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现货资讯

回顾山东省大宗商品交易场所近10年发展史

作者:王在伟

近期,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组织相关人员对省内介入现货与期货之间的交易场所进行了现场验收工作,对于符合政策要求的交易场所给予发放交易业务许可证,本次检查以及后续交易业务许可证的下发再次体现了山东省对于交易场所监管的积极态度,不管是之前开展介于现货与期货之间的业务创新,还是交易业务许可证制度的推出,都令整个大宗行业耳目一新,山东省再次成为了全国大宗行业发展的风向标。

但是,山东省能有今天的局面也是经过了曲折的发展过程,这当中经验和教训都很多,笔者希望通过本文能够让大家对山东省的交易场所发展有所了解,同时也应该对大宗行业的健康发展坚定信心。由于青岛市是计划单列市,有自己的监管体系,所以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笔者于2007年从山东省开始从事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运营,因此本篇文章我们就从这个时间点开始介绍,在介绍的过程中可能会有遗漏,也还有一些笔者尚未了解的实际情况,真诚希望大家与我联系进行补充以及交流:18353696177(同微信号)。

笔者根据自己的理解,将2007年之后山东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发展分为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07年~2010年)

2007年,山东省的交易场所数量还是很少的,当时放眼全国,交易场所的数量也不多,而且都是依托当地实体产业为基础来成立交易场所,彼时交易场所都在开展以中远期交易模式为主的大宗商品交易,收入来源主要是交易手续费,只要保证金比例不低于20%,在当时就不会被认定为非法期货。

2008年平地一声雷,华夏交易所倒了,实际控制人郭远峰携款跑了,这个事件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也让很多人开始了解大宗商品交易场所到底是怎么运转的。随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山东省的交易场所因为这个事件数量迅速增加,成立了很多新的交易场所,如滨海化工、寿光汇利通、寿光果蔬、寿光蔬菜、寿光三盐、华东饲料、乐陵天地红、德州黄河、日照海倍、日照海汇、日照日月明、日照龙鼎、沂蒙山花生、烟台鼎丰、栖霞苹果等等。

可能有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华夏事件的爆发会让山东省成立这么多的交易场所,我想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投资方认为中远期模式不错,能带来大量的手续费收入,只要保证客户资金的安全就行;

二是成立交易场所在当时不需要任何政府的批文就可以开设,国家没有相关的管理办法;

三是华夏事件后,有很多华夏的代理商开始成立交易场所,自己当老板,或者是到地方上找投资人开设交易场所;

四是软件公司为了业务推广,在这期间不断的向投资人推介成立交易场所开展中远期交易;

五是当时大宗行业从业的人员以山东人居多。

山东省的大宗商品交易场所建设和发展在这个时期热火朝天,当时形成了“全国大宗看山东,山东大宗看潍坊”的局面,潍坊的两家交易场所在不断的发展中壮大起来,分别是寿光果蔬和寿光汇利通。当时两个交易场所的客户数量、保证金沉淀和交易额在全国都名列前茅,在此基础上,两家交易场所都不约而同的朝着交易所集团的方向开始发展,寿光果蔬的股东又相继成立了北川维斯特和青岛西海岸,并收购了寿光老蔬菜市场(也就是现在的寿光果菜品种权交易中心);寿光汇利通的股东也不甘示弱,相继成立了贵州遵义指南针交易市场和青岛海之蓝交易市场。

这一时期,伴随着山东省交易场所数量增多的同时,一些大宗行业的乱象开始出现了,由此带来了几点比较集中的问题:

一是某些交易场所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进入交易市场与客户进行对赌,与此同时动用大量“虚拟资金”;

二是某些交易场所开展“客损交易”,赤裸裸地把客户亏损本金通过极短的时间变为自己的盈利,由此带来大范围的客诉;

三是一部人通过在交易场所开“AB”仓的手法把盈利账户的资金全部出金拿走,亏损的账户找到交易场所进行“索赔”。实事求是地说,当时的交易场所有很多灰色的空间,所以给了这部分人可乘之机,截止到现在,还有很多交易场所在忍受着这些恶意维权团队的骚扰。

第二个阶段(2010年~2013年)

山东省交易场所的乱象不断发生,引起了监管层的极大关注,2010年6月,由证监会牵头,国务院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检查小组进入山东,首站为山东潍坊,分别对潍坊地区的交易场所进行了检查。以下为当时媒体的报道:

2010年6月26日,姜洋,时任证监会主席助理,率国务院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检查小组(当时的小组中还有现任分管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浙江省副省长朱从玖)进入山东。6月28日,由证监会、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务院法制办、银监会、央行、公安部组成的调查组,进驻山东省潍坊市下属的青州市华东饲料电子交易市场。

“当天姜洋就拍桌子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不光拍了桌子,还站起来声色俱厉地给予了痛斥。”山东当地某官方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感叹电子交易市场存在的问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媒体描述的是,姜洋当时检查山东交易场所后“拍案震怒”。正是由于姜洋的此次检查,让当时的首站的潍坊几家交易场所受到巨大压力,当时传潍坊市的领导要求几家交易场所必须关闭。于是有了山东寿光蔬菜产业集团商品交易所迁入天津,更名为“山东寿光蔬菜产业集团(天津)商品交易所”,青州市华东饲料电子交易市场迁入天津,更名为“天津市国盛农产品交易所”(即现在的天津汇港农产品交易市场),寿光汇利通电子交易市场迁入兰州,成立甘肃宏丰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此后,山东省其他交易场所也纷纷关闭。

2011年11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件),掀起了大宗行业的整顿浪潮,这个文件到现在为止还对整个大宗行业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它的出台直接锁死了交易场所的交易流动性,也成为后期全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重要依据。

说起38号文件出台的导火索,就不得不提山东省交易场所发生的两个事件,一是2009年4月,山东沂蒙山花生电子盘2009年11月和12月的合约价格从5000元/吨暴跌至3700元/吨,将做多投资者全部套牢,当时的花生米现货价格是6000元/吨。造成暴跌的原因,当时猜测是主力预判错了走势,做空失败,于是恶意打压合约价格。原本打算高价就卖出的投资者觉得,即使留到最后没有卖出,但可以得到现货花生,也仍然能有着不少的赢利。可是2009年5月25日起,该电子盘停止交易,进行整顿,所有合约按照最后5个交易日的结算价的算术平均价,执行集中代为转让,最后以3700元/吨强行全部平仓,做多的投资者虚拟的赢利全部成为现实的亏损。

二是山东龙鼎大蒜电子盘。2009年11月,龙鼎电子盘0911合约临近交割时,电子盘的价格在4700元/吨,而现货价格高达7500元/吨,只要多头坚持交割,就会有巨额的期现套利收益。但是,进入交割月,龙鼎电子盘宣布提高多头保证金,并停止多头新订单,噩梦就此开始。市场上的空头以每天一吨的地量砸盘,迅速将盘面价格从4700元/吨砸到3800元/吨,最后多头只能被迫平仓认赔。

这两个事件均造成了大量客户的投诉,形成了比较恶劣的群体事件,这直接导致了38号文件的出台。

在此后一段时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市场的实施意见》(国发办37号)等监管文件纷纷下发,整个山东省交易场所的发展陷入停滞状态。

本文转自 大宗传媒,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