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的整改并没有达到监管层此前的预期,基层交易场所复杂的情况在具体执行‘关停并转’的时候遭遇到了很大难度。因此‘回头看’的工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未实际结束。

5月10日,黑龙江省金融办网站首页头条发布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涉及企业风险提示名单(第一批)。

黑龙江公布清理整顿交易场所黑名单 行业翘首以盼的“回头看”收官再次落空-汇眼财经

汇眼财经注意到,这是2018年第四份清理整顿交易场所黑名单。此前,河北、江西、海南分别于2月8日、3月28日、3月29日发布黑名单(详见《河北省公布第二批交易场所“黑名单”预告后续还将公布第三批》《2018年第二份清理整顿“黑名单”出炉江西11家交易机构上榜》)。这也是本轮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以来,黑龙江发布的首份黑名单。在这份姗姗来迟的名单中,共有6家交易机构上榜,分别为:

哈尔滨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哈尔滨信恩盛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黑龙江兴众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黑龙江正方元商贸有限公司

大庆君天商贸有限公司

鸡西市大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本轮清理整顿自2017年1月9日启动以来,至今已经持续了16个月。根据清整联办(2017)31号文的要求,须在2017年6月30日前完成相关工作。然而,清理整顿“回头看”收官时间一再往后推迟,从2017年6月30日、9月30日、12月31日,一直推迟至2018年3月31日,但至今仍未结束。

2018年3月30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并未明确“回头看”结束时间。会议指出,部分停业的违规交易场所在等待观望,而邮币卡、原油、贵金属等交易场所违法违规交易虽已关停,后续处置任务依然繁重,问题尚未彻底解决。

如今,到了2018年5月10日,黑龙江才发布第一批黑名单,也就是说至少还有第二批。这就意味着,业内翘首以盼的清理整顿“回头看”结束时间仍遥遥无期,或者不再有结束时间,清理整顿将成常态。

“可以说,目前的整改并没有达到监管层此前的预期,基层交易场所复杂的情况在具体执行‘关停并转’的时候遭遇到了很大难度。因此‘回头看’的工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未实际结束。”一位华南地区贵金融交易所负责人表示。

根据此前联席会议下发的文件要求,要求各省区市原则上一类一家,以保持必要规模,避免无序竞争;而违法违规问题严重或整改不力的交易场所,应予撤销关闭;问题较轻、风险不大的违规交易场所,应立即停止新增业务,并限期压缩违规业务存量,化解风险;合法合规的同类别交易场所,应整合为一家交易场所。但在具体执行时,各类交易场所的“关停并转”在执行层面遭遇到了极大的挑战。

北京地区一位长期关注地方交易场所的人士透露:“为了体现整改效果,各地区在整改之后被要求采用了‘白黑名单’制度。但就我了解的情况,多省份验收‘白名单’难产,整合撤并各省市自治区并无任何消息传出,推进不及预期,这其中又以股权分配和业务转型是主要的整合难点。另外,地方交易场所长期以来与地方政府利益绑定,监管博弈后的执行力也存疑。”

一位西北地区地方金融办的人士透露:“目前各个地区‘回头看’工作进度不一,有的地区甚至尚未公布‘黑名单’,有的地区未按要求梳理通报交易场所会员、代理商、授权服务机构等情况,有的地区对重点交易场所的关停并转执行缓慢。”

实际上,从各省份公布黑白名单的时间上,也可以看出各地清理整顿的决心。早在2017年3月15日,深圳率先发布第一批涉嫌违规交易机构名单,4月14日发布第二批黑名单,9月8日发布第三批黑名单,三次累计公布112家涉嫌违规交易机构(详见《深圳市金融办发布第三批涉嫌违规交易名单 88家交易机构上榜》《深圳市公示第二批涉嫌违规交易机构名单 而全国大部分省份哑然》《深圳市金融办公布17家涉嫌违规交易机构名单》)。

相比之下,黑龙江至今才公布第一批黑名单。不过,黑龙江并不是垫底的,还有很多省份至今仍未公布。

也有一些省份发布黑名单的时间较早,但公布的企业要么是注册之后并未实际运营的空壳,要么是早就被查封关闭的平台,有应付工作、走过场的嫌疑。相比之下,湖南清理整顿的决心和力度最大(详见《湖南省金融办:个别交易场所未执行“五停止”要求 已责令企业自查自纠》《湖南公布184家外省交易所在湘会员代理、授权服务机构“黑名单”》《湖南省工商局发布“经营异常”风险提示 149家交易场所入黑名单》《湖南提示26家交易场所存在风险隐患 商品类19家,文化类7家(名单)》),而山东对于清理整顿之后的规范发展最积极,急欲在“打破旧世界”后“建立新世界”。山东是全国首个公布白名单的省份(详见《山东累计验收通过34家交易场所 为发展商品现货提供全国最好的政策环境》《山东27家交易所通过检查验收:商品类10家,权益类17家》),且在公布黑名单之前就先公布了白名单,“介于现货与期货之间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这一概念也是山东提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