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要闻

特朗普对“货币操纵”的操纵

货币武器化从未给美国带来好果子。比如,1971年,尼克松总统主政的美政府单方面决定取消美元与黄金之间的直接国际可兑换性——这也是“尼克松冲击”的核心要素。

“尼克松冲击”动摇了浮动汇率,并造成了20世纪70年代后几年的滞涨。但这并没有阻止现任总统特朗普政府(错误地)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标签。

美国一直在指责中国保持人民币人为低水平,以确保在国际贸易中赢得不公平优势。

但总体而言,美国能够保持克制,从1994年到最近的新举动之前,美国都没有使用过“货币操纵国”标签。

哪怕是在2005年前后,人民币被广泛认为大幅低估时,时任美国小布什政府也没有祭出这一武器,而是采取了关于货币和其他经济问题的双边战略经济对话。

美元人民币

但人民币最近跌至7元兑1美元的重要心理关口以下,这是2008年以来的首次,也令特朗普政府无法接受。

因此,作为美国对华贸易摩擦升级的象征性举动,美国财政部正式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

但是,这一标签是否适用并不那么显而易见。一国可认定为货币操纵国,如果其货币当局干预促使货币贬值,从而提高其出口品的全球竞争力的话。但人民币最近的贬值并不是政策动作的结果。

如今,中国保持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人民币价值在2%的范围内自由波动。

但是,由于货币当局每天都会制定汇率,长时间的弱势逐渐便让汇率下行,尽管每天的跌幅很小。这便是本周所发生的事情。

中国之前都在提振人民币汇率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并没有干预让人民币贬值,近几年来,它一直在动用外汇储备提振人民币。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它选择不再干预,允许人民币下跌。

这一决定很可能是因为中国一直想让人民币成为流动性好、接受面广的主要国际货币。中国决策者知道,频繁的市场干预会削弱人民币在非居民持有者心中的信誉。

干预成本高昂

此外,这些干预成本高昂。2015-2016年,为了支撑人民币,中国消耗了大约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这并不是说中国不会进一步干预。毕竟,弱势货币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大问题——而特朗普政府似乎看不到这一点。一方面,弱势人民币提高了进口成本,不利于中国非常渴望提振的内需。提振内需是其让增长模式远离出口推动的战略的一部分。

此外,弱势人民币可能引发资本外流,而如今,总债务高达GDP的300%。相反,更强势、更稳定的人民币能够减小中国公司和省级政府的债务暴露,又不会危及金融稳定。

因此,如果人民币继续大跌,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会介入干预。但干预它有自己的干预节奏,而不会去满足具体的目标,更不会取悦美国(不过美国也会从中受益)。

不向贸易争端屈服

对饱受特朗普贸易争端的摧残,随后又遇到美联储降息的美国来说,任何增长提振都是好的。

但是,即使中国干预的初衷是为了阻止贬值,特朗普政府也会把这用来证明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的合理性。这就引出了特朗普给世界其他国家所造成的困境。

特朗普政府把国际贸易当成赢家通吃的零和博弈,而美国在其中制定自己的规则,这就削弱了其他国家采取政策合作的激励。而国家间的政策合作乃是二战以来国际经济秩序的一大特征。中国为什么要向把它当成经济敌人的美国屈服呢?

诚然,美国财政部是否已经开始走针对中国的正式程序尚不清楚—在正常情况下,这需要过国际货币基金这一关——通常,这是正式指控货币操纵的后续动作。特朗普政府有很多大声威胁然后又收回(同时吹嘘避免了灾难)的纪录。

全球经济减速

但是,特朗普的鲁莽举动让紧张升级,助长了不确定性,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即便他后来没有跟进。如今,全球经济正在减速,没有人会想冒这个险。

本文转自 Project Syndicate,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