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数字货币

从杭州到贵阳,再到青岛,二三线城市的区块链焦虑和地方政府的纸短情长

对地方政府而言,区块链就像是一座美丽的围城,风风火火地赶进来,然后四顾茫然,不知所措。

最近,杭州市政府和李笑来联合成立了百亿规模的区块链基金,将地方政府在区块链行业的角色定位问题,抛到了台前。

一面是金融监管机构对区块链代币的强监管,另一面是地方政府唯恐错过区块链技术带来的产业升级机会。

杭州和李笑来的结合,让人觉得迷茫的同时,最多的疑问是:李笑来安全了吗?

这些纷扰的幕后,其实是各级政府对于区块链的“焦虑”——区块链焦虑已经从投资者、普通人,传递给了政府。

不少省市纷纷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举措,希望成为“区块链之都”。在他们看来,谁拿下了这块高地,谁也许就能迎来发展的春天,在激烈的省市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

相比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对区块链更为着急。

从杭州到贵阳,再到青岛,二三线城市的区块链焦虑和地方政府的纸短情长

1

争夺“区块链之都”

杭州:冒险招安“敏感”人物李笑来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共有贵州、浙江、江苏、广东、山东、福建、江西、内蒙古、重庆、成都、新疆等个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就区块链发布了指导意见,多个省份甚至将区块链列入全省“十三五”战略发展规划之中。

“如果说中国有一个区块链中心,那这个中心只能是杭州。”当初说“建立区块链产业园是笑话”的李笑来站在杭州区块链产业园的成立仪式上,低调而又虔诚。

这背后折射出的绝不仅是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打脸和服软,更多的是杭州市为了把握机遇、抢占区块链高地而进行的又一次尝试——不惜将处于风口浪尖的“敏感”人物李笑来纳入麾下。

事实上,在区块链上,杭州一直卯足了劲。

2016年1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夏宝龙参加海归学子创新创业座谈会时就指出,希望浙江成为全国区块链技术开发应用高地。

2017年4月,杭州市政府联合主办了2017全球区块链金融峰会,这也是国内第一次由政府主办的区块链峰会。

2018年初,区块链被写入杭州市政府工作报告。

4月初,由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的“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更是彰显了杭州在区块链领域的大手笔。

贵州:将区块链与茅台相提并论

但高调的杭州并不是最早的掌旗人。在杭州还未成为媒体眼中的“区块链中心”时,就有媒体打出了“以后提起贵州的象征,除了茅台就是区块链”这样的标题。

巧合的是,当时贵州的主政者,就是从浙江过去的。

在所有入局区块链的省市中,贵阳算是反应最快、动作最迅速的城市。速度快到什么程呢?

早在2016年工信部发布《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之后,贵阳市政府就随即发布了《贵阳区块链发展和应用》白皮书,把“区块链技术”列为贵州未来的发展战略。

2017年2月,贵阳市市长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将区块链技术与政府数据共享开放、大数据安全一起视为贵阳市未来五年抢占大数据发展制高点的三个重点突出方向之一。在此之前,几乎没有地方政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区块链。

2017年5月,贵阳高新区发布了“区块链十条”,对在该区内从事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发展的企业,给予最高一次性500万元的奖励。而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发布“区块链十条”却比贵阳晚了7个月。

据万链财经此前报道,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贵阳市长陈晏介绍,贵阳在区块链、人工智能、数据库等方面取得突破,发布了《贵阳区块链发展和应用》白皮书,建成了区块链测试平台、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布比实验室等一批创新平台。贵阳第一批区块链应用的三大领域12个应用场景包括:

政用领域的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数据铁笼监管、互联网金融监管;

民用领域的精准扶贫、个人数据服务中心、个人医疗健康数据、智慧出行;

商用领域的票据、小微企业信用认证、数据交易与数据资产流通、供应链管理与供应链金融、货运物流。

山东:青岛要建“全球区块链中心”

紧次于贵州和杭州,山东也积极布局区块链产业,负责牵头的是山东的经济重镇青岛。

2017年6月,青岛市市北区发布了加快区块链产业发展实施意见,同时提出要建设立足青岛、面向全国的区块链产业高地、区块链+创新应用基地——“链湾”。

短短3个月后,青岛就迅速发布了“链湾”白皮书,计划成立全球区块链中心,建设青岛“全球区块链+”创新应用基地。

青岛也成为继工信部、贵阳之外,第二个发布区块链白皮书的城市。

此外,在区块链产业园方面,已经建成或宣布要建的城市还有上海、重庆、南昌、广州、新疆伊宁。

2

二三线城市的焦虑与逆袭

杭州:剑指北上广的最后一公里?

“二线城市的身段,一线城市的存在感。”有人这样形容杭州。

通过区块链领域的一系列动作,不难看出,杭州有意为自己城市名片上打上“区块链”标签。毕竟其在产业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尝到了甜头,更何况杭州还有着良好的内外部环境。

据链塔智库数据统计,全国区块链企业分布,北上广三地的区块链企业数量分别位居全国前三,浙江和贵州位居第四名和第五名,可以说摆在杭州面前只有北上广这三座一线城市。

从内部来看,杭州拥有区块链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全球排名第二和第三名的比特币矿机生产商都坐落在杭州,阿里巴巴拥有全球最多的区块链专利……

从外部来看,北京和上海虽被公认为是区块链领域的排头兵,但二者并未就区块链发展推出专项的政策文件。毕竟一个作为首都,一个作为金融中心,一举一动都有着某种“风向标”意义,备受全国关注,采取谨慎保守的态度也可以理解。

所以,对于杭州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剑指北上广的机会。

贵州:大数据之后的又一次逆袭

在杭州大动作频频抢占媒体头条之前,谁能想到贵阳这个三线城市能被媒体的镁光灯照射,并冠之以“区块链之都”的美誉?

事实上,于贵阳而言,区块链和大数据一样,是贵阳作为三线城市当中较弱的一员,寻找弯道超车的又一次尝试。

贵阳破除发展难题的第一个行动是发展大数据产业。

先天的地理和资源优势加之政策的大力扶持,使得贵阳通过短短的三四年就成为了“中国数谷”。数据显示,2016年贵阳的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达到1302亿元,大数据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650亿元。

因此,对于已经吃到大数据红利的贵阳来说,在区块链领域抢先发力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区块链这样一个蓝海,想象空间不比大数据小。

目前贵阳的区块链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全国都已经关注到了这座城市。从存在感和影响力来说,贵阳已经赢了其他城市一大步。

山东:“不是落后,是梦想不够”

和贵州一样,山东同样面临着发展的困境。

今年2月22日,正月初七上班第一天,山东省委省政府召开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大会上放出“狠话”,历数了山东经济发展的种种短板,包括改革开放意识不强、科技创新力滞后、区域优势减弱等。

提及山东,除了孔孟之乡的招牌,另外一个印象恐怕就是穷。即使是发展最好的青岛,其实也是问题百出,被当地人自嘲是“镶着金边的抹布”。

但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山东的GDP就一直位列全国前三的位置,远超江浙。之所以给外界一种穷的印象,一方面在于人口多,浙江只有5000多万人口,山东人口近1亿。

另一方面山东产业单一,创新能力不足。农业和重工业占据主导位置,互联网等第三产业发展滞后,可以说一直在吃耕地和劳动力的老本儿。如果说上海是错过了互联网,那么山东可以说是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绝缘。

有一个有趣的例子说,在网约车火爆的时候,滴滴进入山东某个市时,遭到当地出租车公司的强烈抵制,导致目前该地还没有滴滴。

尤其是近两年,看衰山东经济似乎已然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对于其会不会沦落为下一个东北的讨论更是热度不减。

3月4日,万链财经小编看到一篇文章:《从广东到山东,我们不是落后,是梦想不够》(作者:姜明星)。文章从资源、人口、基础设施建设、物价水平、龙头企业、新旧动能转换、地方政府战略规划、文体产业、人们的思想意识、地理环境、GDP数据等方方面面将山东与几个兄弟省份作了纵横对比。文章最后指出:今天的山东,安于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现有成果,已经没有了张瑞敏当年那种一柄大锤砸掉76台问题冰箱的荡气回肠;今天的山东,想得太多,务得太虚,学得太死,做得太僵,步步想着后路,处处留着台阶。

如今,区块链的出现,或许为山东打开了一扇窗,曾经的“上青天”(上海、青岛、天津)中的青岛能否破除发展困境,重回原来历史地位我们不得而知,但区块链也许是个机会,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

3

入局后的迷茫

总之,如果说区块链是让一群在互联网时代失意者找到了弯道超车的机会,那么,如今在一些地方政府的眼中,区块链也成了他们扳回一局的一个机遇。

所谓“链圈一日,人间一年。”区块链的速度和巨大的财富效应让焦虑的投资者和创业者疯狂涌入,对他们而言“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不论如何抢占先机总不会错。对很多入局区块链的地方政府来说,也是如此。

但入局之后呢?

梳理各个省市的区块链政策和具体措施,可以发现基本上大同小异:建立产业园、创新基地等平台吸引企业和人才,设立奖励措施对区块链企业给予资金补贴或税收减免,成立区块链研究中心促进产学研相结合……

在区块链领域走在前列的杭州政府为了打造“中国区块链中心”,甚至成立了和“雄安”谐音的百亿级别的“雄岸基金”。但这个基金却交由颇具争议的李笑来等人管理,这一吸睛的“大手笔”遭到网友的质疑,这究竟是政府背书还是个人行为?

不可否认,区块链是一个机会。但具体怎样把握这个机会,很多创业者搞不明白,地方政府也没弄清楚。

对地方政府而言,区块链就像是一座美丽的围城,风风火火地赶进来,然后四顾茫然,不知所措。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