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数字货币

从西安到济南,从迪拜到越南……区块链庞氏骗局风迷全球

战争中第一个牺牲者是真相,新技术的最先获利者往往是骗子。

近两年,区块链在吸引创业者、投资人的同时,也引来了很多骗子进入这一行业。由于大众对于这一新生事物还不太了解,国家相关监管政策也还没有完善,正好给了骗子可乘之机。当诈骗团伙披上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光鲜外衣,其迷惑性更高,危害更大,受害者更广。

近日,据外媒报道,分别来自新加坡和迪拜的两家公司Ifan和Pincoin,在越南一家公司Modern Tech的控制下涉嫌开展ICO庞氏骗局,大约3.2万名投资者受骗,涉案金额高达6.6亿美元。这可能是史上最大规模的ICO骗局,已经引发全球关注。

与此同时,国内各式各样披着区块链外衣的传销骗局也层出不穷。

西安警方破获以区块链为噱头的特大网络传销案

从西安到济南,从迪拜到越南……区块链庞氏骗局风迷全球

据公众号“西安公安”消息,4月17日晚,一披着区块链外衣的特大网络传销案主犯郑某被警方从上海押解回西安,“4.5”特大网络传销案成功告破。

据查,郑某等人自2017年10月开始筹备,于今年3月28日,套用区块链概念迷惑大众,以每枚3元的价格在“消费时代”(DBTC)网络平台销售虚拟货币,并自行操控虚拟货币的价格涨幅。

同时,该组织还先后去柬埔寨金边、西安、宁波等地召开虚拟货币的推介会,并花3万元请外籍男子做旗下香港永利大唐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将自己打造成具有外资背景的“高科技跨国企业”以扩大影响,对广大群众具有极大的欺骗性。

4月15日21时30分,西安市公安局在陕西西安、浙江宁波等地集中收网,将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查获,6个传销窝点被捣毀,冻结涉案账户42个,涉案金额高达8600万元。

从西安到济南,从迪拜到越南……区块链庞氏骗局风迷全球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传销团伙的主要操作手法包括:

  • 平台自行操纵虚拟货币升值幅度,设置“持币生息奖”吸纳会员;
  • 根据会员发展下线情况,实施28级分代管理,设置“分享收益奖”进行奖励;
  • 对10个层级148人组成的营销团队设置“团队业绩奖”,根据营销团队业绩进行奖励。

济南一区块链公司跑路,客户投16万只换来一箱秋裤

据齐鲁晚报消息,2017年7月,济南一家名叫“珠海数康”的公司区块链技术公司发行虚拟货币。按照公司的承诺,如果投资一年,至少可以获得3倍本金的收益。

面对高额的回报,不少投资者甚至变卖家产来投资。然而,美好的憧憬换来的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家区块链公司已是人去楼空,不少投资者血本无归。

山东莱芜的卞先生先后投资14万元,按照公司承诺,年底会至少返还42万元。交完钱,工作人员现场赠送了几十件内衣、保暖秋裤等,每一件标价都在千元左右。

卞先生称,最初公司确实按1%的回报返还,大约有20多天的时间,卞先生收到3万多元的回本回本。

尝到甜头后,卞先生把3万多元的回本凑到5万元,全部都投资进去。前后共计投入16万元。

这期间,公司透露了一个消息称,2017年8月份,公司发行的中银兑要上国数网、火币网等大盘交易,每个币的认购价格由5毛钱涨到8毛钱。

但在2017年9月监管部门禁止ICO后,珠海数康跑路。卞先生始终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回款。

4月16日,卞先生等五人来到济南报案。卞先生称,仅他知道的莱芜的投资者就有40多人,涉及金额400多万元。

如何识别数字货币传销骗局?

虚拟货币传销分子的套路往往是这样的:推出一个披着虚拟数字货币的概念,人为制造传销式数字货币的“交易行情”,早期为吸引投资人投资,将货币价格炒得很高。一旦开盘,平台方和组织者就会集中抛售套现,价格狂跌,更有甚者平台直接关闭,组织者失联,投资者最后血本无归。

相比其他模式的传销,虚拟数字货币传销一般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1、有实在的产品——虚拟数字货币,并且被包装得很高大上,大多数投资人很容易被欺骗。

比如“亚元”,宣称是一带一路亚洲虚拟货币一体化人民币的体验版,不但受法律保护,而且持有永续经营牌照,只许合并重组,不许破产倒闭。详见《亚元号称人民币背后的法定加密货币 传销团伙已被多地警方网上通缉》

从西安到济南,从迪拜到越南……区块链庞氏骗局风迷全球

2、号称只要购买数字货币就能享受定期分成。

例如“砖石币”,宣称只要购买一定数量的克拉币,即使不发展会员,只需要等着价格上涨,即可拿钱,并且保证一年收益率稳赚3倍左右,如果发展得好也可能达到5至10倍。

3、参加者可以获得拉人头奖励,给拉人头的参与者虚拟数字货币本身,实现人数快速增长。

这一点很好理解,传销的首要特征就是拉人头,发展下线。

4、数字货币会随着参与者的增加而升值。

前期传销分子会将数字货币价格炒高,让早期参与者获利,以取得他们的信任,调动其发展下线的积极性。但是一旦进入贬值周期,后来的参与者往往血本无归。

例如“中华币”,吸引大量投资者在私募阶段进行内购。正式开盘后,开盘价35元人民币。开盘1小时不到,价格就跌到了8元。接下来的几天更是跌到了不到1元,根本无人接盘,后来一直跌到仅剩5毛钱,导致大量投资者倾家荡产。

数字货币特别适合用于传销。数字货币本身可以理解为商品,还可以理解为投资品。参与一场数字货币的传销,更像是一场集资炒股。

结语

目前除了北上杭深等地的少数投资者,国内大部分人对区块链的认知不多,预计随着区块链、数字货币概念不断推广,相关骗局还将继续上演。

相比性质恶劣的币圈资金盘,区块链传销骗局的受害者往往都是一些对新事物的认识滞后、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老实人”,而且这个群体数量庞大,因此造成的社会危害更大。

此前,nakamotoinstitute.org上有篇文章——《在区块链的江湖,每个人都是骗子》,小编对此不敢苟同。但我们担心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庞氏骗局被曝出,可能会抹黑整个区块链行业,导致代表先进技术的区块链被妖魔化。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