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要闻

反腐导致政府储蓄快速增长 只存不花拖累经济

反腐的加强、地方政府的“少作为”导致近年来政府部门储蓄快速增加,造成资金使用效率的低下和资源浪费,从而大幅拖累经济增长。

中金宏观报告称,反腐的加强、地方政府的“少作为”导致近年来政府部门储蓄快速增加,造成资金使用效率的低下和资源浪费,从而大幅拖累经济增长。

中金分析师梁红和边泉水在报告中指出,自2011年底以来,政府机关团体存款增速比名义GDP增速高了10个百分点。如按该券商此前测算出的中国财政支出乘数为1.08计算,那么2012年后每年额外增加的政府储蓄(占GDP的1.4%-1.8%)拖累GDP 1.5-1.9个百分点。

以下是梁红等中金宏观团队成员的具体分析:

2012年以来广义政府部门的储蓄持续快速增加

截至今年9月底,政府机关团体存款接近21万亿元,较2011年底增加10万亿,其增速比名义GDP增速高了10个百分点。政府一边收取大量税费,一边大量存钱,此种现象在各国财政历史上极为少见。

政府储蓄意味着大量资金闲置,造成资金使用效率的低下和资源浪费。增加的政府储蓄是财政支出的漏损,进入实体经济的支出远低于账面支出,在当前经济低迷的情况下,致使积极财政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

其结果是,政府储蓄的持续增加大幅拖累经济增长:

以调整后的机关团体存款(扣除社保结余等)的变动值来衡量政府储蓄的增加值,我们发现,2012-2014年每年增加的政府储蓄占GDP 的3.2%-3.8%。政府储蓄大量增加,而不是将收入更多地用于开支,势必对经济增长有拖累作用。假设政府储蓄增速降到名义GDP的增速,

根据我们在《减轻税负优于增加政府支出》报告中测算出的中国财政支出乘数1.08,那么,2012年后每年额外增加的政府储蓄(占GDP的1.4%-1.8%)拖累GDP 1.5-1.9个百分点。

中金指出,反腐的加强、地方政府的“少作为”是造成近年来政府部门储蓄快速增加的主要原因:

首先,反腐的加强对约束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行为起到积极作用,“三公”消费和资金滥用得到控制。

其次,与此前积极上项目、加大开支形成鲜明对比,近年来地方政府出现了 “少作为”的现象,使得部分政府开支项目进展缓慢,财政资金花不出去而沉淀为储蓄。由于地方政府是财政支出的主体,2014年地方财政支出占全国的85%,预计政府储蓄大部分是地方储蓄,地方政府主观上的“少作为”是政府储蓄增长的主要原因。

最后,政府税费基数扩大(如更多的农民工被纳入社保缴纳范围),收入快速增长也会造成政府储蓄上升。

此外,地方政府缺乏财政自主权,客观上无法将一个项目上的沉淀资金用于其他方面的支出,致使当前盘活存量政府储蓄进展缓慢,增量储蓄出现上升。比如,对于目前占转移支付比重超过40%的专项转移支付,地方政府就无权改变其资金的用途。

此外,随着楼市回暖、消费增长,近月全国财收增速有所回升。华尔街见闻上周曾提及,9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89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4%,前值增长6.2%。

不过,反过来想,这也意味着政府在减少储蓄、发挥积极财政政策上的空间非常大:

首先,我们预计地方政府“少作为”的行为会逐步改善,有利于减少增量的政府存款。而且未来提高地方财政自主权的改革有利于减少地方政府储蓄。

其次,由于广义政府部门拥有20多万亿政府性存款,盘活存量资金有很大潜力,未来几年每年盘活5,000至1万亿元存量资金并非没有可能。最后,广义政府大量的存款为未来降低企业和居民部门的过高税负提供依据和可能。

此外,历史上中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通常较低,一般不超过3%,但可以通过发行特别建设国债等方式实际扩大财政赤字。例如,为应付亚洲金融危机,1998-2007年发行了共1.1万亿的长期建设国债。

实际上,政府财政支出已经开始加速,充当主力的正是地方政府。据财政部上周一披露的数据,由于加强预算执行管理,9月全国财政支出增长较快,创下五个月新高。

数据显示,9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799亿元,同比增速进一步加快至26.9%。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5898亿元,猛增31.7%。

法兴银行中国经济学家Wei Yao 和 Claire Huang近日点评中国央行“双降”时表示,“本次宽松一如预期,并且不会改变我们的增长预期。财政宽松和基建融资已在加速,在支撑短期增长上,它们比央行的宽松更加有效。”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