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热点

探探加附近好友,女网友骚扰辱骂男子及家人3年,涉嫌诽谤犯罪

警方已立案,陕西咸阳星河湾丁某或将获刑至少2年半!

一男一女只是通过“探探附近”添加的网友,事发前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但3年后,两人却对簿公堂,引发了一系列刑事和民事案件。

当事人姚飞介绍,从2016年年底开始,陕西咸阳网友丁荣通过邮件、微博、微信和QQ等各种网络手段捏造自己与其有不正当关系,并在微博上使用侮辱性语言辱骂自己的妻子邓颖,致使自己和妻子的名誉遭受损害,妻子长期承受精神压力,因此患上抑郁症和强迫症。

邓颖诊断记录

2018年11月,邓颖以侵犯名誉权将丁荣告上法庭。

4月22日,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丁荣立即停止侵犯邓颖名誉权的行为;判决生效后10日之内在其发布辱骂内容的微博上发布致歉声明,并在首页连续置顶15日;丁荣向邓颖支付精神抚慰金2万元。

5月4日,丁荣对于辱骂姚飞和邓颖一事予以否认,并表示要上诉。

普通网友

演变为无休无止的侮辱谩骂

姚飞,成都人,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乐于助人、爱好交友。“以前我的QQ、微信都是不设限的,基本上你申请我都通过。”

姚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就职于某大型国有企业,经常因公出差。2016年出差西安时,他通过“探探附近”添加了一名女网友丁荣,后来两人互加为微信好友、微博好友,当年三四月,双方通过视频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我开诚布公地说自己已婚,职业是什么,丁荣以前恰好和我一个朋友在同一个公司工作过,于是我们聊了一段时间。”姚飞说,从聊天中他得知丁荣是90后,已婚,是一名家庭主妇。

姚飞称,因两人只是普通网友,又没有见过面,网聊几个月便觉得双方无话可说,2016年7月他便将丁荣删除。

2016年底,事情来了。姚飞的亲戚朋友陆续收到一个自称是男子发来的信息,说姚飞长期与自己老婆有不正当关系,行为不端,要声讨他,在某些信息中,这人透露自己老婆名叫丁荣。

“后来我妈、我妻子均收到这些信息,这个人除了骚扰我和我家人之外,还不断通过我朋友打探我和家人的隐私。”姚飞说,2017年3月,这名“男子”开始将辱骂矛头对准自己的妻子邓颖,并使用侮辱性语言攻击妻子的长相、学历等。

2017年2月,对方一封邮件使得姚飞确认,这名“男子”正是丁荣。“我问她,我勾引了谁,她发来了丁荣的化妆照。”

当年4月27日,姚飞向成都锦江区公安分局报案,办案民警电话联系了丁荣,对她进行了警告和教育,她表示不会再骚扰姚飞,随后通过微博向姚飞及其周围朋友道歉。

“按照正常思维,此事就到此为止了吧,结果她并没有,还在继续。”姚飞说。

2017年9月,姚飞再次报案,2018年1月26日,锦江区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案进行立案侦查,不过,在2018年6月,办案民警到陕西西安对丁荣实施抓捕未果。

立案回执单

见侦查无实质进展,姚飞提起刑事诉讼,2018年6月1日,姚飞指控丁荣诽谤自诉案由锦江区人民法院受理。

妻子被辱骂出精神疾病

需要定期心理咨询

2019年5月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姚飞,他今年34岁,1.83米的个子,浓眉大眼,身穿一身黑色运动装,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即便到今日,这种骚扰和辱骂都还没有停止。”姚飞展示了一个微博账号,里面用侮辱性语言攻击姚飞及其妻子邓颖,内容与以前的大同小异。

长达两年多的骚扰和辱骂,给姚飞和家人的生活带来极坏的影响。

“我的单位已经警告我多次,不能牵扯到单位,而和我爱人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她对我的信任度很低。”姚飞说,2016年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原本他们打算生二胎,但因为丁荣的骚扰,这个计划不得不暂时搁置。

姚飞说,丁荣的辱骂还涉及到妻子原生家庭的隐私,对邓颖来说,是二次伤害。

邓颖看病时的自诉

“她在事业单位任职,因为张婧的骚扰,她甚至中断工作一段时间。”姚飞展示邓颖的就诊病历显示,2018年2月28日,邓颖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就诊,邓颖自诉“一直认为有人干扰自己,心情不好、烦躁、睡眠不好,冲动易怒。”被诊断为重度抑郁倾向,同年11月,邓颖还被华西医院临床心理评估和治疗中心诊断为中度强迫症。

诊断记录

“她现在每个月定期到医院接受心理咨询。”姚飞说,丁荣的骚扰和辱骂给自己和家人的名誉造成很恶劣的影响,他需要自证清白,在自己刑事案件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姚飞让妻子邓颖告丁荣名誉侵权,2018年11月27日,锦江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

“我刑事自诉案件还没有审结,按照程序,我还不能提起民事诉讼,所以让妻子提起民事诉讼。”姚飞说。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姚飞向邓颖转达了采访请求,他提供与其微信对话截图显示,邓颖拒绝了采访。

法院判决

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2万元

在审理中,争议的焦点在于,涉案微博账号“骁拥**”和“3U****610613”是否是丁荣所有?

虽然丁荣予对此以否认,但是涉案微博中上传的姚飞和邓颖的照片、其针对姚飞所发微博内容的评论,以及两个微博与姚飞微博的私信对话,内容均涉及到丁荣与姚飞之间的纠纷,甚至两个微博账号对姚飞微博中所提及的“丁荣……”进行的回应,并通过两个微博账号发布微博或私信要求姚飞在微博删除丁荣的照片等,均指向明确。

@3U****610613所发微博内容

因此,法院认为涉案微博“骁拥**”和“3U****610613”所载明的内容可以认定系丁荣所发布,两个微博账号是丁荣的微博账号。

法院认为:

丁荣与姚飞是网友,双方产生纠纷,应当采取合法途径解决,丁荣将两人的纠纷通过微博广为散播,在微博或者评论中用侮辱性语言诽谤邓颖,并且@其他微博用户,对邓颖具有明显的攻击性。且其微博内容触及邓颖个人隐私,显属不当,对邓颖的人格尊严、社会评价均造成较大负面影响,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和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法院判决如下:

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权,十日之内删除新浪微博内容;在涉案微博上向邓颖赔礼道歉,并且在首页置顶位置连续15日发布致歉声明;判决生效十日内向邓颖支付精神抚慰金2万元。

5月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新浪搜索这两个微博,搜索无结果。

虽然法院已经判决,但是时至今日,姚飞也搞不清楚辱骂者和骚扰者的动机在哪。“我只能推测,要不为人,要不为钱?钱我已经报案,估计不敢提;为人,就是把我弄离婚了,她心里好受点。”姚飞说,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拿到自己和家人的隐私照片和资料,唯一的解释,对方利用计算机手段破解了他的QQ空间。他希望借此事告诫网友,不要随便加附近的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因为你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怎样的人。”

丁荣回应

微博账号不是自己所有,要上诉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丁荣,她对骚扰和辱骂姚飞及其妻子邓颖一事予以否认。

“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认,那个微博账号发了那么多他和家人的私信信息,我去哪里弄这些?法院判了我还可以上诉。”丁荣介绍说,2016年3月她与姚飞通过探探成为网友,随后姚飞添加她为微信好友、微博好友。2016年7月,丁荣将其删除,此后两人又添加为好友。当年11月,丁荣彻底删除姚飞。

“我们没有见过面,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网友。”丁荣说,双方第一次见面是2018年11月29日,当时她被警方传唤。

今年5月1日,丁荣的代理律师张运来告诉她,已经收到法院的判决书,目前准备上诉。

“涉案两个微博,到底谁是使用人和注册人,最能证明这个微博主体的是注册信息和登录信息。”张运来说,目前法院是以微博内容推定的方式来确定这起案件的发起者和肇事者是丁荣,但是不能排除其他可能。“现在已经刑事立案,可是警方都还不能确定就是丁荣。丁荣和姚飞没有矛盾,和邓颖也没有矛盾,动机在哪呢?”

张运来说,姚飞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而他认为丁荣也是受害者,姚飞不断在微博上发布丁荣及其家人的信息,目前丁荣告姚飞侵犯名誉权已在陕西咸阳市渭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张运来给红星新闻记者发来一张渭城区人民法院的收费票据佐证自己的说法。

对于丁荣诉姚飞侵犯名誉、隐私、肖像权一案,姚飞称已经接到渭城区人民法院的通知,目前正在办理案件中止审理申请。他表示,“丁荣涉嫌寻衅滋事案和涉嫌诽谤罪两项刑事案件尚未审结,民事案件怎么能开庭呢?程序上不合法。”

红星新闻记者向锦江区公安分局了解姚飞被寻衅滋事一案的进展,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本文转自 红星新闻,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