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6月7日下午14:00,XMX(XMax)正式上线火币HADAX,上线一小时后暴涨84.21%,半小时交易量超过7000万,最高达到30元。到达30元顶峰价格后,XMX迅速开始瀑布,晚上8点直接跌到2分,6小时候之内暴跌1500倍。

玉红一到店,所有炒币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玉红,你的XMX又要归零了!”

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90万个XMX。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割人家韭菜了!”

玉红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割韭菜,连媒体都不放过。”

玉红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ICO不能算割……割韭菜!……接盘侠的事,能算割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价值投资是傻B”,什么“我们是做事的团队”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币圈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鲁讯《孔玉红》

曾经币圈有两大不为发币而做区块链的英雄,一个是三点钟创始人玉红,一个是快的打车创办者陈伟星;一个直呼“搞区块链要发币是误区,很多人跑偏了”一个大喊“一些币圈大佬割韭菜手段太恶心了”,然而……

英雄终归难过发币关。

XMX、打车链,一个打出“全球第一公链”的口号,一个贴上“诺贝尔奖级的伟大社会实验”标签,一个已经闪亮登上,一个依旧待嫁闺阁。

玉红:发币,打死我也不会发币,就算它再怎么赚钱,再怎么盈利,什么叫信仰,做区块链的怎么能天天谈炒币,多俗!……新鲜韭菜真香。

陈伟星: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幸好上了XMX这班车,还是熟悉的韭菜香。

XMX不是归零,只是没有底限而已

聊聊传说中“地表最强”的XMX。

6月7日下午14:00,XMX(XMax)正式上线火币HADAX,上线一小时后暴涨84.21%,半小时交易量超过7000万,最高达到30元。

到达30元顶峰价格后,XMX迅速开始瀑布,晚上8点直接跌到2分,6小时候之内暴跌1500倍

从30元到2分钱, 6小时暴跌1500倍,当你觉得到底了的时候,XMX再下一城,直接跌到7厘,再用65%的跌幅刷新你的认知极限。

XMX 0.007元能叫归零?不要跟一个分不清300和3000的人聊数学问题-汇眼财经

当你讥讽XMX归零时,玉红再用严谨的数学原理(数小数点位)告诉你:说归零的人太无知,我们是没有底线的!

是啊,7厘,0.007元嘛,离归零还早得很,中间还隔了0.000X、0.0000X、0.00000X……总之还有正无穷大的距离。

看来玉红真是数学牛人啊,难怪可以连300亿、3000亿都分不清。

此前据媒体报道,XMX的白皮书错漏百出,第二版白皮书的投资人与顾问部分,投资人陈伟星的介绍部分“快的”写成了“快滴”。此外,投资人林奇出现了两次,两次的介绍内容还不一样。

XMX 0.007元能叫归零?不要跟一个分不清300和3000的人聊数学问题-汇眼财经
XMX 0.007元能叫归零?不要跟一个分不清300和3000的人聊数学问题-汇眼财经

第三版的白皮书倒是把这一错误改过来了,可惜又出现了新的错误,中文白皮书和英文白皮书的Token总发行量竟然差了一个数量级。中文白皮书说发行300亿Token,英文白皮书上写的却是3000亿。

XMX 0.007元能叫归零?不要跟一个分不清300和3000的人聊数学问题-汇眼财经

经过昨日短时间的拉升后,今日HADAX显示XMX的价格又回跌到了9厘左右,跌幅高达12%。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3U财经调查,大量XMX被转账到同一个账户上。而在HADAX的交易记录上可以看到,大量的交易是由机器人在不停地刷单。

这是有人抄底XMX?

还是XMX团队的接盘?

或者说又是新的割韭菜的前奏?

网传有大佬投150万变1000块

XMX,一个集“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统、公链、多条功能性侧链、泛娱乐为大方向、游戏引擎”于一身的明星级项目;一个有着全球社群联盟为依托的大佬级项目;一个以病毒式扩散的方式,短时间内疯狂集结了数百个微信群,被多个投资机构直接送进火币上线的史上最强项目。

自诞生以来,EOS被它狂踩,机器共识被它碾压,宝二爷被它两次踢出,然而它确实是上半年最“明星级项目”,币圈名人纷纷加入,12个小时99个社群,甚至还有娱乐明星为它摇旗吶威。

试问2018年的币圈发行项目,谁能与之一战?

然而XMX开盘至今近两个月时间以来,其价格走势便一直处于下跌状态,这个由Achain基金会、DFund及了得资本等国内知名区块链投资机构背书的项目,结果却是……

“从未涨过的XMX,开盘两月跌到现在。有大佬投了150万现在剩1000块。”

6月7日,XMX上线HADAX及 Hotbit后,一直处于下跌状态。上线当日曾短暂暴涨至25元,下午跌至2元,当晚进一步暴跌至2分,曾在一天内创下1500倍价格跌差的记录。

7月中旬,XMX价格在0.01元徘徊了一周左右时间,玉红曾在社群内号召大家“一起出主意,不拉盘体现XMX价值”。

7月31日凌晨,XMX成交量突然增至一个月以来的最高点,但XMX价格却从0.01元跌至0.007元,创下了自上线交易以来的价格新低。

此前,玉红为XMX站台营销时,陈伟星也被爆为XMX的投资人。后来,陈在一些区块链社群中回应称,XMX属于帮朋友忙式的“盲投”。

玉红:“我们是做事(作死)的团队”

这次,XMX“被归零”后,陈伟星在某微信群中称,“半夜三点有人来砸盘,玉红没人管,然后找媒体发新闻,把我名字写进去。”

此前,在XMX陷入信任危机时,玉红本人如是说的:“今天多少倍对团队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请社群成员一起关注1年后的XMX社群生态是什么样子,3年以后是什么样子,10年后是什么样子。团队不能被价格绑架,社群也不能。我们是做事的团队!”

真是佩服玉红的心胸啊,不仅心大,脸更大。据说闻名遐迩的三点钟无眠群已经成了睡眠群,再无人谈技术和理想。

对于构建分散式泛娱乐生态系统的XMX,此前曾有多家评级机构从立项点、团队和技术支撑等几个维度对其进行评级,结果多数为“危险等级”。不仅如此,XMX还曾先后被李笑来等人公开斥为“空气币”

赵东创立的DFund是XMX的机构投资方之一。而在今年7月中旬,赵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XMX当前仍属于空气阶段,“风险目前太高,不建议大家冒然投资,不怕拆台,有一说一,我们做的不靠谱的时候,就得老老实实接受批评,承认错误 。”

昨日下午6点,XMX创始人成也在某区块链交流群内表示,“如果XMX变成0,找我退币,你们可以截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