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政策监管

央行欲封杀网络平台黄金交易 “腾讯微黄金”等100余家平台面临整改

早在2014年,支付宝就与博时基金联合上线“存金宝”,2016年9月,京东金融与黄金管家联合推出“京生金”黄金业务平台,为用户提供买金、卖金、存金、提金服务平台。2017年春节,腾讯旗下财付通和工商银行合作上线“腾讯微黄金”,可领取黄金份额,存入微黄金账户。

5月9日,根据上海黄金交易所消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起草《互联网黄金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各黄金市场参与主体应于5月11日前反馈意见。详见《央行:互联网机构不得提供任何形式的黄金账户服务》。

该征求意见稿明确了互联网黄金市场分工:银行负责金融机构提供黄金账户,并具备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做市商资格,互联网机构明确为代销机构,不得提供黄金账户、清算、结算、交割、转让、多级代理。

这是互联网黄金业务诞生以来的首份监管规则,未来监管细则的落地值得期待。

分析人士认为,监管此次动作或将引起一轮互联网黄金机构的洗牌,百余家平台将面临整改的命运。

黄金

百余家平台面临整改

国金证券数据显示,目前互联网黄金平台参与者按股东背景可分为四类:互联网系、传统黄金企业、企业跨界系以及主流风投系。

早在2014年,支付宝就与博时基金联合上线“存金宝”,2016年9月,京东金融与黄金管家联合推出“京生金”黄金业务平台,为用户提供买金、卖金、存金、提金服务平台。2017年春节,腾讯旗下财付通和工商银行合作上线“腾讯微黄金”,可领取黄金份额,存入微黄金账户。

主流风投系平台黄金钱包,也主要为普通消费者和投资者提供“低价买黄金”、“存金生息”和“黄金结构化产品”等一站式服务。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市面上一共有百余家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在为投资者提供买卖黄金、黄金生息的产品。麻袋研究院研究总监路南分析认为,这些平台都不同程度涉及到金融牌照的获取、代销平台的备案、产品展示方式的调整等整改问题。

对于监管此次的动作,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表示,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推进和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深入,央行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将规范互联网黄金业务,加强黄金市场的监督管理,或将引起一轮互联网黄金机构的洗牌。

央行欲封杀网络平台黄金交易 “腾讯微黄金”等100余家平台面临整改

代销黄金抬高门槛

路南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目前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根据业务模式的不同大致分为三类:一是代销黄金产品,二是配置实物黄金和货币基金,三是黄金托管。目前有些黄金平台缺失投资者保护机制和风险评估。根据央行新规,只有第一类业务可以继续开展,但前提是平台必须持有相应的代销牌照,满足实缴资本3000万元的要求,黄金产品代销以后只能代销标准化产品,互联网机构就是引流,不过账户、不碰钱、不碰黄金,按销售金额收费。

据上海黄金交易所2017年7月公布的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正式做市商名单,共有10家银行成为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正式做市商,6家成为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尝试做市商。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在投资时应认准有资格机构发售的产品。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