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热点

高考后的“醉生梦死”谁之过?

我国必须改变目前的升学教育体系,不应再围绕升学而办学,而应该围绕一个学生的终身成长而办学。

高考结束后,与考前学生紧张复习完全不同,各地都传出高考生“一醉方休”的新闻——据长江日报报道,汉口一群高中毕业生高考结束后,唱歌消夜饮酒狂欢,两名同学醉得不省人事,被送医急救,所幸救治及时,均无大碍。

山东商报报道,紧张的高考结束后,卸下包袱的小刘彻底撒了欢儿。6月8日晚上,小刘和几个同学一起聚会庆祝,席间多喝了几杯,结果晚上坐出租车回家途中在车上酣睡不醒,的哥赵师傅无奈之下报警求助。

经过“高强度”的高考之后,考生适当放松无可厚非,但放松变为放纵,则很不可取。

在每年高考之后,从高考考试结束,到大学开学报到,长达3个月左右的时间中,有不少考生无所事事,整天在同学聚会或网络游戏中度过,这暴露出两方面极为严重的问题,值得引起学校、家庭和学生本人的重视。

一是把高考作为求学的终点,认为学习学到高中毕业就结束了,对未来根本没有设想、规划。

学习学到高中毕业就结束,这在我国学生中已成一个普遍现象,具体表现在,在高考临考前,有的学生就撕书、烧书,而高考结束到上大学这段“空窗期”,很多学生根本不碰书,成为自上学以来,最放松的一个假期,没有补课、没有家长督促起床,直至上了大学,很多学生还想着怎样在大学里“犒劳自己”,对继续努力学习,没有任何兴趣。这样的大学学习生活,质量可想而知。

二是学生没有生涯规划的意识和能力,在长期的基础教育中,学生们是在被规划、被管理的环境中成长的,而一旦到了没有管理、约束的环境,很多学生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缺乏自主规划、管理的意识和能力。

在考后的近3个月时间中,学生不知道如何规划自己、打发时间,而到了上大学,这一问题继续,以至于有不少大学不得不采取严格的管理措施,对学生实施早晚点名自修的管理,同时发出在宿舍里禁止用电脑、上网的禁令,这当然无益于培养学生的自主管理意识和能力,但却是学校迫不得已之举。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与我国应试教育灌输的成才观有关,长期以来,老师和家长为激励学生努力学习考上大学,从小就告诉学生,考上名校就出人头地了,还有家长在高考前以倒计时方式告诉学生,再过几十天、几天你们就彻底轻松了,父母也不再管你们了。

这带来两方面问题,其一,有的学生考试不理想,无法进名校,就认为自己人生失败,其二,学生们真以为上大学就进入了天堂,没有继续勤奋学习的准备,甚至在填报志愿时,也选择“好混”的专业。

这和基础教育的畸形追求有关,学校和家庭,关注的不是学生的长远发展,而只是在高中毕业时考出多少分数,有多少学生上名校,达一本线,至于这些学生上大学之后,是不厌学、退学、乃至出现极端行为,这已不是学校关心的事——一名高考状元,就是在大学里因多科挂科退学,还会被当初求学的高中作为成功人士,邀请回校给学弟学妹传递如何考出高分的宝贵经验,全然不顾其人生发展已经遭遇严重挫折。其荒谬不言自明,但学校却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其实,从全世界范围看,读大学应该是所有求学生涯最辛苦付出的阶段,在美国,中小学是学得相对轻松的,进入大学之后,所有大学,不管是“宽进”,还是“严进”,都必须“严出”,学生要完成学业毕业,必须接受高强度的教育和学术训练,没有学生会把高中毕业考进名校作为人生成功的终点,他们可能在高中毕业时,做一件庆祝自己成人的疯狂的事,但随后,就将规划自己的大学生活,包括以自己的努力解决上大学的学费问题,不再向家人伸手。这强调的不是升学的价值,而是成长的价值。

我国必须改变目前的升学教育体系,不应再围绕升学而办学,而应该围绕一个学生的终身成长而办学,在学生成长过程中,不能只有知识教育,还必须进行生活教育、生存教育、生命教育,引导学生学会自我管理、自我规划、自主学习、自主发展,这才能避免高考之后的“醉生梦死”,而展现出青少年应有的朝气与活力。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