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要闻

山西蒲县鹏飞煤矿转让案七年难结案 是谁在从中作梗?

一起普普通通的经济纠纷案,二审审了近5年仍悬而未决。从这场马拉松式官司中,山西省高院内部的腐败问题浮出水面:省高院原副院长王耀斌、高院民二庭原庭长方剑锋、临汾中院原院长关中翔、被告律师王志萍……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

一审

被告找关系 裁决结果与事实相悖

7年前,蒲县鹏飞煤矿转让案一审原告刘林锁认为被告郑文海在转让煤矿交易中存在严重欺诈情况,隐瞒越界越层开采和资源枯竭已无法继续生产的事实,依据《合同法》相关规定,请求判处该转让协议无效。由此揭开了这场马拉松官司的序幕。

此后,一审被告郑文海便找到了省高院原副院长王耀斌,由王一手导演操纵,通过关中翔、方剑峰的从中违规操作,设置障碍,最后作出明显与事实相悖的枉法裁决。其中肮脏交易从郑文海曝出的王耀斌给关中翔的私信、刘林锁和临汾中院主办案人员齐定国的谈话、以及郑文海自己举报曾送给王耀斌钱物并通过王给审判人员送钱的事实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审期间,为弄清事实真相,法院曾委托山西家豪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家豪司法鉴定中心在勘探完毕的当时就说:“井下的情况比预想的要好,最多15个工作日结果就会出来”。但此后却一直不见结果。办案人员多次打电话催促,家豪的法定代表人郭耀庭无奈承认受到很大压力,不敢出报告,甚至哀求退出鉴定,不趟这浑水

最后,家豪在给出了一个“专家组成员经研究确定本案不具备鉴定条件”结论后草草收场。

据后来了解,这所谓压力来自王耀斌和关中翔。

上诉

被告行贿办案人员 案子一拖近5年

2012年,刘林锁上诉到省高院,王耀斌继续搅局。

一审被告郑文海自己的承认,经王耀斌介绍,他先缴纳了15万元所谓调查费,继而又通过律师王志萍送40万元给办案法官。郑文海用金钱财物,刘林锁举事实证据,两者在省法院展开了一场马拉松式搏弈,从几次开庭的情况看,郑文海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其代理律师甚至也不得不当庭承认其部分说法有悖事实。如郑文海在一审的数年时间里都坚持说反诉的协议与原诉协议签订于同一天,所付的几千万元就是为了履行这个反诉协议。

然而,当“北京长城司法鉴定所”对两份协议的签订时间作出“3000万的协议比4700万的协议晚三个月以上”的鉴定结论后,郑文海及其代理律师在二审法庭质证时当庭否定了坚持三年多的“同一天所签”的说法,继而却在两次开庭时说出了多个不同的时间。

为什么案件在高院会被拖延4年之久?据各方面消息来源反映,这和现任主管副院长的屡屡干预有关。两年前,在合议庭拿出意见,经高院审委会讨论确定意见后,本应及时下判,但作为主管副院长却不签发,反而推三阻四,一会指示合议庭与一审法院现进行沟通,一会指示合议对有关证据再行核实,后来又指示合议庭召回当事人重新回来协调。

如此这般折腾下来,两年时间过去了,原合议庭庭长也退休了,裁定仍然没有签发。后来重新又组成一个合议庭,重新审查、开庭,又一个轮回在进行当中。鉴于网上郑文海自己曝出向合议庭送钱五十多万的事实,刘林锁担心新换的合议庭乃至主管院领导会不会再次被已决心破釜沉舟的郑文海的“金弹”击中,会不会再次官官相护,因为顾及手眼通天的王耀斌面子而使法律的天平倾斜?

因为有传言:郑文海已给相关人员承诺案件结束后,自己将从额外所得的3000万中拿出1500万来答谢。事实是,如今又一年过去了,案子仍然悬而未决。而且,刘林锁也了解到,分管院长的确给了办案人员某种暗示。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5条)

  • 现货岛
    现货岛 2016年1月22日 13:33

    山西高院庭长被免 曾被指开奔驰公车到酒店通奸 http://news.sina.com.cn/o/2016-01-22/doc-ifxnuvxh5131855.shtml

  • 正义的眼睛
    正义的眼睛 2016年1月22日 11:36

    据郑文海自己曝料,他不仅在一审期间给中院院长关中翔投入了巨额钱财,为王耀斌也付出了相当钱财,在二审期间也同样付出了不少,其中有法官的五十余万退回来了,但二审期间给王耀斌的仍然没退,这些问题明显,证据确凿,为什么山西省高院不处理?

  • wp
    wp 2016年1月22日 11:29

    此案的过程已明显看到有关司法人员的腐败,当地纪检为什么不处理?法院的纪检部门熟视无睹,难道也是官官相护?

  • hdren
    hdren 2016年1月22日 11:26

    如此法院,如此司法人员,如何能保证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