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外汇资讯

湖南维财金原为夫妻店 4万名投资者血本无归

早在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下发的通知已明确,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是经国务院批准或同意的开展黄金交易的交易所,任何地方、机构或个人均不得另设立黄金交易所(交易中心)。

一家“贵金属交易所”从经营资质到投资方式均违法、违规,却让福建、北京、上海、河北等地近4万名投资者几乎“血本无归”。

客户10天亏逾12万元

据中国证监会福建省监管局披露,总部位于湖南、业务遍及全国的“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是引发多地黄金投资者巨亏的炒金“黑平台”。涉案规模之大、范围之广近年罕见。仅在福建省,该“交易所”下属“代理公司”就以实物贵金属交易为名,累计非法成交贵金属期货交易585.96亿元。

国家工商总局的全国工商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信息显示,2010年2月成立的湖南维财贵金属交易所,未经任何金融监管部门审批。从成立到被查处时,“维财金”全国注册用户达到3.9万人,发展了27个省级代理商。

“在未取得中国证监会核发的经营期货业务许可证的情况下,其擅自销售了‘可以像买股票、期货一样自由炒金’的黄金理财产品。”办案人员介绍,炒金“黑平台”在交易软件的设计中,通过技术手段操纵价格,导致客户频繁交易,产生高额手续费“自肥”。

“金价上涨时你卖不出,亏损时系统却帮你自动下单。”41岁的浙江衢州籍投资者黄先生介绍,自己先后投入了13万元购买“维财金”,其中一次在“短短10天里就亏掉12万多,账户只剩下7000多元”。

与投资者巨亏相对的是,这家花2000万元注册资金开办的“黑平台”,通过黄金期货交易向投资者收取手续费、递延费等各种佣金达数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上述行为明显超出了合法经营范围,且有欺诈交易之嫌。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文件显示,维财贵金属交易所的经营范围本应为除黄金之外的贵金属。

贵金属成理财欺诈高发区

近年来,多地连续发生贵金属欺诈投资、非法期货案件,涉案金额频创新高。记者调查发现,标榜“躺着赚钱”的个人贵金属投资,正成为理财欺诈的高发区:

手法一:肆意采取高杠杆,“一块钱能炒百元金”带来高风险。炒金“黑平台”普遍宣称,消费者投入极少量本金,就能通过拆借,用更多钱从事黄金理财。

业内人士表示,这种方式是为迎合散户“以小博大”的心理,一旦亏损比例超过本金,立刻会被强行停止交易止损,本金全归“黑平台”拿走。

手法二:采取高息“回购”,以保本保息诱惑消费者。今年1月31日,河北廊坊警方披露,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黄金佳投资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案告破。

据了解,不法分子打出销售“迷你小金条”的旗号,劝顾客不进行交割、将金条寄存在交易平台,每年可按销售价给15%的年利息,实质就是高息向公众借贷。

手法三:伪装“伦敦金”“香港金”公开揽客,门槛低无资质。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一家合法黄金交易所负责人介绍,一些地下代理公司就是租个酒店房间办公,靠打电话揽客,经营门槛很低。

一些“黑平台”宣称,消费者购买的“纸黄金”来自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实际上根本不是“伦敦金”的合法代理商,交易行情数据也是捏造的。

据了解,涉案金额达到数百亿元的湖南维财贵金属交易所,只是两名自然人注册开设的“夫妻店”。

不少贵金属平台仅靠地方批文就能设立

早在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下发的通知已明确,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是经国务院批准或同意的开展黄金交易的交易所,任何地方、机构或个人均不得另设立黄金交易所(交易中心)。

根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我国境内从事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必须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设立。

“然而,不少贵金属交易平台仅靠地方一纸批文就能设立,有些甚至没有任何手续。”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常务理事缪立义说。

有法律人士表示,由于给地方带来税收,或打着金融政绩的旗号,“黑平台”多年来普遍存在,甚至被举报后还招摇过市。

而参与传播、制作欺诈理财产品的企业也没有受到处罚。与不法所得相比,不少案件的罚金仅是“九牛一毛”。

据调查,“维财金”电子交易平台由上海富远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设计,这家为“黑平台”制作欺诈交易软件的企业仍在经营。网上“伦敦金”“香港金”等违法贵金属产品也仍在通过竞价广告公开推广。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