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要闻

特朗普要对华征45%关税?得亏吹牛不用上税

在大选结果出炉后,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美国商界人士,他们几乎都在同一问题上达成共识,即:在特朗普和一个共和党占优的国会治下,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或有所抬头,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盈余或出现下降。

令人尤为忧虑的是特朗普在选战中提出,要在上台后同中国重启贸易谈判,甚至威胁要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不过,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吉莫曼对第一财经表示:“(候选人)竞选时所发表的言辞并不代表美国政府的官方政策。”

“孤立或惩罚中国不符合美国利益,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只有通过密切接触和商贸往来,才能在一些争议问题上取得共识。”他说。

充满贸易保护主义的胜选

很多专家认为,特朗普的胜出,是一场充满贸易保护主义气息的胜选。

“特朗普的支持者多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而这些人往往也是受到国际化冲击较大的群体。”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国家风险部高级分析师李昕对第一财经表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或有所抬头。

“美国商品、服务和科技的市场准入受到的限制,直接引发了美国工人和公司的焦虑。”吉莫曼则认为,“我们确实能够预见,到2017年,将会有更多人关注双边贸易与投资关系的基本公平性。”

具体而言,特朗普认为现有的贸易条款对美国不利,他曾多次表示墨西哥与中国抢占了美国的就业机会,并声称若当选将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同时将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条款进行重新谈判,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等行为,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等,这些言论都体现出极强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李昕指出:“届时一些主要贸易伙伴,如墨西哥和中国的贸易盈余将出现下降,随之而来的贸易摩擦甚至贸易战将不可避免,世界经济复苏进程也将受到贸易不振的影响。”

美盛旗下的附属投资公司布兰迪环球投资管理认为,大部分投资者对美国民粹政治的蔓延风险感到忧虑。时至今日,人们关注的问题在于收入不均和增长缓慢所带来的另一次经济改革,但这次改革充斥着保护主义色彩,将导致在过去30年推动全球经济繁荣的全球化动力逐渐消失。

真对中国征45%关税?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氛围之下,特朗普真的会对中国开征45%的关税吗?

多数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美国商界人士都认为,这只是特朗普的选战言辞,如他此前所说的要墨西哥出资在美墨边境修建高墙的话一样不现实。

美国驻华大使鲍卡斯日前也向记者表示,等到大选结果出炉,人们就会发现,候选人在大选中说的很多话,并不像他们认为的那么可行。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主席、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德赛爵士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便曾指出,特朗普是一个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者,但是他所谓针对中国和墨西哥的种种贸易攻击并不那么容易实现,“贸易规则是由世界贸易组织来制定的,而退出世贸组织是非常困难的,几乎不可能发生。”

与此同时,李昕指出,应该看到的是,贸易保护主义不一定能够给美国带来预期的收益。首先,美国自身也将是贸易战的受害者,此外,美国消费者将为因回归美国本土而失去成本优势的产品埋单。

按照中国美国商会所提供的数据,在过去20年中,美国对华出口增长了近300%,这巩固了美国经济,且为美国各地工人创造了大量工作岗位。而在过去5年中,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超过460亿美元,有1500家以上中国企业在美建立了子公司,雇员8万多名,相比之下,5年之前,中国企业只雇佣了1.5万名美国工人。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PaulHaenle)对第一财经指出,特朗普不太可能对中国收取45%关税,这将伤害美国出口商,伤害那些依赖于海外原料或加工生产的美国企业,这种政策是双刃剑:“收取45%关税时可能感觉很好,但这也将伤害美国经济。”

不过,包括韩磊在内的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均指出,其中的变数在于,特朗普并不真正存在中国政策顾问,因此缺乏观察其政策的依据。韩磊指出,目前可知的一位在中国经济政策方面有可能对特朗普产生影响的人士——加州大学厄文分校经济学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Navarro),在文章中体现出令人担忧的倾向。

纳瓦罗毕业于哈佛大学,长期研究对华贸易,并对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尤为介意,此前他曾称美国对其他国家收取高额关税的做法并非贸易保护主义,而是“防御性”贸易举措。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