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了,距离上次全面降准。

毕竟2008年的4万亿带来的放水之路,依然在荼毒着整个国家的经济。货币的超放,制造了一个个泡沫,泡沫意味着暴富的机会,大量的企业和个人甚至地方政府都是蜂拥而入,携杠杆前行,整个国家都发了疯似的扩大资产负债表。

这终究是一条吸鸦片似的不归路,没有基本面的支撑,再怎么玩下去都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物极终有必反的那一天。一如我们的邻国日本,泡沫破灭的惨痛是巨大的,消失的30年让他们的年轻人眼中只有灰白2种颜色,再也看不见任何色彩。

可裹挟进了国家金融体系的根本——银行,去泡沫谈何容易。不过痛定思痛,该做的还是得做,都病入膏肓了,再不刮毒疗毒,等待的只能是大崩溃,重蹈他国的覆辙。

事实上这场去泡沫是以保全“大众”,牺牲“个体”为代价的。2016年的供给侧改革还历历在目,那年很多周期性行业走出了逆趋势增长,但代价也是巨大的,大量的小厂房、小作坊被舍弃掉,大批人失业。不过这样为国字号、央企筹备了大量的现金流,赢得后面2年去杠杆时辗转腾挪的空间。

做好一切准备后,就是大刀阔斧的主动释放风险,毕竟主动还能定向,还可以以牺牲部分人保全大多数。杠杆嘎吱断掉的声音是惨烈的,中小企业突然就借不到钱,之前实体经济本就不好做,从之前的苟延残存,只能选择倒闭关门,再也没有原先的挣扎劲,毕竟这是断粮了。

这场去杠杆的传导机制,也是无比绵延而漫长的,始于2016年,2018年发酵到了暴风眼。实体的凋零,终究是反馈到了资本圈,只不过稍微延后而已,2017年还在感慨收成不错,继续看好2018。可转瞬过去的一年,楼市、股市、P2P皆成了吞噬财富的巨大黑洞,或许根本就没有财富,只是杠杆加起来后产生的虚幻而已,一旦产生幻觉的吗啡续不上了,只能是一片坍塌。

央行全面降准,经济下行中的逆周期调节-汇眼财经

两者的影响也是互相交替的,到年末各大互联网公司的裁员潮也开始兴起,一损看来是俱损了,没有人独完。况且又叠加康波周期,和贸易战的因素,萧条、凋零成了年终最佳终结词。

反映到经济数据上,则是低预期的。实际消费增速不断回落,基建投资增速断崖式下跌,新出口订单指数不断下滑,出口增速大幅回落,PMI跌破荣枯线,整体达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一切都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到了这个时候,即使要将去杠杆进行到底,也要在承受的范围。而这回的全面降准,除了近期一笔回笼的资金和春节区间的特殊情况外,还富余出8000亿。让自身问题不大,仅仅是因为缺钱的企业,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毕竟他们是贡献岗位的生力军,是经济的晴雨表,还是要救的。

我们说过任何的大周期里面,都包含了无数的小周期,而这回的全面降准,无异于经济下行中的逆周期调节,为经济转型赢得时间也好,为防止经济发生断崖式下跌也罢,病人躺在手术台上了,血还是要输的。货币工具创造了,就是拿来用的,毕竟佛理德曼的货币供给,已经成为了各国宏观经济的治理的依赖。

但逆周期,意味着还将继续。2018年3次定向降准,也依然没有阻挡下行的步伐。真正的改变还是得靠我们的内核发生本质的转变,但究竟何时能走出泥泞之地?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