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传统的互联网圈、创投圈、媒体圈,在这轮币圈的疯狂泡沫中,产生了情怀和世界认知的集体沦陷。

扪心自问,热热闹闹的币圈,人来人往,一大群人到底在做什么,恐怕自己都不清楚。

制造概念,幻想网络乌托邦,群情奋起鼓吹去中心化,上交易所、发币、割韭菜、市值管理,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皇帝新衣。

这一次,我们又得以亲眼所见,币圈的疯狂与贪婪,以及泡沫褪去后的萧瑟。

韭菜走了,大佬跑了,币圈凉了?-汇眼财经

(一)

历史是一堆灰烬,但灰烬深处有余温。

类似币圈这样的过往场景,并不遥远,也不鲜见。想当年,股权众筹号称要颠覆VC风投,人人享受股权的红利;互联网金融P2P号称要打趴银行,让普惠金融的阳光照进老百姓的家里;共享经济号称要改变世界,连厨房厨师和路由器都可以滴滴共享一下;新三板一万家扩容号称要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火了一帮律师和会计事务所。现在,无一例外都成了满地的鸡毛。

隔壁家的老赵,当年参与股权众筹的一票项目,十个黄了九个,还有一个进了占股万分之一的股东名册,恐怕永远都等不到去纳斯达克上市退出的那一天;

隔壁家的老钱,当年分散投资到几十个互联网P2P公司,国资背景的、上市系背景的、银行出身背景的、VC风投背景的,现在每天忙着去几十家P2P公司维权;

隔壁家的老孙,当年把路由器、厨房、汽车都要拿出去共享,眼看着所有自己的物品,都可以拿出去共享赚收益了。现在,路由器被套路成理财,天天维权中;

隔壁家的老李,好不容易做了一家三板上市公司,花了几百万的费用上市了,还招呼着一帮同学来购买股份。现在,老同学们的钱都在三板里了,四年过去了股价还跌着,想卖也卖不出来。

当年是何年,不过是2013年到2017年而已。时光宛若昨日,历历在目。韭菜割过了四五波,在互联网、技术和金融的浪潮中,新项目、新韭菜蓬勃生长,生机勃勃。

(二)

币圈的韭菜,味道格外好。

跟随着时光的机器,我们终于迎来了崭新的概念:区块链,去中心化。这是技术时代最好的乌托邦,屌丝的时代欢迎去除中心化,强化人人平等和信任。一夜之间,仿佛迎来了人类社会的公平。

有人说,这是技术时代,给予屌丝们最大的红利。韭菜们欣喜若狂。

韭菜的信仰,究竟与技术的创新有什么关系,已经是最明显不过的事情了。财富盛宴与技术红利,从来不会属于最广泛的大众,这是基本的社会规律。

如果民众疯狂涌入一种新的带有金融属性的产品,它也只可能与金融有关,本质与技术无关。开设数字货币交易所,发币、上币、做市值管理、拉盘出货,只不过是精英金融在草根金融的一种重演。唯一的区别,前者是国家治理、持牌经营;后者是踩着擦边球的边缘,带着技术创新的光环,在混沌中左冲右突。

币圈这一年来的疯狂,最大的价值不是区块链和去中心化得到了怎样的应用,而是在形形色色的你来我往中,再次照射出了人性的欲望在财富面前,究竟有着怎样的喧嚣和丑陋。

技术时代的韭菜,跟草根金融时代的韭菜,不是一个味道。币圈的韭菜,相比以前传销、洗脑、诈骗、资金盘而言,素质整整高出几个档次。这一波的韭菜,先知先觉进场的是四处寻找机会的码农、错过房产暴涨的城市失落小资阶级、持有闲余资金的老板、主管们。

(三)

传统的互联网圈、创投圈、媒体圈,在这轮币圈的疯狂泡沫中,产生了情怀和世界认知的集体沦陷。

币圈的核心圈层,很多人明明沦陷得很深沉,却总是要说服自己和别人,是在改变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的“古典”创投圈,还是一个令人尊重的圈子。

其实,不外乎脑子里那个上涨10倍、100倍的投机在作怪而已。每个精英参与者,都不过是希望天上掉下馅饼,让自己赶上郁金香泡沫的前半程。

大部分的VC风投,发掘新概念的文化人、知识人、出版人,传统的互联网从业者,一大波赶在路上的学生,还有草根金融出身的内盘交易所、会员单位们,夹杂着数不清的传销资金盘,都在浩浩荡荡地加入到这场所谓的区块链革命中。

币圈面前,人人平等。VC创投机构的遮羞布被赤裸地撕下,儒雅和专业扫地,只闻见贪婪和焦虑。

历史上很少见过,大妈和VC机构同台竞技,海龟精英和草根屌丝共同描绘未来大同世界的场景。若干年后,我们肯定会很怀念这罕见的一幕:共襄盛举,共割韭菜。

币圈是一部真实版的人性现形记。置身其中的人,并不以为然。圈外之人,种种怪诞,你我都是哑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