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应莹回应:我为什么要和徐翔离婚

应莹回应:我为什么要和徐翔离婚

伊人不等君归,但盼与之分飞。

曾经叱咤风云的“私募一哥”徐翔,人尚在牢中坐,妻却在网上喊,“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在资本的江湖中,徐翔被封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没人敢“背叛”他,外界也很少见到他,徐翔就像一个影子,隐匿于K线图,直至案发。

2015年11月,徐翔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6年4月,徐翔、王巍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被依法批准逮捕;2017年1月,青岛中院对徐翔案做出一审宣判,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此外,王巍辩护律师许兰亭向媒体确认,徐翔被处罚金高达110亿元。

“徐翔案”宣判已过去两年半,本以为一切就此尘埃落定,直到应莹宣布起诉离婚,再到应莹在七夕之夜发长文“催离”,外界才知道,原来徐翔有那么多钱,多到法院现在都没搞清楚,这些钱和那些钱都是什么钱,这折磨了应莹两年多。

无可奈何之下,2019年3月,应莹起诉徐翔,不愿再背负“徐翔妻子”之名。起诉状显示,应莹的起诉理由包括徐翔长期被关押,其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要求离婚,孩子的抚育权、财产依法处理。

8月底,该案将在青岛监狱开庭,在此之前,应莹觉得应该先说点什么,于是应莹发布长文《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

应莹在文中透露,徐翔案发后,其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

徐翔案判决前后,共计121亿元资产直接被通过银行和证券账户划扣,应莹称划扣前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和手续。

应莹在文中提出希望法院尽快甄别财产的诉求,并重申离婚,难免令人下意识地认为,应莹是想赶紧分得一笔钱,然后换一个身份开始新的生活。

应莹回应:我为什么要和徐翔离婚

应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为此市界联系了应莹,以下为对话实录:

市界:大家都很关心你,你现在主要生活在哪?

应莹:主要是在上海,有时候会回宁波。

市界:那你现在去青岛还多不多?

应莹: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了,上次应该是去年下半年。

市界:那你现在生活状况怎么样,因为我上次看,你跟有的媒体说,生活主要是靠朋友接济。

应莹:生活的话还是跟之前一样。

市界: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吗?

应莹:没有。

市界:就是你自己带着孩子?

应莹:对,徐翔父母是在宁波。

市界:我看你那个声明里说你在宁波中百工作,那你现在还在做那边的事情吗?

应莹:我没有工作,没有在中百工作。我偶尔会过问一下情况,但是我不参与实际的经营管理。

市界:那他们会给你一部分的报酬吗?

应莹:没有,我不算那里入职的工作人员。

市界:我看那个最大的股东还是徐翔的公司是吧?那个徐伯良应该是父亲吧?

应莹:是徐翔父亲的公司,对。

徐翔是个挺有责任感的人

市界: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你们的财产主要是在父母名下。

应莹:对的。

市界:那你们婚后是一直在跟父母生活,还是说是单独生活?

应莹:全是生活在一起的。

市界:出事之前,你们都生活在上海吗?

应莹:对的,徐翔好像是零几年的时候到上海的。他早一点嘛,我们可能晚一点到上海,我们其实都是宁波本地人。

市界:徐翔是不是一直都挺孝顺的呀?

应莹:对。他其实是挺有责任感的一个人。

市界:大家谈到徐翔的时候都会说他是个天才,是个神一样的交易员,他在生活里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应莹: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在工作中,所以很少把时间投入到家庭。但是,他对父母很孝顺,对孩子也很好,也很疼爱孩子。但其实,他陪孩子陪父母的时间并不多。

市界:我看你那个声明里头说,因为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不会去做一些社交,所以大家会对他有一些误解。这些误解具体来说是什么?

应莹:误解一直以来都有,其实他本人不太在意,所以没有刻意去听过什么,或者特意说明过什么!但是还是对我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就是之前的传闻。你又不能一个挨一个跟人家说。

与法院交涉久,超出能力范围

市界:你为什么选择在七夕发那样的一则声明?

应莹:这个就是因为事情正好有进展嘛。7月31号,黄埔法院叫我去做了个笔录,告知我开庭时间大概在八月底,这几天我就想做一个说明。

市界:这次的发声明,还有之前选择跟徐翔离婚,会不会在意别人会对你有一个怎样的评价?

应莹:我觉得各种说法肯定都会有,但是这个也不是我能够控制的范围。我只能说我选择了这么做,就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

市界:那你选择这么做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应莹:嗯,各方面的因素吧。

市界:最让你受不了的一个动因是什么?

应莹:我觉得还是青岛的那个财产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我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市界:这些压力里面最大的一个来自于哪个方面?

应莹:冻结的财产里面其实包括了很多朋友的,还包括徐翔父母,包括我父母的。

市界:就是他们都让你推动跟法院谈判,这个让你觉得压力很大。

应莹:对,因为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我根本没办法去推动这个事情。

市界:那你跟青岛法院那边见过多少次,就这个问题。

应莹:我没有具体统计次数,但是十来次应该是有的。

市界:一直是这个问题吗?

应莹:也涉及其他的一些事情。

市界:你们的夫妻关系本来是不是还挺好的?

应莹:反正我觉得就是没什么问题,就一直是他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照顾孩子。

市界:有没有想过不通过离婚,而是通过一种别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应莹:嗯,我之前也做了其他的努力,但是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事情。

市界:你做过哪些努力?

应莹:我向青岛中院寄过申请,递过执行疑义,也跟他们多方面的沟通,但是就是根本没办法去推动这个事情。

市界:那你有没有想过说等到徐翔出来之后,大家一起来面对这个事情。

应莹:我觉得这个时间太长了,这个事情肯定是要解决的,已经拖了两年多了,我不希望再一直拖下去。

暂时没有财产甄别方案

市界:你认为家庭财产中哪些是你的合法权益?

应莹:我觉得扣除他的非法所得以后其他都是合法的,合法的话我就要进行分割。

市界:那具体的分割方案你有没有想过?

应莹:没有想过,因为这个也不取决于我,我觉得。

市界:分割之后你大概能拿到多少?

应莹:我就是希望法院认定以后给我一个说法。

市界:你觉得徐翔的财富什么时候增长最快?

应莹:在泽熙成立之前,他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财富,那时候他在市场上也算小有名气。后期的话就是成立泽熙以后,他保持着很活跃的市场交易。

压力自己默默扛

市界:他除了工作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

应莹:他完全没有其他爱好,完全没有不工作的时间。

市界:365天全在工作吗?

应莹:对他就是,比如说他过年也不喜欢出去,往往是我带着孩子出去旅游。然后他就是看看书,这也算是一个工作状态,我觉得。

市界:那你们就完全没有集体出游或者是什么家庭日之类的活动吗?

应莹:早年的话,是偶尔有。到后期特别是他去了北京以后就基本上没有了。因为他周一到到周五都在北京,周六周日回来就是安排的满满的工作。

市界:你最后一次见他,他状态怎么样?你当时有没有跟他说过你的一些想法和压力?

应莹:他在这样一个状态下,有些话我也不好去说。

市界:那你有没有跟他说你的压力什么的?

应莹:我的压力的话,我觉得他应该清楚,但是我没有当着他的面抱怨过。

市界:压力大的时候,你会跟谁倾诉?

应莹:我没有人倾诉。

市界:你就自己一个人默默扛着呀。

应莹:我觉得比较无助的是自己跟他们打交道,不知道要怎么样做才是对这个事情有利的。

市界:你们见面会聊什么呢?

应莹:之前见面可能会聊一些上市公司的事情。因为有些事情可能还是需要他知晓的。他还会说,你要多学习,他希望我们在外面的多去看书。

市界:他会很想孩子和父母。

应莹:他一开始的时候提的比较多,后期的话,可能他觉得有朋友照顾着,提的也不是太多。

案发后,生活完全乱套

市界:当年他被带走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应莹:那时候思想是比较混乱的,现在都没法回想起当时的那个场景。真的就是整个人比较乱。因为我之前跟外界接触也不多,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办。

市界:你是当天知道的这个事情,还是说在这个之前就有一些风声了?

应莹:这个就是突发的呀。对这方面情况,我不方便说太多。

市界:他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应莹:每天要忙于这些事情。

市界:有受到很大的影响吗?

应莹:那肯定呀,我的生活都完全是乱套的。

市界:之前你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出事儿之后是什么样子的?

应莹:没出事之前,我孩子那个读书,有时候也要管管作业啊什么的,然后接送孩子,就这样。出事情以后,很多事情都会找到我这边。

市界:你最初预期财产甄别会持续多长时间?

应莹:法院一直没有给我明确的时间答复。我原本以为不会太长,但没想到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果。

市界:你为什么会选择现在公开离婚这件事情?

应莹:这个事情反正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吧,拖得时间长了,想换一个身份。

本文转自 市界,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