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股票

云铝股份年报20处差错涉30亿金额 回复问询仍难逃盈余管理质疑

公司对铝锭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时,参考的是上期所现货铝价格,但却拿长江有色、广东南储的现货铝价格来验证当初估价的合理性,前后参考市场不一致,有偷换概念的嫌疑。

财联社(记者柴刚 发自成都)云铝股份(000807.SZ)2018年年报亮相后,因业绩巨亏、大额计提等引发多方关注,并遭到深交所问询,不料,这一问问出了更多问题。4月11日,公司对原年报20处差错进行了更正,但市场质疑的“财务洗澡”嫌疑仍无法洗清。

年报、业绩预告“乌龙”不断

3月26日,云铝股份披露2018年年报,全年业绩巨亏14.66亿元,同比下降323.14%,引发多方关注,并遭到深交所问询。深交所要求其就各季度业绩大幅波动、铝价下跌的具体影响、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等八大问题进行详细说明。

4月11日,云铝股份回复了以上问题,并发布更新后的2018年年报、审计报告及更正说明。据财联社记者粗略统计,公司对年报和审计报告中20处差错进行更正,涉及金额累计近30亿元。

原年报中,“60万吨炭素项目二期35万吨/年工程”的项目进度为“36.71%”。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提出,该项目进度在2017年年报中显示为76.13%,为何在2018年年报中出现倒退?且2018年年报的“募集资金承诺项目情况”显示,该项目的投资进度为100%。公司回复称系数据差错,并在更正后的年报中修改为“83.33%”。

原年报中有一笔553.23万元坏账准备所属类别出现差错,另一笔291.53万元坏账准备的计提比例披露错误,并对4家公司的坏账准备计提理由进行了更正。这些差错也是被深交所“问”出来的。

原年报中的差错还有,子公司云铝浩鑫开立票据、信用证的保证金金额出现错误,更正前后相差1.86亿元;固定资产“本期增加金额”各分项数据无误,但合计金额少算了805.34万元;凭空多出了一笔27.74亿元的银行承兑票据。

此外,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8年审计报告中,云南冶金集团进出口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一笔236.87万元应收账款,未计提坏账准备,但计提比例却写成了100%。这也是被深交所“问”出来的。

云铝股份表示,除上述更正外其他内容不变,本次更正对公司2018年业绩没有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公司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中,标题赫然出错,年份写成了“2018年”,其财务人员的严谨性受到投资者质疑。

年报显示,云铝股份财务总监(总会计师)为唐正忠,近几年一直为公司会计机构负责人。

计提存货跌价参考标准存疑

云铝股份2018年净利润亏损14.66亿元,其中四季度巨亏15.77亿元,拖累了全年业绩。公司在年报中解释,亏损主要原因是:四季度铝价大幅下跌;电、氧化铝等主要成本要素、主要原料价格上涨;对主要设备进行了集中停产检修;有息债务本金增加等导致财务费用上升;计提资产减值。

2018年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累计6.33亿元,其中存货跌价准备2.32亿元。同时,公司预计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约5000万,扭亏主要原因是,氧化铝、阳极炭块等大宗原辅料价格环比2018年四季度有所下跌,同时铝产品价格回升。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主要产品市场价格走势和同行业可比公司等情况说明业绩波动的合理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准确性、充分性等,以及是否存在业绩盈余管理的情形。

公司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表示:2018年四季度铝锭价格持续下跌,SHFE现货铝12月月均价为13619元/吨(含税价,下同),12月最后一个交易日均价为13505元/吨,因公司铝锭的库存成本高于当时市场价,因此按13360元/吨作为铝锭的估计售价,再减去至完工时估计要发生的成本及销售费用后,对相关存货的期末可变现净值进行估计。2019年1~2月,长江有色、广东南储华南A00铝现货日均价13370元/吨,与公司当初计提时估计的售价大体相当。

从以上回复来看,公司对铝锭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时,参考的是上期所现货铝价格,但却拿长江有色、广东南储的现货铝价格来验证当初估价的合理性,前后参考市场不一致,有偷换概念的嫌疑。对此,云铝股份证代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没有问题,对比数据都是有参考依据的”。

但这一回复恐怕难以打消市场的质疑。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长江有色、广东南储的A00铝现货价格整体低于上期所。铝云汇网站数据显示,今年1~2月,长江有色A00铝最低价为13210元/吨,最高13630元/吨,广东南储华南A00铝最低价也是13210元/吨,最高13660元/吨。而同期沪铝1903合约最低价13315元/吨,最高13725元/吨,沪铝1904合约最低价13335元/吨,最高13770元/吨。

整体来看,长江有色、广东南储的价格要比上期所低100多元/吨。如此看来,云铝股份在年报中按13360元/吨估算存货净值,或存在低估存货、多提跌价准备的嫌疑,再在今年以较高的价格销售,自然有助于今年一季度扭亏。

此外,根据工商业联合会的数据,2018四季度铝价虽有所回落,但整体上与2019年一季度的价格相差并不大。不仅如此,2018年四季度铝价的跌幅甚至不如2017年四季度,而2017年四季度云铝股份盈利约2.67亿,2018年四季度却亏损15.77亿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云铝股份2018年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为3.35亿元,其中2.67亿元与可抵扣亏损相关,深交所问询公司能否产生足够的应纳税所得额用以抵扣可抵扣亏损的影响。公司表示,2018年的行业性亏损是短期状况,随着供求关系趋于平衡,电解铝企业的盈利能力将逐步改善,在未来期间已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的可抵扣亏损能够转回。

不过,有研究机构表示,虽然春节后铝价出现小幅度回暖,但当前国内铝价已处于低位,回升动力欠缺,企业大部分处于长期亏损状态,由于下游市场环境不佳,2019年铝价或难有大幅冲高表现。

本文转自 财联社,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