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外汇资讯

2017年交易场所行业四大关键词:聚“能量”、“特急”办、谋转型、聚合力

从年初到如今的清理整顿,把行业的热度拉到了最低点,各银行收紧和交易场所的业务合作,邮币卡、原油、微交易、虚拟货币等违规交易场所相继被清理……

2017年是全国各类交易场所刻骨铭心的一年。从年初到如今的清理整顿,可以说把行业的热度拉到了最低点,各银行收紧和交易场所的业务合作,听到看到最多的也是各地以炒作邮币卡、原油、微交易、虚拟货币等违规交易场所“该撤并的撤并,该关闭的限期关闭,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业界风声鹤唳。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这边交易场所潮水般退市,那边鱼贯逆市上新。据期货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年初开始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至8月底,至少有112家交易场所浮出水面,或揭牌上线运营,或在建、筹建之中。

全国各类交易场所起起落落,如一幅“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风景画。那么,在清理整顿中诞生的交易场所长得什么模样,就格外引人关注。它们是生不逢时,还是依经济规律找到了新动能、新方向?

聚“能量”:能源交易中心一个接一个出现

有能量,才能发出光和热。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以来,一些浮出水面的交易场所极具能量。

1月5日,国家能源局正式发布《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扩大天然气消费市场,在民用、工业、交通领域积极推进以气代煤、以气代油。这明确了未来国家将全力支持天然气发展的政策导向。

在这一政策导向指引下,1月12日,继上海之后,我国第二个国家级大宗能源商品交易中心——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挂牌成立。股东涵盖石油天然气行业上中下游多家大型企业,以及创新能力强的金融企业。中石油是中国石油天然气市场最大的生产和供应商,同时也是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股东单位。中国石化建成了中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重庆涪陵页岩气田。这是全球除北美之外最大的页岩气田,而重庆是我国唯一的集生产地、消费地、管网枢纽地、金融高地“四地合一”的地区,有助于加快完善中国油气定价机制。

4月27日,我国第三个油气交易中心由官方托出水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官网披露,克拉玛依市获准筹建新疆油气交易中心。《国家能源局关于支持新疆推进能源综合改革的复函》《关于克拉玛依开展新疆油气交易中心筹建工作有关事宜的复函》提出,要“推动建立以新疆为中心的油气交易中心,研究建立新疆国际(中亚)能源交易中心”。据承接筹建该项目的新疆中亚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资料披露,他们将依政府委托开展新疆油气交易平台——新疆国际(中亚)能源交易中心筹建相关工作,将深化成品油在线交易项目建设,积极推进润滑油交易项目实施。

前有国家批复的大型油气交易平台建设项目,后有追兵不舍。

8月18日,“曹妃甸建设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座谈会在河北曹妃甸召开。该交易中心目标是,年交易规模达500亿元。该交易中心充足的天然气资源来自中俄东段天然气管线,中亚和西气东输管线,世界各地的海上液化天然气进口三大供给线。

新成立的交易中心一旦提升到国家级层面,在能源等领域交易方面便呈突飞猛进之势。

在不少交易场所在史上最严厉的清理整顿风暴中不知所措的时候,国务院批复设立的中国(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一路向前飞奔。该中心4月1日上线运营不久,与合资方设立运作两个交易中心——东北亚保税燃料油交易中心和华东煤炭交易中心上线。截至8月28日,累计上线4个交易品种。其中天然气交易量完成年度目标的94.97%,动力煤交易量仅上线两个月不到就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34.91%。

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下一步,他们将逐步形成全产业链、功能完善的多层次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体系。在成熟运作现有平台的基础上,积极构建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探索原油、成品油、铁矿石及农副产品等重点平台,推动平台建设“向精做”;对标国际,探索发展现货中远期及场外衍生品交易;建设大宗商品交易的国际版,全力推进人民币结算的国际化进程,全面配套多元化、多层次、适度竞争的现代金融服务、垂直供应链服务及专业化信息服务,促进服务功能“向深做”。

“特急”办:试点催生现货交易市场体系壮大

众所周知,电力资源目前是一种无法储藏的商品,不可能有一般商品或者资产的库存手段。严格地说,这样的商品目前是没有现货市场可言的。

8月28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下发“特急”文件——《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了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八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通知》要求加快组织推动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工作,在2018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同时推动与电力现货市场相适应的电力中长期交易;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成熟一个,启动一个。

其实,早在此文件之前,电力行业就着手交易平台建设。8月15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发布了《跨区域省间富裕可再生能源电力现货试点规则(试行)》的公告。同日,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也印发了一份“加急”文件——《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工作方案》,称将有序、稳妥推进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建设。

为什么“没有现货市场”可言的电力交易,要放到现货商品交易平台进行探索交易呢?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的《通知》指出,随着电力体制改革全面深化,电力中长期交易规模不断扩大,亟待加快探索建立电力现货交易机制,改变计划调度方式,发现电力商品价格,形成市场化的电力电量平衡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

“无现货,不市场”,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抓手。现货市场建设经验更丰富,实践更成熟,能有效减少行政干预,真正通过市场的信号进行资源优化配置,有利于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

与电力相关的碳排放交易平台建设也在加快推进。4月14日,乌鲁木齐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正式启动运行;5月18日,第十二届世界低碳城市联盟大会在三亚召开,海南三亚碳排放权交易中心设立;8月21日,吐鲁番市正式启动碳排放权交易平台建设;8月22日,吉林省政府召开吉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成立大会。

上述行为,只是随着2017年全国碳市场启动临近,各方“跑马圈地”升温的一个缩影。也许一些人不以为意:一个小小的交易平台设立,值得国际社会和地方政府这样大动干戈么?

数据显示,全球碳市场规模节节攀升。2005年只有100亿美元,2006年增至300亿美元,而到了2013年,则已超过千亿美元。金融危机导致2009年全球经济下降0.6%、工业经济下滑3.2%,当年的碳市场规模仍增长13.8%,成交量增长近100%。据世界银行测算,到2020年全球碳排放权交易总额有望达到3.5万亿美元,将超过石油市场成为第一大能源交易市场,而中国将成为全球碳排放交易第一大市场。为了在未来超级规模市场中占据有利位置,机构、企业等通过多种方式提前布局,而上文所述的“特急”“加急”电力改革文件等,成为催化剂。

据了解,全国碳排放总量和配额分配方案批复在即,各地备战也进入冲刺期,研究与全国市场对接。

2017年,全球所有关心碳排放权交易的目光都聚焦于中国。在世界著名《自然》杂志评选的“2017年值得期待的11个科学事件”中,就包括“旨在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中国国家碳排放限额交易计划可能在2017年晚些时候出台”。以前对于企业来说是“随便排放”,全国碳排放总量和配额分配方案批复后,就是排一吨就要交一吨的钱,全国碳市场将使包括碳交易所、控排企业、碳资产管理企业、碳核查/盘查企业、节能环保企业等在内的相关市场主体受益,形成一个涉及各行业各领域的庞大新兴产业。

那么,碳交易市场到底会以怎样的姿态呈现在众人面前,相信谜底将很快揭晓。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