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监管部门打开的窗户真要关上吗?国内外汇市场的监管形势有多少被放大的成份,有多少是受国家打击伪外汇平台的无辜牵连?有多少被互金协会错杀的成份?

2018年的外汇行业,充满着迷茫和变革:欧盟ESMA、英国FCA和塞浦路斯CySEC等主要监管机构的政策收紧,令外汇经纪商策源地步履艰难。

而中国外汇保证金市场消息满天飞,进一步给行业带来恐慌与不安。

2017年1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网站发文称,目前从事外汇、贵金属等杠杆交易的网络平台(含跨境)在我国无合法设立依据,金融监管部门从未批准,开展上述交易业务的网络平台属于非法设立。

互金协会的本意是警示那些打着“外汇交易”旗号进行投资诈骗的黑平台,却在文件措辞上一竿子打死,导致整个外汇行业集体躺枪。

之后,随着国家出手整顿第三方支付,外汇行业再次受到池鱼之殃,各大平台陆续出现出入金不顺畅的问题。

与此同时,一大批无监管的黑平台打着“外汇交易”、“带盘喊单”、“恒指交易”等旗号进行投资诈骗,导致投资者维权事件频频上演,各地警方纷纷出手,一大批人员被抓。

在此过程中,不乏一些恶意维权者,即正常交易亏损的投资者,也拿着互金协会所谓“网络外汇平台在我国无合法设立依据”的尚方宝剑,加入维权队伍,意图将因自己操作失误亏损的钱“捞”回来。于是,一些合规平台再次受到无谓的投诉,甚至被立案调查。

在此背景下,国内外汇行业草木皆兵,很多平台宣布退出中国市场,转移至东南亚、中东等地。

然而,形势果真如此严重吗?监管部门打开的窗户真要关上吗?国内外汇市场的监管形势有多少被放大的成份,有多少是受国家打击伪外汇平台的无辜牵连?有多少被互金协会错杀的成份?

要知道,互金协会并不是政府部门,只是一个自律性的行业社团法人,从法理赋予人格的角度上看,其与企业法人属于同一地位。所以互金协会的发文并不属于法律法规范畴,只是一个社会组织对公众的善意提醒和对其旗下会员的约束。互金协会发文之后,也并无任何政府监管部门予以响应。

就在外汇从业者感觉进入“严冬”之时,近日,一位前外汇局官员的演讲给行业送来一阵“暖流”。

7月7日,由汇商传媒携手威石资本WistonFX举办的外汇论坛上,前外汇局官员杨子亚做了题为《黎明之前——中国金融外汇政策与监管》的演讲。

高层对外汇保证金市场到底是啥态度?前外汇局官员为你拨开政策迷雾-汇眼财经

杨子亚在演讲中透露了中国高层对外汇市场的态度:未来监管层对金融市场的监管仍注重持牌,打击非法。

杨子亚指出,外汇市场的开放顺序是先机构,后个人。在零售外汇这块,首先要从兑换、汇款、跨境收付等传统业务开始,然后是无杠杆的外汇交易,最后才是杠杆交易。

高层对外汇保证金市场到底是啥态度?前外汇局官员为你拨开政策迷雾-汇眼财经

她在“黎明前的准备”一节中讲到,目前中国普通投资者在外汇投资的配置只有1%左右,随着市场的慢慢成熟、客户群的拓展、平台及渠道的阳光化、便利化,当投资者的资产配比达到8%-10%左右时,这会是一个近3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她认为,目前中国外汇开放的信号隐现,但会是一个十余年的中长期过程。研究机构和监管机构都在研究外汇保证金交易市场的开放、风险和监管等问题,且市场有较大需求。从监管角度讲,也是宜疏不宜堵。

杨子亚同时提及了今年3月外汇局综合司召集包括数家大型经纪商在内的金融机构闭门召开的“外汇保证金交易研讨会”。她透露,此次会议仅仅是调研及内部讨论而已,完全没有放开零售外汇市场的意图。在当时的研讨会上,参会者普遍提出,若放开外汇保证金交易,杠杆可在5-10倍之间,甚至更低。

最后,杨子亚也给包括内外资经纪商、代理及投资者提了一些建议:

  1. 外资经纪商要合法开设公司或办事处,并经银保监会或证监会批准;积极寻求与中国相关的监管机构加强联络,主动拥抱监管,让监管机构了解你。
  2. 代理和交易者应该寻找持牌、资金雄厚、经营合规的外资经纪商作为合作伙伴,避免从事境内监管机构认定的各种非法经营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