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财经

洛阳地下资金断链 老人搭进了“棺材本”

这些公司涉案总金额及涉及投资者总人数尚无最终统计,投资者中不乏倾其全部家当者,以及将“棺材本儿”放进去的老年人。仅众生源、祥顺两家规模较大的公司,涉案金额就超过10亿元,涉及至少5000名投资人。

从2013年下半年起,洛阳以投资、担保公司为代表的吸收民间资本的各类公司一个接一个地资金“断链”,其倒闭速度在2014年加快。有消息称,已经立案的公司近百家。

北京青年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4年,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的公司至少60家,连同尚未立案但已出现兑付危机的,有一百家左右。其中,除担保公司外,还有投资、商务、黄金等类型的公司。

这些公司涉案总金额及涉及投资者总人数尚无最终统计,投资者中不乏倾其全部家当者,以及将“棺材本儿”放进去的老年人。仅众生源、祥顺两家规模较大的公司,涉案金额就超过10亿元,涉及至少5000名投资人。

其实苗头早在2011年就已显现,政府也开始了规范和治理。然而,由于资金主要流向的房地产、矿业等行业不景气,在许多民间借贷公司资金链条都已绷紧的情况下,个别公司倒闭引发挤兑风波,似乎只是时间和强度问题。

疑问

2015年1月5日,洛阳市信访局一间会议室内,河南众生源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众生源”)专案组向所涉投资群众通报最新的案情进展—其中也包括铭元(洛阳)投资公司的投资者。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为姜学君。

投资者郭晓(化名)坐在中间。2014年7月中旬,她从业务员那儿听说“公司出了问题”,担心家人知道消息后承受不了,她谎称钱已取出来,背着家人偷偷“追债”。

专案组通报的“追债”情况不太乐观,所通报的账目大都是2011年前后形成的“旧账”,对方认账但表示无力还钱。除了土地、房产等,截至当日,专案组追回的资金是1080余万元。相较3000余名投资人、5.3亿的未兑付金额,无异于杯水车薪。

投资者的疑问在于,是否还有其它应该追回的账款?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姜曾为阿拉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阿拉丁”)的法定代表人,并于2013年以法定代表人身份成为“锦绣中原(洛阳)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8名合伙人之一。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锦绣中原”是洛阳市政府和专业投资机构共同发起的创业投资基金,专门服务于中小企业发展。

与姜学君同为“阿拉丁”公司“合伙企业投资人”的杨某某,被指为姜的妻子,两人目前呈离婚状态。杨某某曾为法定代表人的洛阳广弘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广弘商贸”),是洛阳市孟津民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之一,后者由洛阳银行发起并控股。

而“阿拉丁”和“广弘商贸”两家公司,在姜投案前的7月份,法定代表人分别由姜学君、杨某某变更为其他人,让投资者怀疑此举是“转移资产”。对此,专案组曾向投资者解释,姜学君因欠债而转让股权。

在1月5日的通报会上,投资者们提到了另外一个疑问。杨某某还是高新区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有投资者指控杨某某名下的小额贷款公司也涉嫌吸收非法存款,并进而要求追责、处置其名下资产。投资者曾出示盖有杨某某同名印章的合同,另外还有投资者出示手写的资料,证明曾将款项汇向杨某某曾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账户。

在当日沟通会上,专案组承认合同等材料存在,但对其真伪及法律效力未予置评,表示尚无证据证实杨某某涉案。但专案组的解释未能让投资者信服。有投资者说,他们曾被告知“合同上的章,和在企业工商局备案的不太一样”。

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投资者也仍在为他们的疑问奔波。这只是洛阳众多投资者讨债生活中的一幕。像“侦探”一样去“审计”老板的财产,自发或立案后和专案组一起上门讨债,如今成了许多洛阳投资者的日常生活。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