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川恒股份近1个月下跌30% 股权激励计划半途而废

上市不到2年的川恒股份,经历过一个月的高光时刻后,股价走上了不归路,至今已经累计下跌70%,仅5月以来就跌去了30%,重回年初反弹之前。

财联社(成都,记者 柴刚)讯,一场“出师不利”的股权激励计划,导致川恒股份(002895.SZ)2018年计入分摊费用1005万元,如今却半途而废,已授予股票悉数被套。

这背后,是其股价的跌跌不休,上市不到2年的川恒股份,经历过一个月的高光时刻后,股价走上了不归路,至今已经累计下跌70%,仅5月以来就跌去了30%,重回年初反弹之前。与此同时,公司近50%股份已被控股股东质押,使得投资者再次绷紧了神经。而随着原材料磷矿石一路上扬,市场将“救命稻草”寄托在了控股股东的资产注入上。

股权激励计划被套

川恒股份今日公告,拟终止实施2017年限制性股权激励计划,并回购注销已授予未解锁全部股票。

公司于2017年12月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并于2018年1月向128名董事、高管、中层管理及技术(业务)骨干授予707.3万股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为13.43元/股,相比当时市场价打五折。而以公司最新收盘价11.81元计算,这128名激励对象认购的股票已经浮亏12%,算上2017、2018年两次分红,仍然浮亏9%。

按照解售期安排,第一期解锁282.92万股,但因公司2018年业绩未达到解售考核目标,一股都没解锁,公司决定回购注销,并注销剩余未解锁的424.38万股,终止本次股权激励计划。

记者注意到,根据当初设定的解售考核目标,以川恒股份2017年营收为基数,2018年~2020年营收增幅分别不低于10%、20%、50%。但公司2018年营收增速为9%,未达标。

川恒股份称,鉴于当前市场环境及公司股价波动的影响,继续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将难以达到预期的激励目的和效果。

实际上,早在股权激励计划刚推出时,就有部分激励对象打了“退堂鼓”,自愿放弃认购,导致拟授予股票总数缩水148.7万股。在这背后,是公司股价的跌跌不休。

川恒股份2017年8月登录深交所中小板,公司也于彼时迎来了高光时刻,上市后以连拉11个“一”字板的表现引万众瞩目,短短1个月最高涨幅超过4倍。但巅峰过后,股价走上了“道士下山”的不归路,截至目前跌幅超过70%,市值蒸发125亿。

伴随着股价一路下跌,川恒股份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比例节节升高,截至4月17日,控股股东共持有公司3.11亿股,持股占比76.39%,其中2.02亿股已经质押,质押占比65%。而在3月底,控股股东的质押比例曾达到67.75%,占公司总股本的51.75%。

公司证代杨姗姗告诉财联社记者,控股股东股票质押融资除了解决自身资金需求,也为上市公司银行借款提供担保。记者梳理发现,仅有最近一次质押的1500万股是用于上市公司流动资金借款担保。

急需摆脱原材料对外依赖

财务数据显示,川恒股份上市第二年即出现业绩变脸,2018年在营收增长9%的情况下,净利润下滑42.12%至7722万元,是近4年来首次跌破1亿元。公司称,因报告期内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2017年股权激励计划的股份支付相关费用分摊、贵州省全面实施磷石膏“以用定产”政策等因素导致增收不增利。

川恒股份主营业务为饲料级磷酸二氢钙和磷酸一铵、掺混肥等磷化工产品的产销,磷矿石为其主要原材料。据了解,近两年随着环保驱动的磷矿限产减产,磷矿石行情自2017年11月启动以来,已经历过多轮价格上调,特别是2018年底至2019年初,不到20天创下了近50%的涨幅,随后有所回落。

川恒股份也在年报中表示,随着磷矿石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为锁定采购价,公司与供应商签订了预付款采购合同,从而导致2018年末预付款余额超过1亿元,同比增涨3倍多。

由此看来,磷矿石原材料关系着川恒股份的重要命脉。而公司控股股东去年收购的贵州省福泉磷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泉磷矿”),正是从事磷矿开采及销售,属于上市公司原材料供应商。2018年,川恒股份向从福泉磷矿及其子公司采购磷矿石金额(含税)累计4618.52万元,并预计2019年向其采购金额不超过40000万元。

此外,为了解决原材料对外依赖问题,川恒股份还参股了持有磷矿矿业权的瓮安县天一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一矿业”),持股49%,但截至2018年报,后者尚未开展磷矿开采业务。这意味着,福泉磷矿未来将与天一矿业形成同业竞争。

为此,川恒股份多次表示,控股股东承诺,福泉磷矿相关资产未来或将注入上市公司。就在上周的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上,公司财务负责人何永辉也表示,未来将福泉磷矿股权或资产注入后,上市公司发展所需主要原材料将得到充足的保障,能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盈利能力。

今年1月,川恒股份宣布以3000万元受让福泉磷矿所持贵州福泉川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泉川东”)15%股权。公司称,本次转让是控股股东履行承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的内容之一;转让有利于公司进入热法磷化工领域,为湿法磷化工和热法磷化工在技术领域开展合作做铺垫。

不过,福泉川东并不从事上游的磷矿开采,本次收购并未解决川恒股份原材料对外依赖的问题。二级市场对于本次股权转让也反应冷淡,1月28日公告当日,川恒股份收跌3.64%,随后两个交易日继续下跌。

川恒股份证代杨姗姗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本次只受让了福泉川东部分股权,比例比较小,因为福泉磷矿本身还存在一些问题。据公司当时公告,福泉川东股东认缴出资额尚未全部实缴到位,其2018年营业收入为8244.1万元,净利润亏损1.17亿元。

本文转自财联社,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