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群深谙人性、疯狂向“韭菜们”贩卖梦想的人,真是雪崩来临时,那一片无辜的雪花吗?

李笑来打了自己的脸。

距离他宣布转行刚过了64天(详见《李笑来宣布离开币圈,不再为各种项目站台》),这位币圈首富扭头就吃了回头草,成为雄岸科技的执行董事与联席CEO。

他可以当自己什么都没说过,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雄安科技的前身为雄岸基金,专注区块链投资。此前由于币圈狂人陈伟星咬着不放,李笑来在今年7月辞去了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的职务。

这种与币圈划清界限的决然在一周前到达顶峰:11月25日,他在微博上作出论断:币圈可以散了。只是转眼,自己就要“适时在境外发起新的数字资产基金和数字货币基金”了。

窥一斑而知全豹。过去一年,区块链明星、教父们大多在食言和打脸中起伏。

年初还喊着要all in区块链的投资人徐小平,现在已经删光了所有相关微博。和他一样“逃离”的还有薛蛮子,后者今年上头条的方式是一口气买下京都一条街,而不是一口气投资十几个区块链项目。

这样的摇摆不少,毕竟在真金白银面前,脸面能值几个钱?

即将过去的一年,区块链就像在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上打开的一道结界。用薛蛮子的话说,这可是真正翻了桌子、胡撸了桌子上所有麻将牌的大事。

各种“人性信仰者”、失意创业者、“薛定谔的骗子”竞相登场,怀揣《区块链世界简明生存指南》的群众在台下振臂欢呼。

韭菜庄家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荒诞。

区块链:闹剧与泡沫

元春入室更衣,复出上舆进园,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影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景象,富贵风流!贾妃在轿内看了此园内外光景,因点头叹道:“太奢华过费了!”

——《红楼梦》(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红楼梦》中,元妃省亲是贾府最后的烈火烹油,区块链明星玩家的新年开头亦是如此。

当罗永浩吭哧吭哧地造手机、在实业的坑里焦头烂额之时,他的新东方前同事们正在区块链世界享受着鲜花着锦之盛——

1月9日,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一个500人的大群里高呼: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号召创业者们all in区块链,要立即动员全体高管和员工,学习如何拥抱这场革命。

原新东方最受欢迎老师李笑来,则一跃成为币圈“教父”。

2009年,“中本聪”写下了比特币第一个创世区块,总量限定为2100万个。两年后,李笑来搞明白区块链技术,用新东方股票账户上的钱,一口气买下了2100个比特币,每枚市价不足10美元。此后继续加仓到6位数。

李笑来应该是信奉“与时间做朋友”的。当2018年比特币冲破一万美元,币圈“首富”诞生了。

相比之下,晚入局的人,兴致更为浓烈。

大年初三,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大喊着“我们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的风险”高调进圈。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美图累计亏损7.11亿港元,蔡文胜的“护盘”措施仍无法遏制一泻千里的股价,“拥抱泡沫”或许还能找到下一个上升通道。

与蔡文胜相似,快的创始人陈伟星也以投资人身份重新进入公众视野。快的和滴滴合并后,陈伟星被迫出局。

有钱有闲的他,在2017年集中投资了一批区块链项目,其中不乏币安、火币、量子链等多个知名项目,一时间名利双收。

和蔡文胜一起被曝光的还有“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

这个号称“1万亿市值社群”的微信群中,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以及看起来和区块链毫无关联的高晓松、于正、佟丽娅等文艺界名人。其中当属佟丽娅最“懂事”,进群就发了8000元红包来拜码头。

区块链成为很多人创业的新方向。

就在徐小平振臂高呼的1月,一名年轻的中国码农登上了最新一期《福布斯》杂志封面。他叫赵长鹏,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从码农到个人财富总额达20亿美元的富豪,赵长鹏只用了大约180天。

从烈火烹油到荒诞闹剧,5张图看懂2018年币圈-汇眼财经

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的赵长鹏

年初,比特币的价格仍然维持在1万美元以上。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抛售60亿枚波场币,成功套现近20亿人民币,成为币圈90后新贵。这样一夜暴富的例子不在少数。

造富神话之下,春天仿佛来了。

上海、北京、深圳的区块链大会一场接一场地开;深圳华强北的电子街上,一台出货价3万多元的比特币矿机白卡B,被炒到了13万元;各种乱七八糟的虚拟币多达1000多种,有些名字充满戏虐——草泥马币、马勒戈币(MLGB)。

泥沙俱下,荒诞接连上演。(参见《区块链能治不孕不育?起底“传销之父”俞凌雄及其数万拥趸组成的“智商洼地”》)

4月,在澳门举办的“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迎来了大妈群体,她们披着色彩鲜艳的丝巾,站在巨大的宣传牌前合影。这一画面似曾相识——5年前,华尔街精英做空黄金,中国大妈挤进金店,创下10天消费100亿的惊人数字。

从烈火烹油到荒诞闹剧,5张图看懂2018年币圈-汇眼财经

不过名利场向来是非多,和繁华相配的还有骂战和攻讦。

率先开炮的是“耿直boy”陈伟星。在怼过百合网慕岩、钛媒体赵何娟等人后,他又怼起投资人朱啸虎,指责其排斥新事物,是压根不想好好学习的“古典互联网派”。

从这个群里流传出的“古典互联网概念”让美团的王慧文感叹道,区块链撕裂了中国互联网,将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从巨头与创业公司的矛盾转变成古典互联网与区块链之间的矛盾。

陈伟星还觉得不过瘾,又杠上李笑来。两人的关系本来没那么僵,4月初,陈伟星的生日宴还邀请了李笑来,事后看,那是他们最后一次把酒言欢。

几天后,李笑来牵头成立雄岸基金,陈伟星与他反目。他爆出的猛料包括所谓比特币“首富”其实还欠3万个比特币且涉赌,并在朋友圈中放言:“所谓币圈大佬,请早点擦干净屁股,哪天资产全部上链,你根本不可隐藏。”

这一次,“东北狠人”李笑来没准备应战。沉默是他的武器。

李笑来的老友“和菜头”曾讲的一个故事:在一次车祸中,对方骂骂咧咧半个小时,李笑来却一直关着车窗一言不发。等到对方情绪快崩溃了,李笑来才缓慢摇下车窗,放出狠话,“兄弟,你只有这一次机会,想好了再他妈跟我说。滚!”

对方落荒而逃,但陈伟星不是路人甲,由沉默引发的恐惧在他这里失效了。

由此两人杠上了。在陈伟星发布“打车链”的前两天,李笑来参与的雄岸基金宣布投资了“车享链”。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名人互撕之外,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币圈频频上演。

在一场名为“2018年博鳌亚洲区块链论坛”的会场上,特型演员许国祥被请到会场,一句“我以毛泽东的名义感谢你们”被迅速刷屏。

从烈火烹油到荒诞闹剧,5张图看懂2018年币圈-汇眼财经

2018年博鳌亚洲区块链论坛上的许国祥

事情闹大后,合作机构和赞助商们忙着撇清关系,慌张地在现场抠掉LOGO,抠不掉的就一撕了事,徒留一地鸡毛。

区块链一种癫狂的闹剧形式,向外诠释着何为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