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互联网金融

高利贷、砍头息、阴阳合同投诉不断 玖富却要赴美上市了

被网信办等四部门点名还没过两周的时间,玖富集团于上周五(7月26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其最高募资金额为1.5亿美元,代码为“JFG”,承销商为瑞士信贷、海通国际与玖富证券。

玖富集团旗下最著名的产品是悟空理财,长期植入于各大当红影视剧中,从《大军师司马懿》、《法医秦明》、《那年花开月正圆》,一直到正在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都有悟空理财的身影。而且均以“小剧场”、“轻松一刻”等形式插入在剧集中出现,即使购买了会员也不能直接跳过。

7月16日,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运营者尽快整改的通知》,其中就包括悟空理财。

通过浏览玖富集团的招股书,深蓝财经发现,虽然玖富集团一直通过热播剧集怒刷存在感,但对公司的一些关键信息却遮遮掩掩。这份招股书不仅存在许多“模糊地带”,还暴露出监管风险高、宣传信息疑似不实等诸多问题。

高利贷、砍头息、阴阳合同投诉不断 玖富却要赴美上市了

融资迷局 究竟有没有国资背景

官网显示,玖富集团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拥有数字科技、数字账户、数字普惠、数字财富、数字国际五大业务板块。旗下产品包括悟空理财、玖富科技、谛易科技、玖富普惠、玖富钱包、玖富万卡、万卡商城、玖行保险经纪、玖富咨询、玖富证券(香港)、玖富财富(香港)等。

招股书显示,玖富注册用户达7670万,固定收益投资822亿元,未偿还贷款余额553亿元。奥纬咨询(Oliver Wyman)分析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依据平台未偿还贷款余额大小,玖富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消费金融平台。

根据公开消息,加上天使轮,玖富集团发展至今已经经历了6轮融资。招股书中披露了B~E轮4轮优先股融资,共计1.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65亿元。

在玖富集团的对外宣传中,2017年获得融资格外重要。玖富称,2017年获得了中国信达控股公司中国信达(香港)、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的投资。

这意味着玖富有了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背景,许多报道还特意标注了证券代码,直指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金融机构中国信达。

玖富集团官网的广告中,也直接点出了“国有大型金融机构”“上市公司背景”等内容。

但分析招股书,玖富集团的国资背景却值得质疑。

企查查数据显示,被玖富集团称为中国信达全资子公司的中国信达(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信达并无关联。

其次,玖富集团采取的是VIE结构,即“可变利益实体”。是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VIEs。

招股书显示,玖富集团在开曼群岛成立了9F Inc,100%控股9F HK,通过境外的公司,掌控了境内的玖富联银、北京普惠、玖富数科、珠海消金、玖富普惠、新疆数科、玖富悟空。

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融资轮次,及对外宣传的融资时间,招股书披露的Cinda 9F Investment LP,正是中国信达(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招股书披露的普通股东列表显示,Cinda 9F Investment LP是根据开曼群岛法律成立的豁免有限合伙企业。

名称中的9F,和成立地点开曼群岛,似乎都显示出这家公司与玖富集团在开曼群岛成立的9F Inc更加密切。

不仅如此,在招股书中代表Cinda 9F Investment LP签字的是人名为“关志宽(音)”,并写明”云水资本有限公司为Cinda 9F Investment LP的普通合伙人”,没有与中国信达有关的信息。

深蓝财经没有找到与“云水资本有限公司”相关的具体公司,但在企查查查询“关志宽”,却找到一家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惟精融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关志宽担任法人,网站导向惟精资本。

惟精资本官网显示,关志宽为创始人及董事长,而玖富集团则是其主要投资人。

不仅国资背景成疑,玖富集团的其他融资背景也存在宣传与实际不符的可能。

2015年4月,玖富集团曾对外宣称完成1.1亿美元的融资,IDG、SIG、唯品会创始股东兼董事徐宇也为产业投资人领衔投资。

但在招股书中,并没有IDG的身影。

股东结构模糊 超23%的股权未明确披露

与其他公司招股书披露的股东结构不同,玖富集团披露的股东结构却并不完全。

招股书披露的表格显示,IPO前,创始人兼CEO孙雷通过Nine F Capital Limited直接持有39.1%的股份,法人任一帆通过Nine Fortune Limited持股23.3%。

NineF Capital Limited与Nine Fortune Limited分别为二人在境外设置的信托项目。

唯猎资本创始合伙人肖常兴,则通过DFM Capital Ltd.持股7.4%,为第三大股东。

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通过JAS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持股5.7%,JAS为玖富集团的第四大股东。

但该表格并只披露了玖富集团76.3%的股权,还有23%的股权并未明确体现。

另一方面,第二大股东任一帆仍然十分神秘,从招股书披露的简历中,我们只能看出任一帆是媒体人转型,是否有其他投资一无所知。

招股书显示,任一帆2014年1月至今任我公司董事。2012年6月至今任北京艾迪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2009年1月至2012年6月任北京天天飞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6月至2006年6月,任北京新闻广播电台制片人。2005年获北京大学新闻学学士学位,2009年获福德姆大学传媒传播硕士学位。

九成利润来自现金贷 监管压力不容小觑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玖富集团的净收入分别为22.61亿、67.42亿和55.5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则分别为1.62亿、7.24亿和19.75亿元人民币。

2019年一季度,玖富集团净收入为12.0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5.27亿元人民币。

而从收入构成来看,玖富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为贷款产品,贷款产品中,又以无场景现金贷为主。

2018年,玖富万卡循环贷款产品实现收入50.51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90.9%;2019年一季度,玖富万卡循环贷款产品实现收入9.38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85.9%。

而玖富的这一核心产品,在强监管下显出疲态。

招股书披露,玖富平台上的活跃借款人数量从2016年的130万增加到2017年的约360万,增长了171.5%。但由于监管环境影响,2018年活跃借款人减少36.3%至230万。

同样因为监管原因,2019年一季度,活跃借款人数为60万,较2018年同期的100万减少了40%。

投资者方面,玖富平台上的活跃投资者数量从2016年的70万增加到2017年的120万,增长了66.5%,但2018年减少了28.6%,至90万。2019年一季度,活跃投资者的人数为30万,较2018年同期的40万减少31.1%。

活跃借款人数量几乎腰斩,但借款人的获客成本却在不断增加,2016年至2018年,玖富平台的借款人获客成本分别为32.5元人民币、131.5元人民币、204元人民币,2019年一季度更是达到了324元人民币!可见,3年的时间里,玖富集团获客成本暴涨10倍。

招股书也在风险提示中指出,应对监管环境的变化是极大的挑战,如果公司任何业务被视为违反监管机构的法律,法规或要求,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玖富还签署了一份无约束力的投资意向书,旨在获得国内持牌金融机构的非控股股权。

但值得注意的是,玖富集团渴望获得监管层的认可,却又在运营过程中不断挑战监管底线。

在投诉平台21聚投诉的投诉排行榜中,玖富长期处于前十,上个月的投诉量更是达到了第三。

高利贷、砍头息、阴阳合同投诉不断 玖富却要赴美上市了

另据投诉数据显示,玖富投诉总量已经达到1.26万,2018年1月至12月投诉量持续上升的同时,投诉解决率却在不断下滑。

而投诉内容,则集中在高利贷、砍头息、擅自修改合同或“阴阳合同”三方面。

高利贷、砍头息、阴阳合同投诉不断 玖富却要赴美上市了
高利贷、砍头息、阴阳合同投诉不断 玖富却要赴美上市了
高利贷、砍头息、阴阳合同投诉不断 玖富却要赴美上市了

根据投诉人张先生给出的数据,借贷本金为38000元,还款期限为24个月,需还款66537元,则年化利率已经超过36%的红线。

提交招股书到成功上市,中间还有不短的距离,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如实披露,对投资者负责至关重要。或许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玖富集团能够解答招股书中存留的疑问。

本文转自 深蓝财经,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