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热点

我是如何在12年内开垮5家公司的

袁瀚把他5家公司分别用5个字总结,这可能看上去比较个人化,且时间跨度也比较大,不具有普遍性,但在这其中确实有比较让人深思的地方,下面是袁瀚所撰的全文。

袁瀚把他5家公司分别用5个字总结,这可能看上去比较个人化,且时间跨度也比较大,不具有普遍性,但在这其中确实有比较让人深思的地方,下面是袁瀚所撰的全文。

一、第一次开垮公司:“嫩”

1、创业概述:

我第一次创业是2003年到2004年,在广东汕头,做保健品。

第一次创业时我还在读大三,不过一冲动就退学创业了。哈哈,当时想会不会成为第2个比尔盖茨呢。不过我没有成为比尔盖茨,而是成了炮灰。第一次创业失败的原因简单说就是“嫩”:要钱没钱、要人脉没人脉、要经验没经验,典型的“三无”创业者。

2、我的成长:

据说创业成功率只有5%,那95%失败的应该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创业。

第一次创业失败并不是什么很糟糕的事情,我们起码知道了什么叫创业、什么叫吃苦、什么叫失败。

我第一次创业虽然说不上吃过多少苦,不过也连续好多天吃泡面,半夜打的士回宿舍、为了省钱6个人挤一辆车,为了惩罚自己没完成业绩睡了几晚上马路。这些都是我很宝贵的经历。

二、第二次开垮公司:“乱”

我第二次创业是2005年到2007年,在广东广州,做美容仪器。

2005年,几个创业伙伴窝在广州一个月租600块的民房里(全天看不见阳光),用了3个月左右,把技术研发好、资料准备好,然后一出市场就势如破竹。5人创业团队,每个月都可以做几十万的业绩。我们初次尝到了赚钱的滋味。

赚钱后就迅速扩张:办公室从破民房换到了广州最贵地段—天河北路的写字楼,人员从5个扩充到近50个,人员工资从最开始发几百块生活费,到聘请4、5个总监,每个总监都开8000块的基本工资(注意那是2005年)。

上帝欲其亡,必先令其狂。我们的好日子只过了不到半年,然后就急转直下,核心原因就是“乱”:

A、市场乱:

当时公司用的是区域代理制。我们把仪器、技术、培训打包成项目卖给代理商,代理商再卖给终端消费者。虽然代理商获得的利润已经很高了,但他们希望获得更高的利润,于是到处找比我们更便宜的进货渠道。我们对代理商和OEM厂家都缺乏约束力,有不少代理商直接找到给我们OEM的厂家或其他能生产类似产品的厂家,拿到了更低的进货价。一边跟我们要宣传、培训、技术支持,一边偷偷跟别人进货。我们当时虽然想了一些方法,但基本无法挽回局面。

B、管理乱:

公司有2个合伙人,我是二股东、负责策划和销售,大股东负责技术和培训,我们2个都非常不擅长管理。于是当时就出现了人越多公司越乱、效益越差的现象。部门与部门之间频繁出现权利斗争、办公室政治越演越烈,我和合伙人除了一次又一次开除高管、也就没有其他高招了。

C、财务乱:

我和大股东自己的开支与公司的财务都混在一起。大股东把自己孩子的学费、生活费、自己买包包、买项链等所有费用全部拿到公司来报销。如果公司只有她一个股东无所谓,但还有另外个股东呢,你说我会有想法吗?当然有。

不过我当时才24岁,股份只有20%,觉得也不好意思讲,就睁只眼闭只眼。当然,我自己也做得不好。公司曾经有几个月没有财务,我就代管财务。

几个月后招了新的财务,一算账公司少了近10万块。这10万块也不是我贪污了,当时公司很多出账都是现金支付、我也没有记账,后面也想不起来。就这样一个糊涂账交接到新财务那里。

很多创业者都跟我第二次创业有类似经历:赢在营销、输在管理。

创业者要么自己有管理能力,要么找一个具备管理能力的合伙人。如果联合创始人都不具备管理能力,有钱就请一个会管理的职业经理人、没钱就狠狠地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

为了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我2008年还专门去一个管理大师的公司上班,跟着学了1年多的管理。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