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要闻

刘元春:经济未触底反弹 明年转型最困难

今年GDP增速将在三季度触底,明年将是转型最艰难的年份,经济可能在明年一、二季度二次触底,2017年将迎来稳定反弹。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认为,今年GDP增速将在三季度触底,明年将是转型最艰难的年份,经济可能在明年一、二季度二次触底,2017年将迎来稳定反弹。

该院执行院长刘元春称,中国经济正处于“不对称W形”的调整周期。今年是中国经济调整艰难期的第一年,今年GDP增速将在三季度触底,四季度小幅回升,但明年一、二季度又会触底,之后将迎来坚实的触底反弹。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上,刘元春做了《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15年中期)——低迷与繁荣、萧条与泡沫并存的中国宏观经济》的报告,并提出了上述观点。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服务于政府决策,院长由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担任。

报告首先指出,中国经济今年步入了新常态: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在各类数据超预期回落中步入新常态的艰难期。一方面总需求增速收缩十分明显,需求不足开始触及底线;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在总体疲软中出现了深度的分化。这标志着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关键期、风险全面释放的窗口期以及经济增速筑底的关键期已经到来。

随后,报告认为,中国经济可能于2016年中期触底:2016年将是中国转型最为艰难、也是大周期中“不对称W”第二次全面触底的年份,宏观经济各类指标将进一步回落,世界经济周期、中国房地产周期、中国债务周期、库存周期、新产业培育周期以及政治经济周期决定了2016年中期才能出现坚实的触底反弹。

预计GDP增速将在2015年3-4季度短暂探底反弹之后出现进一步的回落,全年将在外部环境改善、消费稳定、内部结构性政策进一步发力的作用下逐步探底,并为2017年经济的复苏打下基础。

刘元春还指出,中国政府2008年过度的能动主义和现在过度的无为主义都是有问题的,现在持续性的有效需求不足和结构性改革同等重要。

刘元春还表示,中国经济面临四大风险:

首先是趋势性力量与周期性力量叠加,使中国宏观经济面临失速的风险。

部分区域和部分行业超预期的塌陷导致中国经济的脆弱性步入新阶段,未来有效需求不足和局部问题的恶化随时可能触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底线。2015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最值得警示性的风险在于:1)名义GDP增速仅为5.6%;2)GDP平减指数持续两个季度为负;3)包括东北三省在内的局部区域名义GDP增速为负,财政增速为负;4)包括钢铁在内的部分行业大面积亏损。

第二大风险是生产领域通缩和企业高负债率叠加的风险。

通缩导致企业实际融资成本大幅上扬,同时通缩的时候企业盈利不可能改善,财务循环导致我们下一步的财务循环是越转越慢,该贷的不贷,该赊的不赊,导致我们的资金链和商品链条出现问题,这是费雪在1929年到1933年提出的重要的理论,通缩+高债务,正反馈理论,就是这个所在。

所以我们用的是一个传统理论来反思我们今天的现象,他认为高债务不是很可怕,通缩也不是很可怕,就怕这两个碰到一起。

第三大风险是总体性政策失灵的风险,由于地方政府以及职能部门的慵政、懒政现象以及财务体制改革处于衔接期,国家预算对投资的支持在下滑。

另外财政存款是在高位运行,但是发不出去钱。第二我们会看到由于实体经济的贷款需求以及商业银行的惜贷,导致稳健的货币政策不稳健,货币条件指数紧缩,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渗透性大幅度下降,刘元春认为货币政策不是稳健的,是紧缩的。

因为首先信贷缺口是负的,其次同业拆借利率并没有明显回升,第三对实际投资的渗透率越来越弱,大家看到这是我们的贷款增速14%,但是对固定投资的贷款增速是负6.3%,贷出的钱到哪儿去了?肯定大家都知道。

第四大风险是利用大腾挪来实现宏观去杠杆,利用股市繁荣来达到启动经济,对冲生产领域的低迷虽然是顺应潮流的恰当的战略选择,但是它的风险依然巨大。

我们可以看到用杠杆手段提升股市景气会带来什么?目前中国股市的市盈率处于很高的水平:上深证73,中小板86,创业板144,当然有人总是来比较,跟纳斯达克比较,跟历史上东京比较,说我们还不是最高的,但是当纳斯达克当市盈率达到156的时候,带来的是新经济泡沫的破灭,日本东京指数最高的市盈率也是一百多倍,最后89年、90年一崩了,之后失去了20年。

不过,刘元春还表示,中国经济将在2017年出现稳定反弹。他给出的理由是:

第一,从周期角度来看,2015年不是本轮不对称的W型,因此中国经济还有二次触底。按照IMF、世界银行等机构的预测,世界经济增长的常态化要到2016年以后。

第二,房地产投资和房地产景气整体回升应该在2016年中期。

第三,从中国宏观债务来看,经过2014年到2016年的去杠杆,宏观的债转股、债务置换、资产证券化以及企业债务率明年会逐步下调,明年下半年可能财务困局会得到一些缓解。

第四,从目前周期状况来看,库存周期第一年是个高点,去年三季度是一个高点,库存周期两年半左右,我们推算2016年一到二季度是库存回调的一个点,也就是明年一季度是一个回调点,所以把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再从目前相对价格指标的变化,新产业的增长以及新增长极的培育来看,中国结构调整最艰难期在2016年,2017年新格局雏形将全面形成。

第五,工业与服务品相对价格低于1已经三年,贸易条件的改善也差不多三年左右,一个价格持续调整三年,就会在产业上见到效果,所以新产业在未来几年还是应该会发展得很好。

第六,按照目前改革部署的周期,2016年是全面深化的一年,2017年是差不多这一轮收尾的一年,2018年新一届政府又开始了,因此从改革部署周期来讲是如此。

此外,报告还警告称,中国股市存在下跌风险。报告称“一带一路”等利用大腾挪来实施“宏观去杠杆”,利用股市繁荣启动经济,虽然是恰当的战略选择,但其风险性应得到正视。其中杠杆手段带来的泡沫,会使股市下降的速度远高于上涨速度。通过简单的测算,如果股市快速缩水将导致投资缩水在5000亿元左右。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