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嘉楠科技被华尔街指控“三宗罪” 做空报告站得住脚吗?

核心提示:

1、做空报告在Marcus Aurelius Value官网的发布时间为2月20日14时18分(纽约时间),当日嘉楠科技虽跌6.83%,但午后一直处于横盘状态,次日不跌反涨10.15%,做空报告被打脸。至于嘉楠上周累计下跌13.14%,则是在纳斯达克指数周跌10.54%、比特币周跌13.24%(OKEx数据)的背景之下,似乎与做空报告及律所的调查没有关系。

2、雄岸科技未达到美国财务会计准则规定的关联方标准,且1.5亿美元采访只是意向,并非正在执行或已完成的交易,对报告期内经营成果没有影响。所以不用披露。

3、杭州微推的关联交易发生在2016年,而提交给SEC的招股书报告期是2017~2019Q3,所以也不用披露。

4、瑞信退出主承销商、募资金额缩水,嘉楠并非个例。在嘉楠之后一个月,瑞信、花旗也双双辞去了优客工场的美股IPO承销商。在嘉楠前几天,36氪更新后的招股书筹资计划缩水约60%至2415万美元,实际只募到2001万美元,不到嘉楠科技的1/4。

嘉楠科技被华尔街指控“三宗罪” 做空报告站得住脚吗?

嘉楠太“南”了!4年4次闯关资本市场好不容易上市,开盘首日即破发,此后近3个月下跌超50%,2月12日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单日上涨82.73%,一周后就遭华尔街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简称“MAV”)狙击,被指控隐瞒关联交易、客户和经销商问题频发、商业模式无法持续“三宗罪”。

同时,洛杉矶一家律所指控,嘉楠科技(CAN.NASDAQ)违反证券法,正代表投资人进行调查索赔。

记者注意到,上述做空报告在MAV官网的发布时间为2月20日14时18分(纽约时间),而从盘面来看,当日嘉楠科技虽跌6.83%,但午后一直处于横盘状态,次日不跌反涨10.15%,可见市场对做空报告并不买账。至于该股上周累计下跌13.14%,则是在纳斯达克指数周跌10.54%、比特币周跌13.24%的背景之下,似乎与做空报告及律所的调查关系不大。

嘉楠科技相关负责人称,“公司目前对外一律不予回应。”尽管如此,记者调查采访发现,MAV提到的问题并非无懈可击,有些指控理由稍显牵强。

隐瞒关联交易?

MAV在做空报告中指出,嘉楠科技上市前1个月,雄岸科技(1647.HK)宣布与其达成战略伙伴关系,预计2020年从嘉楠科技购买1.5亿美元的设备,而嘉楠科技过去一年全部收入只有1.77亿美元。并称,雄岸科技是嘉楠科技的关联方,因其董事长姚勇杰作为后者的天使投资人,持股9.7%。但在嘉楠科技提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文件中,并未提及。

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第57号公报中,将关联方的认定情形分为8种,其中第4种情形为:企业业主有10%以上股权的投资企业。而姚勇杰间接控制的香港嘉基科技有限公司所持嘉楠科技股份未达到10%,且他并未担任嘉楠科技董高监等职务。

“从已知信息来看,不考虑其余条件,则不构成关联关系。”财经评论员郭施亮说。

而上述1.5亿美元的设备,是雄岸科技“预计”2020年从嘉楠科技采购的,只是合作意向,并非已完成或当时正在执行的交易,显然对嘉楠科技截至2019年9月的招股书财务数据并不构成影响。

MAV还在做空报告中质疑雄岸科技后期的支付能力:“我们认为这笔交易很荒谬,因为雄岸科技的市值仅5000万美元,库存现金1600万美元,远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这么多设备。”

“雄岸买来不一定要自己用,它有可能采购回来再卖出去,或者已经有了意向客户。有些自有资金很小的企业,最后操作量很大的情况都有啊。而且公告说‘不多于’1.5亿美金,这个金额具体执行起来弹性很大。”有知情人士则称,如果雄岸科技只是代理、分销,自然无法通过其当前市值、库存现金来质疑其后期的采购能力。

类似案例此前也有。2018年,众应互联(002464.SZ)子公司彩量科技从浙江亿邦采购价值4亿元的矿机,在出口和物流环节委托厦门亚克讯作为唯一接口人,而后者的注册资本仅108万元。

嘉楠科技也在招股书中提到,“我们不限制或控制我们比特币矿机的最终使用”。

MAV在报告中还提及另一桩关联交易:2016年,杭州微推突然成为嘉楠科技最大的客户之一。虽然嘉楠科技在向深交所提交的文件中披露了杭州微推的关联方性质,但在提交给SEC的文件中并未提及。

嘉楠科技曾于2017年谋求在新三板挂牌,招股书提到,杭州微推系公司联席董事孔剑平所实际控制的公司。2017年3月,嘉楠科技董事、销售业务负责人孙奇锋取代孔剑平成为杭州微推的实控人和法定代表人。

MAV同时指出,杭州微推注册地址与嘉楠科技在同一幢写字楼,仅“一墙之隔”。且杭州微推仅4名员工,成为嘉楠科技的客户前不久,刚将其注册资本从100万元增至5000万元,但在2017年嘉楠科技反向并购失败后,其注册资本又减回到了100万元。

这种情况的确往往伴随虚假交易、虚增收入问题,在A股市场屡见不鲜。2016年,杭州微推系嘉楠科技第三大客户,贡献收入1934.69万元,占比6.12%。不过,公司2017年已与杭州微推没有了业务往来,同样,2015年也与该客户未发生任何交易。

image
(图据嘉楠科技港股招股书)

也即,无法排除嘉楠科技通过杭州微推虚增收入的嫌疑,2016年嘉楠科技谋求借壳鲁亿通(300423.SZ)上市时,也曾有国内媒体就此提出质疑。

尽管如此,因2016年的关联交易并不在嘉楠科技2019年提交给SEC的招股书报告期内,所以MAV隐瞒关联交易的指控显然站不住脚。

“大客户陈建”被指张冠李戴

嘉楠科技新三板招股书显示,自然人陈建是其2016年第一大客户。MAV指出,陈建就是3ico.com的运营者,该网站因涉嫌非法集资已被关闭,但其在报告中的配图却是ICO365的维权图片。

image
(图据MAV做空报告)

对此,陈建军发函称,文中存在不实表述,3ico.com已于多年前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关停,且期间未与项目方产生任何纠纷。3ico.com和ICO365是两家不同的网站,陈建未参与ICO365运营,文章张冠李戴;陈建亦从未购买过嘉楠科技相关矿机产品,文章所述的“最大客户”未向本人核实,导致失实。

退一步来讲,陈建运营3ico.com网站,是2017年“94”之前的事。北京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李刚律师告诉记者,“一般行政法规是不溯及既往的,除非文件有明确规定的。”即便有关部门要追溯陈建的法律责任,这笔账似乎也算不到嘉楠科技头上,因后者只是向其销售矿机(按MAV的说法),与ICO活动是两种不同的行为。

MAV称,嘉楠科技也有“合法”的客户。2017年最大的应收款来自自然人吴钢——币信(Bixin)创始人。然而,币信的比特币矿池自此以后开始关闭。

对此,矿圈垂直媒体吴说区块链相关负责人指出,“币信关的是矿池,并没有关矿场。现在矿池竞争激烈,算力小的很难赢利,他没法做就关了,这很正常”。

MAV还质疑,嘉楠科技的主要客户天津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广东迅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其属于完全不同的行业。

前述知情人士对此解释称,“天津服装那是很早的事了,当时嘉楠科技借用它的进出口资质,向瑞典一家客户出口矿机,前期还是天津服装垫付的货款。”

他同时透露,广东迅通在矿圈一直很活跃,它有客户资源,除了嘉楠科技,也从比特大陆采购矿机,再转手销售,国内不少矿工都是通过广东迅通买的矿机。

此外,MAV提到,嘉楠科技在上市前不久,突然删除了网站上11家分销商中的8家,并未说明原因。

前述知情人士对此分析称,照理来说,因涉及商业竞争,嘉楠科技不会把客户名单完整地披露在网站上。此前官网披露的可能只是设备维修等售后服务机构,可能部分售后服务机构存在乱收费等问题,引发客户投诉风险,所以公司停止合作了,网站改版时就集中清理更新了。

上述猜测的真实性未得到证实。但可以明确的是,过去几年,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算力“军备竞赛”日趋激烈,矿机快速迭代,一批又一批的小矿场、个人矿工被淘汰出局,所谓“币圈一日人间十年”。从而导致矿机厂商的客户频繁更替,这从嘉楠科技披露的历年前五大客户名单也可以得到印证,比如其2015年的前五大客户,在2016年只有天津服装一家上榜。

瑞信退出承销商并非个案

嘉楠科技上市前夕,身为主承销商的瑞信突然退出。此外,嘉楠科技IPO计划募资金额从最初的4亿美元,缩水为1亿美元,最终只募得9000万美元。这也是MAV做空报告的质疑点。

“瑞信没有完成承销任务,没有募到资金,不退出还留着干嘛。”前述知情人士称。当时也有媒体报道,瑞信退出原因主要系募资不顺,无法获得收益。

记者注意到,就在退出嘉楠科技主承销商1个月后,瑞信、花旗也双双辞去了优客工场的美股IPO承销商,因与公司就估值预期存在分歧。

至于IPO募资缩水,此前有媒体分析,主要是嘉楠科技主营业务和比特币价格强关联,去年国内政策收紧、币价下跌,加剧了矿机价格的调整,对应其估值与募资预期也跟着缩水。

实际上,嘉楠科技募资金额缩水并非个案。就在其更新招股书前几天,去年11月8日,36氪(KRKR.NASDQ)向SEC提交了更新后的招股书,至多筹资2415万美元,较此前筹资计划缩水约60%,不到嘉楠科技的1/4。

MAV的另一个质疑是,嘉楠科技所有型号的矿机都无法盈利;与比特大陆、神马矿机相比,其产品缺乏竞争力。

“这是不真实的,嘉楠的多款矿机具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不过,从最关键的能效比与回本周期两个数据来看,比特大陆蚂蚁几个型号的矿机确实占优,根据挖币网数据,比特大陆最新推出的S19在算力、能效比上数据最佳,S9K在回本周期上数据最佳。”前述矿圈媒体人士说。

另一家矿机厂商相关负责人则认为,盈利有很多方式,能效比不是唯一指标,还要看性价比,不同厂家有不同的客户群体。“嘉楠的7nm矿机市场策略失败了,改成了12nm、8nm的,现在市场效果还不好评估。”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