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外汇资讯

金智发承认交易商挪用保证金 控制人已失联

自从宗文雷控制的青岛金智发停止运转以来,他已经彻底失去联系。宗文雷失联之前最后一句话是“电子盘出现亏空,公司正在重组”。

江苏徐州望景花园曾经是宗文雷控制的徐州华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场所,如今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宗文雷控制的还有一家徐州中天房地产公司也已经消失,工作人员称并不知道这家公司的存在。

自从宗文雷控制的青岛金智发大蒜电子交易盘不能出金停止运转以来,他已经彻底失去联系。宗文雷失联之前最后一句话是“电子盘出现亏空,公司正在重组,重组成功后,交易商的保证金会正常出金”。

8月4日,青岛金智发公告称,目前重组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因个别交易商从公司违法获取的资金至今未能全部归还,导致具体的重组实施细则无法按期公布。金智发第一次承认有交易商挪用客户保证金。

4亿保证金消失之谜

7月15日,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崩盘无法出金,总经理李志胜携款潜逃,最后被警方成功抓捕。

7月16日,青岛金智发电子交易盘也宣告只能交易不能正常出金。这两个电子盘一个在山东莱芜,一个在山东青岛,但大部分交易商都来自号称大蒜华尔街的金乡。

徐存道是山东金乡县一位大蒜交易商,目前还有30万元的保证金在金智发电子盘无法出金,7月初,他刚刚转入了一笔7万元的保证金。

7月24日,一位叫陈向军的交易大户出面在江苏丰县组织金智发重组研讨会,徐存道参加了这次重组会,当时给出的重组方案是10万以下的散户可以出金,10万以上大户的保证金转为金智发公司的股权,这引发了一部分交易大户的不满。接下来,出面组织重组的陈向军也失去联系,手机无法接通。

徐存道告诉记者,金乡的交易大户意见分为三派:一派是赚到钱成功撤出的交易大户,存在落袋为安的心理;第二派还有大量资金无法退出的大户,他们希望赚钱的大户拿钱出来重组;第三派是赔了钱又收不回保证金的交易商,有的寻求申诉和司法介入。

张念满是主张申诉和立案的一位交易大户,他与20多位交易商前往青岛五四广场派出所报案,并递交了立案申请材料。张念满提供的金智发最近一次公告在工商银行市南区二支行的账面资金是3.8亿元,如今,公司账上仅剩下资金不足20万元,3个多亿资金不翼而飞。

“我们交易大蒜的钱不见了,我觉得这是诈骗行为,近4个亿的保证金完全够立案条件了。”张念满说。立案并不是那么顺利,8月4日,交易商从派出所得到反馈是,案件超出了他们管辖范围,不予立案,建议交易商到青岛市公安局报案。

“金智发不在38号文验收后的名单之列,这让重组变得没有意义,即使是合法的交易场所出事之后,还会允许你重开吗?”张念满说。

8月4日,青岛金智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让崩盘的真正原因逐渐浮出水面,证实有人挪用了电子盘的客户保证金;公告透露出的信息是挪用保证金的交易大户不愿意还钱。8月5日,等待金智发重组的交易商开始前往济南,准备申诉和继续报案。

张念满提供的证据是金智发没有进入政府批准保留的名单中,正因为如此,2013年,工商银行青岛市南区二支行曾经发函给金智发电子商务公司要求停止银商转账协议,共同商讨退还交易商客户保证金的事宜。后来,金智发争取将时间延长到了2014年4月19日。但是,工商银行并没有关闭转账功能直到金智发最后崩盘,大量不知情的交易商还在继续将资金打入金智发公司账上。

“金智发公司账上3个多亿资金不翼而飞,工商银行并没有履行保证金监管的义务,明知不合法,青岛市南区二支行也没有和金智发一起商讨退还客户保证金事宜,过了最后规定期限,还继续提供银商转账服务,存在明显的渎职。”张念满说。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