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财经

银行业6.20钱荒卷土重来?

银行过去有“三铁”——铁账本、铁算盘、铁资金,但现在“买存款”、同业存放、资金池计划,经过多番勾兑,“三铁”功夫早被废了

某家银行的行长说,今年社会流动性继续偏紧,特别是去年的教训警示同业,大家都赶早了。

去年6月,发生了震动金融市场 的“6·20”事件,令银行业记忆犹新。而今年4月份银行业居民存款下滑厉害,其中人民币存款减少6546亿元,同比多减了5545亿元。

在存款分类中,住户存款减少了1.23万亿元。这让许多银行心有余悸,担心“6·20”钱荒再度重演,于是5月底竞相发35天的产品,实际上是为了锁定6月底的存款。

“现在,工作要做在前面,就怕最后十来天,大家都想在市场拿钱,就麻烦了。”一家股份制银行的资金经理说。

其实,存款“坐滑梯”、“荡秋千”都是业内心知肚明的游戏,每到关键时点,如3月底拼命冲规模、鼓肚子,4月份“自然流产”,肚子就要瘪下去。银行现在都上市了,碰到什么上市几周年纪念日或者成立多少周年的纪念日,存款拉升是一种“献礼工程”,或者说为发奖金找个理由,那就没完没了地玩“鼓肚子——瘪下去——再鼓起来”的资金游戏,如此循环往复。 一家农商行的行长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在一个地级市,有时季末和次月初的存款,能倒挂上百亿元。

银行过去有“三铁”——铁账本、铁算盘、铁资金,但现在“买存款”、同业存放、资金池计划,经过多番勾兑,“三铁”功夫早被废了。“存款数字、不良资产数字水得很,领导想要多少就是多少,大家都明白,但谁都不会做皇帝新装故事中那个口无遮拦的小孩。” 稍具规模的银行现在都上市了,年报和半年报都要向公众披露,关键时点上的存款数,对“扮靓”财务指标、应对存贷比的硬约束,甚至对奖金发放都至关重要。

信贷和资金的双紧形势下,银行业陷入“存款为王”的考核怪圈里不能自拔,包括国有银行在内都不惜血本到市场上“抢存款”,这种鏖战已接近白热化,日息动辄千分之三到五的“洗澡户”越来越多,钱是留不下来的,洗个澡赚笔钱就走路。圈子里还有种戏谑的说法称这种隔夜就走的存款叫“一夜情”。 资金紧张倒逼银行向客户“让利”的同时,也对同业痛下狠手。

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保险公司老总告诉记者,他们最近想与一家国有银行合作,请银行网点代销保险,其实代理费已经很高了,理财型险种的费率达到4%,结果这家银行还开出一个条件:先要存一个亿的资金进来再谈合作,并不经意间丢过来一句话,“别的公司都是这样做的,有的还存进来两三个亿呢!如果没有存款,啥都别谈。

” 合规风险加大 银行业存款“稳增长”的种种招数,不仅给商业银行带来声誉风险,还给经营管理埋下了隐患。有资金资源的人,成为各方追捧的红人。银行刺激存款稳增长的机制也层出不穷。只要把存款拉进来,什么擦边球都能打,一些案件发生后,出事的不少都是“挖存款能人”,留下堆烂摊子。

在过度追求规模膨胀、对存款过度考核和激励的指挥棒下,商业银行合规风险加大,一些掌握资金资源的关键人物容易被拖下水。有的向资源富裕单位的关键人物长期免费“借用”豪车,有的安排大客户每年包机出国旅游,礼品是人手一套杰尼亚西服,各种“雅贿”手段五花八门,竞相攀比,不足为外人道也,其间瓜田李下的灰色地带难免。 短时间内存款逾万亿元的波动,还容易误导决策,给宏观政策的准确调整带来难度。

“在存贷比监管硬约束和长期片面强调存款考核的指挥棒下,存款指标完不成往往一票否决,什么都谈不上。作为支行行长,我现在有30多项考核指标,但核心指标是存款,存款完不成,员工奖金什么都受影响。

大家都这么玩,没办法,为了完成任务,只能花钱去买存款。”一家股份制银行行长对《第一财经日报》大吐苦水。 一些银行还发展有业务关系的理财中心、投资公司作为“揽储中介”,往往是考核前一天存入,次日即可划走,日息一般要超过千分之三,即进来一个亿要多付3万。“银行如果费用宽裕,它们能出就自己出,到年底如果费用不够,我们还得代它出这笔钱。

作为回报,银行在贷款额度和价格上会照顾一点我们,给别人上浮30%,给我们上浮10%~20%,这样买存款的费用就对冲了,也看不出来。看起来是我们出,但最终还是银行出,它不会让我们做赔本生意的。”南京一家专门帮银行“救急”“抢钱”的投资公司负责人说。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