券存在重大风险隐患,根据相关规定,辽宁证监局自通知当日起向网信证券派出风险监控现场工作组进行专项检查,对其划拨资金处置资产、调配人员、使用印章、订立以及履行合同等经营、管理活动进行监控。

而据《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随后第七条指出,“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有关规定,在规定期限内未能完成整改的,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可以责令证券公司停止部分或者全部业务进行整顿”,而“证券经纪业务被责令停业整顿的,证券公司在规定的期限内可以将其证券经纪业务委托给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可的证券公司管理,或者将客户转移到其他证券公司。”

网信证券的风控指标不符合有关规定,这一点也早在今年5月被证监会定性,当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公开表示:“日常监管发现网信证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净资本及其他风险控制指标已不符合规定要求,存在重大风险隐患。”

到了《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的第八条,则更为明确指出“证券公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可以对其证券经纪等涉及客户的业务进行托管;情节严重的,可以对该证券公司进行接管:(一)治理混乱,管理失控;(二)挪用客户资产并且不能自行弥补;(三)在证券交易结算中多次发生交收违约或者交收违约数额较大;(四)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规定,发生重大财务危机;(五)其他可能影响证券公司持续经营的情形。”

“虽然监管层方面的确还未正式向网信证券下发托管的通知,但种种迹象都显示,其与被托管也仅仅一步之遥的距离。”8月19日,北京一家资深券商高管坦言。

早前7月26日,对券商影响最大的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出炉,2018年亏损28亿元的网信证券,从CCC类直接降为D类,这也是券商分类监管评级10年来,最低的券商评价,也是第二家获得D类评价的券商。

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证券公司分为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5大类11个级别。

D类券商对应的评级便是“公司风险管理能力低,潜在风险可能超过公司可承受范围”。

而D类评价的下一级E,便是“潜在风险已经变为现实风险,已被采取风险处置措施”。《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规定,依法采取责令停业整顿、指定其他机构托管、接管、行政重组等风险处理措施的证券公司,定为E类。

工作组专项检查结果待出,券商评级获得有史最低,正在网信证券命运的十字路口,又一桩涉嫌“自融”资管的产品兑付逾期,将其朝着被托管的命运进一步推进。

日前,有投资者证实,网信证券“信锋26号”未能在2019年6月19日按期兑付,出现了逾期,涉及资金3000万元。

虽然网信证券对于该笔资管计划表面看仅是作为管理人角色,似乎资金能否兑现与其并无直接的关系,但细究该款“信锋26号”的组成,其最终融资人为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担保人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加上网信证券出任管理人,实际上从最终融资方、担保方到管理人,三方背后都均为“先锋系”关联企业。

2)黄昏将至?

“信锋26号”已经不是网信证券出任管理人并涉嫌在“先锋系”内“自融”违约的首例产品。

早在年初的一款“信锋35号”,规模为3010万元的产品,也出现了违约问题。

窥一斑而知全豹。

“昔日财大气粗的‘先锋系’竟然已经连3000万的资金都无法兑付,可见其资金链的紧绷。”上述券商高管人士表示。

1971年出生的张振新是“先锋系”的实控者和创始人,自2000年仅29岁的他创立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开始,仅仅10余年时间,“先锋系”便发展成为了拥有数百家公司,从线上到线下,密布各种关联交易的准金控集团,在资本市场中,“先锋系”也一度成为了能与“德隆系”、“明天系”等老牌资本财团相类比的金控平台。

“先锋系”横扫国内资本市场的手段和策略实际上也并未超越其“前人”,与当年“明天系”的手法类似,其利用前端金融牌照业务和财富管理公司销售产品募资,将募集的资金大部分通过体内循环自融注入到自己控制的资产端。

网信证券便是“先锋系”前端募资通道之一。

“先锋系”盛极而衰的转折则是从2018年正式显现。

在这一年中,宏观大势、监管政策、行业环境对于“先锋系”而言皆出现了巨变,无论是其深度涉足的P2P业务、数字货币业务还是其一向倚重的港股上市企业中新控股,皆遭遇重创,其中中新控股股价遭遇沽空出现断崖式下跌,如今仅仅报收0.012港币,还被沽空机构认为其价值为0元。

“华融集团赖小民案也对‘先锋系’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一位接近于“先锋系”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先锋系”早前与与赖小民治下的华融集团之间有诸多业务和资金往来,赖小民落马后,这些项目大部分都处于停滞状态。

2018年4月,时任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个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缺钱,是‘先锋系’目前最主要的问题,今年很长一段时间中,张振新一直在香港寻求资金等援助,以缓解目前难关。下一步‘先锋系’或将通过出售资产‘瘦身’自救。”上述接近“先锋系”的知情人士表示。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原创 作者:何卓蔚

本文转自 叩叩财讯 作者:何卓蔚,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