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热点

恳求政府妥善安葬烈士遗骨 莫让红军烈士沦为孤魂野鬼

近日,—名自称陕北红军烈士孙子的韩海清写给民政部、陕西省民政厅的一份申请在网络上引发高度关注。这篇题为“红军烈士沦为孤魂野鬼恳求政府妥善安葬遗骨”的文章中提到,作者的爷爷韩凤高于1947年4月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但直到2008年才找到爷爷的尸骨,由于其家族经济困难无法厚葬爷爷,恳请政府予以帮助。原文如下:

民政部、陕西省民政厅:

我叫韩海清,系陕西省延安市志丹公路段退休职工,籍贯:陕西省吴起县吾仓堡乡刘堡村。现就我的爷爷—陕北红军烈士韩凤高遗骨安葬问题请求政府给予资助。

我爷韩凤高,1901年2月生于榆林市靖边县小桥畔村。幼年曾在私塾读书,成年后在家乡担任教员。1933年,具有进步思想、年仅32岁的他就毅然参加了横山游击队,跟随刘志丹、谢子长等闹革命,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吴起县保安科长。1943年8月起,担任吴起县罗涧区区长、区委书记(今吴起县周湾乡)。

1947年3月18日,毛泽东主席率领党中央机关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撤离延安后,胡宗南部由南向北进攻陕北,马鸿逵部占领靖边县城,并不断向宁条梁一代推进,严重威胁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安全。这时,我爷爷他与当时的宁条梁镇中心区委书记周月南等地下党组织一起,组织军民坚壁清野,阻击进犯之敌。4月6日,当地的地下党组织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从宁条梁向东转移。4月7日,我爷爷与周月南等组织游击队从宁条梁镇向靖边县毛窑湾转移。8日与宗耀文还乡团骑兵相遇,激战一天,击溃敌人后,与蒙汉游击支队胜利汇合,当晚驻扎在陈家畔。但因叛徒出买,10日上午被还乡团包围在王圈沟。

经过激战,周月南和我爷爷率领的游击队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在突围撤退到靖边县王渠则乡钵钵湾大洼时,被还乡团残忍杀害,时年46岁。与他一起就义的还有地下党员周月南、陈文进、牛三等,当地80多岁的村民杨德昌目睹了烈士们就义的全过程。

新中国成立以后,周月南、陈文进、牛三等忠骨被迁入靖边县烈士陵园(见《靖边县革命斗争史资料集》)。

爷爷就义后,我的父亲韩金贵一直不知道生父的任何消息,所以遗骨一直未能找回。

我的父亲英年早逝,去世前,他叮嘱我一定要按照我们陕北当地风俗习俗,找到爷爷的遗骨,搬回老家祖坟安葬。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从1995年开始,我先后多方查阅资料,走访爷爷曾经战斗过的当地群众,终于在2008年在爷爷就义的钵钵湾找到了他的遗骨,当地群众为了纪念爷爷,特将爷爷就义的地名改名为“韩凤高湾”,并在新中国成立后,在牺牲地为爷爷召开纪念大会并立碑。我爷爷韩凤高的名字后来被刻入“中央红军和陕北红军会师塔”,永志纪年。

受爷爷早年参加革命的影响,我成年后也参军入伍,后被安置并安家在志丹县。爷爷遗骨搬回吴起老家后,由于老家已经没有了属于我的土地,我花费3万余元,在家乡一块滑坡地带购地将英雄的爷爷重新安葬。

但是,由于我的妻子身患子宫癌,四个孩子,老三韩鹏,因家庭困难,从小抱养给我的弟弟养育(26岁,大专,未婚,无业)。如今,我身边的三个孩子,老大韩伟下岗(33岁,大专,未婚),老二韩强打工(大专,29岁,未婚,2009年至今为延安市公路局零时工),老四小女儿韩晓芳还在延安大学上本科,家庭实在困难,债务累累,再也无力为爷爷陵墓圈筑围墙,也无力为爷爷刻写纪念碑文,爷爷至今也没有入驻革命烈士陵园,依然是孤魂野鬼,任凭风吹雨打,狐兔欺凌!为了安葬爷爷的遗骨,我先后找到吴起县有关部门,他们回复我户籍在志丹县,应该找志丹县;而当我找到志丹县有关部门时,他们回复,我爷爷籍贯吴起,牺牲在吴起,应该找吴起县。就这样,我奔波两县多年,没有任何结果。

尊敬的领导:给你们写信,我没有其他的要求,希望政府能资助给我一定的迁葬费用,以安妥英雄爷爷的在天之灵!如果我的孩子能够享受红军后代安置上的照顾政策,让我在垂暮之年能够老无所忧,老有所养,我将不胜感激!

陕西省志丹县公路段退休职工韩海清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