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工业大麻前车之鉴:云铝股份一“黑科技”电池项目夭折

云铝股份年报显示,历时2年的一个铝空气电池项目已经停建,这一“黑科技”似乎雷声大、雨点小。

【财联社】(记者 柴刚)“只注清水就能使用,储存电量续航可达3000公里,秒杀特斯拉、比亚迪。”铝空气电池曾经轰动一时,其风头丝毫不亚于当下的工业大麻

早在2015年,云铝股份(000807.SZ)就开展铝空气电池项目的研发,并于2016年合资投建20MW生产线,去年再次牵手该领域的全球标杆企业成立合资公司,意欲争夺这块千亿市场蛋糕。然而,云铝股份年报显示,历时2年的一个铝空气电池项目已经停建,这一“黑科技”似乎雷声大、雨点小。

阿娇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33亿

近日,云铝股份披露年报,2018年实现营收216.89亿元,同比下降1.99%;归母净利润亏损14.66亿元,同比暴跌323.14%。

值得注意的是,云铝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尚盈利1.1亿元,全年业绩暴跌主要因为四季度亏损15.77亿元。公司表示,亏损原因包括:四季度铝价大幅下跌;电、氧化铝等主要成本要素、主要原料价格上涨;对主要设备进行了集中停产检修;有息债务本金增加等导致财务费用上升;计提资产减值。

而在今年一季度,因氧化铝、阳极炭块等大宗原辅料价格环比2018年四季度有所下跌,同时铝产品价格回升,因此预计一季度实现净利润为5000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05亿元增长147.77%。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云铝股份合并报表中的固定资产减值6.03亿元,当期计提减值准备2.1亿元;在建工程减值2.07亿元,当期计提减值准备6188.15万元。另外,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32亿元、坏账损失8949.73万元。2018年累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33亿元,这也成为拖累全年业绩亏损的重要原因。

云铝股份披露,公司及子公司拟对部分固定资产资产组及在建项目进行关停或暂停建设,相关资产组及在建工程存在减值迹象,故提取了减值准备。其中,计提额度较大的在建工程主要为:“年产15万吨交通铝型材项目”,计提7517.45万元;“7万吨-年石油压裂支撑剂项目生产线技改扩建项目”,计提4740.2万元,这是2018年新增计提项目,并且已经停建。此外,还有2个工程也已停建,即“20MW铝空气电池生产线(产业化一期)项目”、“一期20万吨/年石油压裂支撑剂项目”,分别计提减值准备1042.81万元、405.13万元,二者也是2018年新增计提项目。

20MW铝空气电池项目停建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20MW铝空气电池生产线(产业化一期)项目”可是被云铝股份给予厚望的铝空气电池业务的重要布局。

2016年10月,云铝股份公告出资4750万元,与云南冶金集团创能金属燃料电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能公司”)共同组建云南云铝慧创绿能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创绿能”),其中公司持股95%,投建“20MW铝空气电池生产线(产业化一期)项目”,主要生产随身电源、中型备用电源、大型备用电源、动力电源、辅助材料等产品。

彼时,被称为电池行业“黑科技”的铝空气电池概念风头正劲,据称“仅靠注水续航达3000公里”,而特斯拉的锂电池续航里程最多也不过500公里。因此,多家机构对该20MW铝空气电池项目看好,称云铝股份“剑指千亿市场”。国金证券甚至直言,2017年或将成为该项目的订单收获之年。

不过,该技术的发展一直伴随着争议。有业内专家指,铝空气电池虽然“看上去很美”,但产业链比起锂电池来说还不太成熟,国内能达到量产的企业几乎没有,在资本市场上只是一个概念,在市场上真正要推广至少还需5到10年。“使用不便是铝空气电池目前较大的瓶颈”,吉利汽车研究院车载电池系统高级工程师陈涛认为,其次,副反应较多,反应过程不易控制,部分反应生成物一定程度上阻碍反应继续进行,释放大量热,同时产生易燃易爆气体。

尽管如此,云铝股份显得很乐观,其在公告中称,铝空气电池原材料是“面向21世纪的绿色能源”,创能公司的铝空气电池研发项目已取得重大进展,核心材料已取得技术性突破,处于全国领先、国际先进水平,具备产业化条件。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截至2017年底,上述20MW铝空气电池项目已完成投资890多万元。但没想到的是,1年后,该项目已经停建,当时成立的合资公司慧创绿能也已被注销。云铝股份近日披露的资产评估报告显示,2018年8月31日,慧创绿能召开董事会成立清算组进行注销清算,20MW铝空气电池生产线项目终止。截至2018年12月31日,该20MW铝空气电池项目账面价值1042.81万元,考虑到项目建成后生产的盐水灯、充电宝、空气电极市场认可度不高,其未来预计的现金流现值为0。最终,这个投资890多万、历时2年的项目半途而废,可收回金额仅4600元,资产减值-99.96%。

“黑科技”电池面临产业化困局

其实早在2015年8月,云铝股份就联手昆明冶金研究院成立创能公司,开展铝空气电池研发,并落地了10MW铝空气电池及电解液回收研发及生产线,项目总投资4000万元。2017年12月,云铝股份还曾公告,拟以1018万元交易对价受让原股东持有的创能公司余下的66%股权,打造集铝空气电池研发及产业应用为一体的产业体系。不过,本次收购却没有了下文。如今看来,收购之所以不了了之,可能后来公司看到了国内公司在该领域面临的技术瓶颈。

但这并没有影响其对铝空气电池的热情,收购创能公司未果之后,云铝股份转而与国外龙头企业合作。

2018年3月,云铝股份与以色列斐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PHINERGY LTD.,以下简称斐源公司)、上海佐永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云南创能斐源金属燃料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能斐源”)。截至2018年末,云铝股份持股6.46%。

2018年8月,曲靖市经开区与创能斐源洽谈,双方就300MW铝空气电池项目选址、合作模式、扶持政策等进行沟通,初步达成合作意向。今年1月20日,云铝股份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表示,公司与铝空气电池研发、生产相关的机器设备及知识产权对创能斐源出资1000 万元,该项目正在积极推进中。

有业内人士指出,铝空气电池目前尚处于实验室阶段,实现商业化的难度非常大。首先,关键技术未取得突破,空气电极极化和氢氧化铝沉降等问题是影响其走向市场化的重要障碍,导致其性能的提高遇到很大瓶颈;第二,国内现在还不具备商业化的条件,从事相关业务的企业比较少,支撑不起整个产业链。

实际上,早在2015年8月,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动力控股(0476.HK)就宣布与斐源公司订立了不具法律约束力的投资意向书,二者可能成立合营企业,计划将铝空气电池整合至巴士、旅游车、物流汽车及运动型多用途汽车等电动汽车的能源系统。不过,中国动力控股2016年年报显示,上述合作意向已于2016年5月31日终止。

“对于车载应用,铝空气电池依然是个未知数。”吉利汽车研究院电动汽车研发高级项目经理杜志强曾表示,铝空气电池在移动通讯设备和笔记本电脑上有些应用,但都是实验性的,并不是很广泛。而在电动汽车领域的应用,还有很多技术问题亟待解决,能否成功还要看市场最终选择。

本文转自财联社,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