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数字货币

上线26天估值1.5亿,如今批量死亡,区块链媒体梦碎

和其他行业相比,区块链媒体的行业周期要短的多,半年时间就从遍地捡钱到批量死亡。回顾过去,很多人对这个行业的印象都惊人的一致:从业者鱼龙混杂,职业操守堪忧。90%以上区块链媒体被认为是骗子。它们批量被淘汰后,这个行业还有春天吗?

从烈火烹油到大范围的裁员、倒闭,转型,区块链媒体在短短几个月内完整的经历了一个周期。大部分玩家已经退场,少部分人还在艰难坚持,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挺过这个冬天,但行业回暖到底还会不会来?谁也说不准。

烈火烹油:火星财经上线26天估值1.5亿

在2018年的头几个月,资本对区块链媒体的投资呈现疯狂的状态,“随便一个四大门户的频道主编出来都能随随便便拿到上千万的融资”,一位区块链自媒体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火星财经上线26天估值1.5亿,深链财经创办7天融资1000万,资本的疯狂令人咋舌。

那时候,区块链媒体们仿佛是活在天堂一般的梦境里,到处都是钱,几乎每天都有媒体融资的消息传出。有时候一天有好几家区块链媒体宣布获得融资。今年3月2日这一天,就有巴比特、金钱报、区块之家、金色财经多家媒体宣布完成了数百万数千万融资。

数据显示,仅仅在2018年上半年里,区块链媒体便获得了大约11.39亿元的融资额度。顺为资本、策源创投、洪泰基金、英诺天使等等市场知名机构纷纷加入战局。在金主的支持下,区块链媒体的好日子来了。

上线26天估值1.5亿,如今批量死亡,区块链媒体梦碎

鱼龙混杂:骗子、传销者、投机者充斥

资本推动区块链媒体繁荣的同时,也催生了虚妄。

姚洋在创办区块链媒体前是一家传统垂直媒体的高管。创业后他很快发现,这个行业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创业者大部分都是90后,“90后特别多,80后很少,除了头部的大咖,70后基本没有。”

而且这个行业比他想象的还要浮躁和混乱。它像一个巨型磁铁一样吸引了骗子、传销者、投机者的加入,传统媒体人反而被稀释在大潮里,“做营销、做传销、做微商,90%-95%的从业者都是乱七八糟的人。”

姚洋很快意识到,这是个没有规则的行业,“传统的媒体或者新媒体,至少大家都是媒体出身,大家做报道还比较客观。”姚洋说。但是区块链媒体没有了门槛,真正想做事情的人被淹没在行业喧嚣里,没有几家媒体能实事求是、保持客观。“大部分所谓的区块链媒体,只是利用媒体引导舆论、去帮交易所站台、鼓吹项目、做投机的事情,导致这个行业被做烂了。”

姚洋认为,所以后来区块链行业里一提到媒体,大家都觉得是帮忙吹嘘的,完全背离媒体的本质。

虽然新闻里说很多传统媒体人都去干区块链媒体了,但实际上,传统媒体人创办区块链媒体在整个行业里面还是少数派。

“你去看下XX财经(某头部区块链媒体)编辑都是什么学历,包括李笑来投资的几个媒体。”从今年年初到现在,李见换了三家公司,title也变了三次,他先是一家传统媒体的记者,然后变成一家区块链媒体的记者,现在是一家币圈交易所的公关(PR)。李见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学历歧视的人,但他表示,如果头部的媒体从业者全部都是这种背景,多少能说明一些问题。

见惯了从业者的底色,李见逐渐对这个圈子失望了。有一次,李见在一个媒体群里遇到了一个说话“不明觉厉”的人,他感觉这个人“不是大佬就是传销高手”。和对方从下午一点聊到五点后,倍感相见恨晚,李见准备立刻买机票去和对方面谈。没想到对方的地址竟然是在一个职业技术学院;李见原以为对方是该学院的教师,结果对方说自己是该校机械专业的大一学生。“这不是个别现象,圈子里很多这样的人。”李见说。

区块链媒体高薪招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说好的传统媒体人转型呢?

在这个行业里待了一段时间后,李见很快意识到,传统的媒体精英和很多一夜暴富的区块链媒体创业者不是一个频道上的人。”假设我是一个高中文化的暴发户,你是一个月挣一万的记者,现在我给你一万五来跟我干,你可能很乐意,但一交流就会发现,我就是一个大老粗和传销分子,你会因为多挣五千块钱跟我干么?”

从业者:“区块链媒体99%都是骗子”

李见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个面试场景:两个从985高校毕业的大学生到一家区块链公司面试,企业主是一个1993年出生的土豪,场面一度极其尴尬,“这边在聊行业未来,那边满嘴谈怎么骗钱”。

“先下个结论,区块链媒体99%都是骗子”,李见坚持认为,这个结论不武断,他本来想说100%,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口下留情。

关于区块链媒体的商业模式,姚洋总结下来分为四种:

第一种还是传统媒体的玩法,靠广告、活动赞助赚钱;

第二种是做内容付费模式,收会员费;

第三种是纯炒币的媒体,利用QQ群、社群带头炒币;

第四种是以媒体为幌子帮交易所或者钱包公司做产品做推广。

而李见则认为,区块链媒体只有明暗两种赚钱模式,实际上是明暗交织。很多区块链媒体都有资质分析、项目评级的业务,但是这个领域充满猫腻。“就一个白皮书几张纸你怎么评?大家都心知肚明,实际上就是你给十几万,我找个人随便写几篇文章评一下就算了。”李见说,大家都心照不宣,“我知道你在骗,你也知道我在骗,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在骗。”

办会也是区块链媒体谋求暴利的方式。李见提到,办峰会赚钱的方式五花八门——卖展位、卖专家演讲、卖新闻稿。一个展位十五万,一个教授出场费几十万,一张合影五万,这都是李见亲身经历的事情。

刨除了各种成本,办一场峰会带来的收入是惊人的,纯利润经常可高达数百万。李见曾经亲手操办过一次在国外举办的区块链峰会,一场活动就赚了600万。“一个自媒体不到10个人,筹划2个月,赚了600万,这是什么概念?很多10个人的公司恐怕一年的流水都没有600万。”

在这个行业里,有影响力的头部自媒体很容易将流量变现,快讯、文章都能卖的出去。今年初,业内有传闻说一篇软文报价高达10万元。李见觉得这并不夸张,他点名说某区块链媒体不是一篇文章十万元,而是一条快讯就卖十万。更有豪放一点的项目方,嫌按篇付费麻烦,一次性付50万包年,“只要求以后有事帮忙随便发一下就行。”

不知名的小媒体也能活得很滋润,它们的生财之道就是写“黑稿“:写一篇质疑项目的文章发布在一个不知名的公众号上,就有人主动上门来协商删稿。“当然大家都是斯文人,不会直接说给钱删稿这么Low的事情。先是感谢对方对自己的监督,为了表示感谢,项目方表示会出一笔‘监督基金’,首期10万块,稿子删掉之后再给10万。算下来一篇文章就有20万收益。

项目方花这么多钱买一篇稿子不心疼么?相比一个项目上亿的利润,李见认为,项目方根本不在乎花几十万“搞定“媒体。

而钱赚的太容易,区块链媒体就变得越来越浮躁,巅峰时期,国内有上千家区块链媒体。认真写报道的媒体没有几家,葛葛也慢慢发现,老板走着走着初心就变了,“最开始我们都是记者,后来就开始干商务、活动执行之类的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