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技术交流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盘点期货市场五大悲情英雄

陶云峰:重仓隔夜成败萧何;刘其兵:罔顾套保投机空铜;管金生:安享晚年万国王朝只堪追忆;浓汤野人:成也棉花 败也棉花;刘增铖:遭现货巨头“猎杀”

在一盈九亏的期市,悲剧是最容易发生的,“悲情”自然也就非常常见,然而能称得上“英雄”的或许就不多了。

说“悲情英雄”也许有点凄凉,即使悲情,却仍然不失豪情,因为他们都曾经一度风光无限,而正是由于有风光无限的经历才进入大家的视野。这些人又似乎都有一个特点:重仓豪赌,这固然是其失败原因,却也是其成功之法,好像是一种魔咒,因此是无法用成王败寇这种简单的标准评价的。

下面,我们就看看这些“悲情英雄”的故事有着怎样的遗憾和警示?

陶云峰:重仓隔夜成败萧何

“刘增铖去年和今年截然相反的业绩,让我想起了当年震惊国内的桃子基金,也是一年风云、一年折桂,当年叱咤风云的大佬陶云峰已亡命天涯,有人说,他逃命在小岛国,做中文家教,业余刷墙、装空调,积累资金准备东山再起。期货一起一落,再正常不过,这才是人生。”一位期货人士在其微博上写道。

陶云峰,从一名中学政治老师华丽转身为嘉兴盈丰投资总经理,主管桃子基金,从事期货投资。2011年从50万元做到250万元,年收益率400%,一时风光无限。但很快风云突变,2012年底,其所管理的7只桃子基金产品几乎全部爆仓,亏损总额据说上亿。

“重仓”、“隔夜”是陶云峰成功的原因,同样也是他失败的关键。有细心的市场人士发现,“桃子基金”账户在操作初期的回撤通常较小,但一旦有了较多利润之后,回撤便会加大,最大回撤一度曾达到50%左右。仓位方面,“桃子基金”账户打底仓位是50%左右,而且大部分交易日都是100%左右的隔夜仓位。

期货就是这样,赢的时候很精彩,败的时候也很精彩。”

刘其兵:罔顾套保投机空铜

刘其兵,是2005年震惊中外的“国储铜事件”的主角。2002年至2006年,LME铜价自1457.5美元/吨的低价涨至最高8800美元/吨,而他是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率先发现了铜的超级牛市。

在国储局任职的他自1999年就开始积极做多,从铜价1000多美元到3000美元期间,为调节中心带来了丰厚利润,因此也成为期货界的一位神奇人物。

但他严重低估了这轮超级牛市的持续时间和点位,2004年LME铜价攀上3000美元/吨之后,他由多翻空,在3000美元以上大肆放空,建立的空头头寸据说约为15万至20万吨。

曾经有人劝阻他放弃做空,但他依然固执己见,结果被斯迈尔金属公司、瑞福期货、伦敦标准银行、巴克莱银行、曼氏集团、AMT、萨顿公司、以及一家总部在法国里昂的基金公司等众多海外对冲基金盯住,他们联手做多,导致铜价破天荒地突破了4000美元,当时堪称天价。

管金生:安享晚年万国王朝只堪追忆

有人说,管金生是国内第一个对证券有真正认识的金融家。他一手缔造了万国证券的辉煌。尽管“327”事件让他的演出在悲壮中落幕,但管金生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奠基意义仍功不可没……

管金生的“滑铁卢”出现在1995年那场著名的“327”国债风波之中。“327”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万国证券是空方代表。

1995年2月23日,万国证券违规交易327合约,最后8分钟内砸出1056万口卖单,面值达2112亿元国债,亏损16亿元人民币,国债期货因此夭折。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