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热点

羊年春晚遭吐槽的真相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

今年春晚又遭到了全方位无死角的吐槽,甚至出现“公然无视老百姓的基本智商,讽刺成为公然歧视,包袱不响,段子不裂,无笑点,全程废话,跌破历届春晚底线”这样的差评。小编觉得,春晚不精彩已成事实,但也无须惋惜。

春晚举办三十余年,近几年的情况是,不管导演和演员们多么努力,都会遭到多方面的吐槽,惋惜其不够精彩者有之,质疑其主旨、价值观者有之,评判其假唱等硬伤等有之,甚至还有过关于“是否取消央视春晚”的大讨论,最终结论是:不想看的可以不看,但是如果取消了,想看的也看不成了。不管怎么说,春晚在全国人民的口水仗中幸存了。

不过,春晚的幸存并不代表它如同三十年前,仍然可以作为全民期待的一场文艺盛宴:春晚的收视率和口碑下降无须赘述,重要的是,春晚越来越起不到引领时代潮流的作用了。

曾经的春晚,有过《冬天里的一把火》烧遍全中国,有过“宇宙牌香烟”名驰宇宙,给出了一些如“太有才了”等流行语,还有太多的年度流行服饰是从春晚开始进入到人们视野的。

如今呢?今年曾有网络投票,问你最不想在春晚上听到的网络流行语是什么,连续几年春晚的主持词、语言类节目使用了不少网络素材,而且大多是生搬硬套,尤其是冯先生的小品,让人实在看不下去;关于服饰,大年初一开始,网上讨论的是主持人的衣着搭配哪里不合适,而不是争着要买一套一样的来穿。

总之,春晚不再能引领时代的潮流,反倒是要跟着时代潮流走。

怎么过年才有年味?答曰:一年不买衣服;每月吃一次肉,除夏秋外不吃水果;放弃手机、网络、高铁,和亲友写信联系;不看任何娱乐节目;每周只休一天,还要早起做家务。

然后过年你会发现穿新衣服很开心,敞开吃鱼肉果蔬很幸福,亲友团聚好热情,春节晚会真精彩,假期睡懒觉超级舒服。这就是过去的“年味”。

春晚亦如是。日常的文娱活动足够多,综艺节目不断推陈出新,春晚已经从每年一次的饕餮盛宴,变成了“有它也过年,没它也过年”的凉菜了。一档综艺节目通常只有三四年的生命周期,我们的春晚,历经三十年仍能引起热议,已实属不易。

春晚当然也在搞各种创新,比如今年的明星反串节目真的挺不错,但这些变化却都是能够从网络上找到原型的,相声里边用过的反串杨洪基演唱《青藏高原》同于魁智演唱《奔跑》相比并无太大区别,而《最炫民族风》和《小苹果》的串唱并不比当年姜昆把十来首歌串在一起唱高明。

春晚上的一些语言类节目,演员说完上句,常看相声的我就能猜到下句是什么,原本好笑的包袱都笑不出来了。

问题的症结在于,在信息基本可以达到瞬时共享的时代,尤其是“文艺”,尤其是“段子”,想要出新很难,想要一整台晚会都出新难上加难,带着政治正确的镣铐出一整台创意十足的晚会基本不可能。

总之,小编的直观感受是,春晚越来越没意思了。这“没意思”当然使得一部分人扼腕叹息,春晚作为全国人民的年夜饭,不只是一台晚会,更是一个仪式,是名副其实的“情怀”。

然而小编觉得,这正是时代发展的体现,日常的文娱活动足够多了,春晚的黯然失色,并没有影响我们过年的满足感。“年味儿”没了的伤感的另一面其实是“每天过得都像过年”的幸福。

历史的车轮往前行进的过程中,总会碾压过太多的曾被认作美好的事物。“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表现在“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

情怀党为此扼腕,把这些田园诗的消逝归咎于进步,这就是以历史的低级形态去反对历史发展的高级形态了,既是徒然的,也是幼稚的。

历史的车轮无法翻转,解决新时代的问题,首先要抛弃对往日的田园诗般的幻想。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