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要闻

美联储加息已引爆世界危机

2016年将是人民币贬值大周期,2016年底及之后不排除突然大幅贬值的断崖式下跌的可能;人民币贬值及资本持续外流必将引爆债务危机,进而银行呆坏账剧增,引发经济金融危机,人民币资产也将压力剧增。

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7日凌晨3点,我们都应该记住这个日子,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日子,是一个牵动全世界的日子,这也将是开始改变世界格局的日子:美联储宣布加息!这是美联储近十年来首次提高联邦基准利率,加息0.25个百分点。

此次加息,将是本世纪影响最大的标志事件之一,其影响将是极其深远的,是之前几次加息的影响无法比拟的,它对世界的深刻影响将在今后十几年到几十年逐步显现,它将作为本世纪标志性事件载入史册。

我在2013年底做出美联储会在2015加息、吹响以遏制中国为主要目标总攻号角的判断得到了验证:预计美联储将会在2014年退出QE,在2015年下半年加息,最迟2015人民币对美元将发生逆转… …(《2015危机全面爆发 我们怎么办?》2014-01-02,美联储结束QE后一直到不断后推的首次加息,看似是按照经济数据的变化而定,其实其步骤和节奏一直是按部就班,从容不迫的,一直是随着中国的状况而逐步推进的。

进入2015后,市场先是对美联储6月首次加息的判断趋于一致,之后是9月首次加息的判断高度一致,但美联储都没有加息,9月不加息后,很多市场人士开始对美联储年内首次加息产生了怀疑,很多人认为美联储将在2016年首次加息。更有部分人认为由于通胀等数据因素,以及耶伦讲话中“中国因素”的影响,做出了美联储不会加息的判断。

针对9月美联储决定不加息后,市场对美联储年内加息的质疑之声,我在《不加息胜于加息》中对美联储两次不加息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并把做出年底12月加息的判断结论的理由和逻辑进行了梳理:“… …那时,美联储将按下加息按键,所以,年内四季度,准确说12月美联储加息将是大概率。… …(6月和)9月不加息可以让美联储最顾忌的美股有更多时间去对今后加息预期做出调整,避免股市的过度剧烈波动;对中国等不利是因为,持续的加息预期促使中国资金外流压力不断增强,只要市场保持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就达到了华尔街的目的。

如果9月加息,效果未必比保持对美联储不久要加息的预期好,而美股将承受剧烈的波动,甚至股灾。那么为什么说12月加息是大概率呢?除了上面说到的因大规模中国财政投入推动经济的效果将在那时开始显现外,还有就是:通过对美联储近两年加息的预期,市场曾预计6月加息,前段因数据利好又高度一致预期9月加息,虽然数据是为华尔街服务的,但一而再、再而三的预期落空,将失去市场对加息的预期,将起不到华尔街想要的加息预期的效果,所以,12月将启动加息… …”。

今天美联储首次加息,是大棋局中一个步骤的终结,也就是2年来“美联储加息预期”阶段的落幕;同时开启了“美联储持续加息预期”的大幕,大戏才刚刚开始,决战时刻才刚刚来临,首次加息是华尔街吹响了总攻的集结号。

那么,接下来华尔街将如何行动呢?是不是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将像上几次加息周期那样在一年内持续多次密集加息呢?对美联储今后如何行动,或者说美联储今后的步调节奏的研判同样是个考验人的活儿,这也直接反映着今后大棋局的演变。

棋局第一阶段、“美联储加息预期”阶段,其目的是通过市场对加息的预期,使得世界各国的资本在美国和本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后,从各个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为主、包括部分发达经济体流出,回流美国。使得像中国这样积累几十年泡沫的国家面临资本不断流出的局面,只要有“加息预期”,资本外逃就不会停止,外汇储备就会不断消耗,经济也就不断被抽血,泡沫也就面临被刺破的可能。

棋局第二阶段、“美联储持续加息预期”阶段,其目的和第一阶段一样,让市场保持美联储将持续加息的预期,以继续达到从各个泡沫经济体的资本外流、“抽血”的目的。

基于美国经济的状况、最主要是中国的状况,我判断美联储这个阶段有可能会分两步走,前段会以相对比较长的时间缓慢加息,以比较慢的节奏加息,而不是像前几次加息周期那样在一年内高密度持续加息,只要市场对今后持续加息保持有预期,美联储就会尽量放慢加息节奏,继续“温水煮青蛙”、继续抻着,让中国等经济体继续保持资本外流的节奏,不断消耗外汇储备,经济也将不断下滑,债务的压力也就会越来越大。

待到经济面临硬着陆,房地产泡沫、债务泡沫等因资本的流出和人民币持续贬值而岌岌可危时,美联储将开启后半部的节奏,也是最为高潮的阶段,美联储将在中国泡沫、尤其债务泡沫岌岌可危时,按下通胀按钮(当然不指望石油),加快升息节奏,刺破中国史无前例、世所罕有的泡沫,债务泡沫、货币泡沫以及由此催生的人民币资产泡沫都将逐步被刺破,各种危机也将随之爆发,这是靠吹泡沫发展经济难以逃脱的宿命。

美联储首次加息奠定了美元的继续强势,也开启了人民币贬值的大周期。在美国的压力下,在打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大旗下,人民币在其他国家大打货币战的背景下一直保持强势,在满足美国的要求和节奏后,在付出了开放金融市场、人民币自由兑换等代价后,获得了一个象征意义成分更多的“加入SDR”,人民币贬值的条件已经全部具备,所以,“11月审议人民币加入SDR后,无论结果如何,人民币都将在之后不久步入贬值之路。

人民币将来的中长期走势是很明确的,2016将是人民币贬值之年,而且极可能是开始贬值之年,我们在2014年之前,判断2015年将是多事之秋,是相对2014年的。

确实,今年我国在各个领域都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困境,虽然管理层竭尽全力在保房地产、保泡沫,为加入SDR而保汇率,但外汇储备在不断消耗、外储流动性已经渐感吃力,经济面临失速,而房地产在史上最强保房地产政策下也难有起色,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更加严重,所以社科院做出了“2016年断崖式下跌的可能”的判断。

虽然,2016政府仍将推出更大力度的保楼市政策,并且大力推动城镇化,让农民进城买房,但时至今日,权贵资本和利益集团资本已经基本抛空了房产,而进入和即被“驱赶”将进入楼市的必然是民众资本及其按揭借贷,在继续放大泡沫的同时,也会将农民土地流转后的所得再次锁定在房地产里,为保房地产泡沫而做贡献,而启动内需将更无可能。

我们现在判断2016年仍将是多事之秋,却是相对2015年的,也就是说我们将在明年遭遇到更加严重的困境,所以管理层也表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有效应对极端情况下境外对我实施金融攻击或制裁。”。

2016年将人民币贬值大周期,是人民币大贬值的开启之年,人民币将会持续性贬值,2016年底及之后不排除突然大幅贬值的断崖式下跌的可能;人民币贬值及资本持续外流必将引爆债务危机,进而银行呆坏账剧增,引发经济金融危机,人民币资产也将压力剧增。

政府仍力图在保泡沫、避免发生金融经济危机的同时完成结构调整,但积重难返,天量的房地产库存和过剩产能,在华尔街全面进攻下,有如何从容完成呢?鱼与熊掌岂能兼得?华尔街的步步紧逼恰恰是看着中国出牌的。政府左手托着房地产,右手托着股市,可是资本的外流、外储的消耗,债务的紧逼、实际利率的高企都将使政府保泡沫的意愿落空。

美联储首次加息是吹响了华尔街总攻的号角,2016年将是中国为主的新兴经济体危机集中爆发之年,将是人民币大贬值之年。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