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后续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保持监管的高压态势,严防交易场所乱象卷土重来。

今年3月是各地完成交易场所合并的最后期限,不过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这项工作目前仍在艰难推进。分析人士指出,整治、合并场所在上世纪90年代整治期货市场乱象时就有过,如果仍不改变金融分散监管的局面,历史还会重演。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防控金融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今年大宗商品现货市场的监管关键词是“收”,“收紧政策上收权力,违法违规从业者、投资者再不收手,就要被收拾。”

关停邮币卡、原油、贵金属违规交易场所

2018年3月20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下称“联席会议”)在北京组织召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后续工作会议。会议给未来的市场监管定下了基调。

会议由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主持,首先传达了国务院领导同志对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所作的批示,要求贯彻落实。

会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从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出发,高度重视各类交易场所违法违规行为的严重危害性和清理整顿工作的艰巨复杂性,充分认识继续推进清理整顿工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对第一财经表示,会议选择在“两会”闭幕当天召开,说明了监管者清整违规交易场所、防控金融风险态度的坚决。

“防控金融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这种背景下,采用期货模式的大宗商品现货市场要严令禁止了。如果说2018年监管关键词是‘稳’,今年就是‘收’,收紧政策上收权力,违法违规从业者、投资者再不收手,就要被收拾。”胡俞越表示。

近年来,现货白银、现货原油、邮币卡等违规交易活动在全国蔓延。虽然其交易模式明显违反了国发【2011】38号文,但由于盈利巨大,纳税贡献“突出”,各地纷纷涌现出这类交易平台。

他们绝大部分采用保证金、标准合约、强制平仓等类似期货的交易模式,特别是引入了做市商对赌机制。作为现货交易场所,他们绝大部分没有真实商品背景,仅复制境外价格,炒作虚拟标的,沦为“公开赌场”。

2017年1月9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召集了上任以来首次联席会议,在全国掀起了一场针对各类交易场所违规活动的“回头看”监管风暴。

根据后续工作会议纪要,“回头看”工作以来,各地区各部门协同配合,扎实工作,取得积极成效,交易场所违法违规、无序扩张、风险蔓延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一批违法违规交易场所得到平稳处置,一些违法犯罪活动分子受到严肃打击,交易场所监管政策规定逐步健全完善,市场秩序明显好转。

“但是,邮币卡、原油、贵金属等交易场所违法违规交易虽已关停,后续处置任务依然繁重,问题尚未彻底解决。部分停业的违规交易场所在等待观望,因此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严防死灰复燃。”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会议要求,持续保持监管的高压态势,严防交易场所乱象卷土重来。谨防交易场所假借政府信用,为非法集资、金融诈骗、非法证券期货等各类违法违规活动提供便利甚至背书增信,损害社会公众利益。

胡俞越认为,大宗商品市场清理整顿至今已有八个年头,今年金融监管的力度会非常大,可能采用强制的行政手段去杠杆。

统一政策处置遗留问题

去年3月,联席会议曾下发通知,要求各省区市在2018年3月之前完成交易场所的合并,原则上一类一家,以保持必要规模,避免无序竞争。

通知要求,违法违规问题严重或整改不力的交易场所,应予撤销关闭。问题较轻、风险不大的违规交易场所,应立即停止新增业务,并限期压缩违规业务存量,化解风险。合法合规的同类别交易场所,应整合为一家交易场所。

不过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地合并交易所清理整顿工作还在艰难推进。

在过去几年快速发展中,全国各地商品交易场所存在明显的同质化竞争的情况,通常一省之内同类交易场所可以达到数家甚至数十家,不少交易平台同时都拥有地方政府甚至省级政府批准设立的文件。在南方某省,多家交易平台相关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自己有望得到保留。

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资深金融律师潘卫平对记者表示,合并交易场所在上世纪90年代整治期货市场乱象时就有过,如今各地的联合交易所可能都是当时合并多个交易场所后的产物。合并确实会便于管理,但如果不改变金融分散监管的局面,历史还会重演。

实际上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已经延期,最初计划是半年内,也就是去年6月底之前完成清整验收工作。但据某行业研究机构统计,截至去年底全国仅有九个省份公布了通过验收交易场所的白名单,总数为109家。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一些已经通过验收的交易场所仍然在采用类期货的高杠杆、买空卖空,以及对赌式交易模式。一些交易场所补贴现货企业来市场上交易,以所谓产业贸易额换取类期货交易额度,继续从事违规交易活动。

潘卫平认为,交易场所虽设在当地,但投资者来自全国,如果不采取统一监管,就会各地规章制度、法律之间“打架”,出现监管的灰色地带。而不法分子利用监管条块分割现状,打擦边球,使得有省级政府批文的交易场所也走向“邪路”。

目前,我国对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没有专门的法律,如山东、陕西等地出台了地方性的交易场所监督管理办法,但尚未解决市场的法律定位问题。

胡俞越表示,行业的合法性现在还是问题,行业未来的模式还需要去探索。今年的工作仍是“关停并转抓”,该关的关掉,该转的转型,违法犯罪的就要抓起来。

后续工作会议指出,各地各部门要稳妥处置遗留问题,保持全国政策统一,对已关停交易场所,要妥善转移或清退客户,依法打击犯罪,落实维稳责任,逐步压缩化解风险。

关于大宗商品现货行业的发展,会议指出,要推动各类交易场所规范发展,引导支持交易模式合规、产业支撑足够的交易场所发展壮大,逐步形成“品牌”效应,不断提升服务能力,同时坚决打击违法违规交易,彻底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被动局面。

“大宗商品现货市场要向服务实体经济转型,业务上要贴近产业,要有现货、产业基础,交易模式上不能使用期货交易模式,应类似电商交易模式,把产业链打通。”胡俞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