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一心堂的窘境:券商扎堆看好 股票、债券却频遭股东减持

一心堂实控人减持的120.52万张可转债,每张仅赚1~2元,考虑到交易成本,几乎没有赢利。

财联社(成都,记者柴刚)讯,5月17日上市交易的一心堂(002727.SZ)可转债,首个交易日就遭遇实控人减持1/3,3个交易日后实控人再减持1/3。此外,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自去年11月以来,公司总裁、副总裁、二股东接连减持股票,这与券商扎堆发布看多研报的情况形成巨大反差。

可转债上市4天 实控人折价减持2/3

4月19日,一心堂发行602.64万张、6.0264亿元可转债,发行价100元/张,募资金额较最初计划缩水1亿元。去年5月,公司披露的可转债发行计划募资7亿元。

5月17日,可转债上市首日暴涨20%开盘,随后不断走低,但至今相比发行价仍有13.7%的涨幅,打破了5月以来可转债上市首日频频破发的“魔咒”。

而就在上市首日,一心堂控股股东、实控人阮鸿献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60.26万张,5月22日继续减持60.26万张。两次累计减持数量占发行总量的20%,占其所持数量的63%。

本次可转债发行采用向原股东优先配售,配售后余额在网上发行的方式。因一心堂股价自今年以来稳步上涨,目前已接近翻倍,因此投资者对其可转债申购热情高涨,网上中签率仅0.0087%。

不过,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就在公众投资者求之难得的时候,实控人却在可转债上市后急不可耐地折价抛售。财联社记者在深交所网站查询发现,5月17日一心转债大宗交易成交价为101元、102元,相比当日二级市场收盘价折价13.45%、12.6%;5月22日除了一笔以100元成交外(卖方营业部为国泰君安福州华林路),其余成交价均为101元,相比当日收盘价折价11.9%。

也就是说,一心堂实控人减持的120.52万张可转债,每张仅赚1~2元,考虑到交易成本,几乎没有赢利。如此看来,其当初参加配售可能仅是为了配合上市公司顺利完成债券发行实现募资。

对此,有市场人士质疑,实控人大手笔参与认购自家可转债,对市场释放出积极信号,但却在可转债上市首日即巨量卖出,与其长期看好公司并投资可转债的形象相悖。这一行为虽然并不违规,但会影响市场信心,投资者可能会认为,既然实控人都在迫不及待地大量抛售可转债,那么一心堂的股价有可能已经高估。

从一心堂股价来看,今年以来稳步上行,未受4月下旬以来的这轮大盘回调影响,年内涨幅已接近翻倍。

总裁、副总裁、二股东接连减持

除了减持债券,一心堂股东还于近期频频减持公司股票。

5月9日,一心堂公告,实控人阮鸿献的前妻、二股东刘琼计划减持567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5.93%;董事兼总裁赵飚计划减持499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24.96%;董事兼副总裁、董秘、财务负责人田俊计划减持18.3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2.5%。

而就在不到两个月前,田俊刚刚完成了48.8万股的减持计划,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25%。

不到半年时间,一心堂的总裁、副总裁、二股东已经累计减持或计划减持1133.1万股,上述3人减持原因均为“归还前期借款及其他个人资金需求”。

记者注意到,目前阮鸿献、刘琼已分别将其所持一心堂31.87%、16.85%的股份质押。

一边是高管接二连三的减持,一边是卖方机构密集发布看多研报。据财联社记者统计,自去年11月至今,已有40多份关于一心堂的券商研报,并且一致看好。其中,云南本土的太平洋证券此前两份报告均看涨至45元,近期下调至40元,国元证券也看至40.6元。

与此同时,投资者到公司现场调研也比较频繁,其中包括众多基金公司、私募、信托等机构。今年以来,公司已累计发布6份投资者关系活动公告。

一心堂股东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华商盛世成长混合型基金、泰康人寿保险、兴业证券金麒麟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景顺长城旗下3只基金新进补位。

本文转自 财联社,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