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深度盘

2003—2013,大宗现货十年游戏即将落幕

未来中国利率市场进一步放开,意味着原有支持大宗现货垄断领域的商品载体功能将消失,大宗现货游戏即将落幕。

格林斯潘打开潘多拉魔盒

2003年,格林斯潘终于在4月份连任了美联储主席,成了4连任。

随后格林斯潘允许了花旗集团旗下著名的商品期货交易部门Phibro(菲布罗)继续实物能源市场的交易。

而在此之前,《银行控股公司法》禁止银行参与非金融领域业务,受监管的商业银行一直都被允许交易大宗商品衍生品(如期货),但是不能交易实物。

格林斯潘这一政策的实施也带来了大宗商品持续10年的兴盛期,一个大宗商品的潘多拉魔盒的开启带来将是丰厚的利润,在暴利面前,任何资本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于是乎,全球所有的银行业的大鳄鱼们,纷纷向格林斯潘递交了进军现货配合衍生品业务的申请,而格林斯潘先生也慷慨地一一为鳄鱼们的期现交易产品和方式打开了方便之门。

格林斯潘领导下的美联储表面上为这个商品的潘多拉魔盒找到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美名:实物商品市场的交易将使银行更加有效地与客户打交道,对大宗商品衍生品业务起辅助作用的,对公众利益有帮助的,并且不会对银行造成大的风险,而实际上背后却又隐含着真正的阳谋。

2003年下半年以来,国际铜价快速攀升,持续上涨的时间和上涨幅度均超过以往,而这时潘多拉魔盒里的怪兽已经完成了打通金融市场到现货市场任督二脉,这个时候中国国储这只初入世俗道行尚浅的大鱼开始逐步进入到了这些潘多拉怪兽的视野里。

于是乎,世界各大机构纷纷预测(当然是预测给中国人听的)未来国际铜价将步入下跌,而直到2005年底外电曝光完成对中国大鱼(ChineseFish)最后一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刘其兵和国储铜事件,而此时怪兽们的第一顿盛宴已经饱餐结束了。

事实上2008年爆发在美国的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格林斯潘最后这一任期里的很多政策都最终给出了否定的态度,而华尔街的贪婪和纳税人愤怒的呼喊两者之间鲜明的对比,让白宫的压力也陡然剧增。

一方面出于对于金融系统风险管理缺失的反思,一方面也需要对这些贪婪的华尔街大鳄们做出一定的惩罚。于是乎,结合了双重目标和责任的美国金融再监管在伯南克的手上开始了。

花旗退出大宗商品

来自于多特弗兰克法案以及沃克尔等规则在内的严厉监管措施开始挤压这只潘多拉魔盒里释放出来的怪兽的生存空间。而来自于巴塞尔协议三对于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和杠杆率的加强监管也使的怪兽们面临着更为严格的资本要求。

作为过渡投机带来金融市场严重不理性的繁荣的惩罚,这些怪兽们的自营交易将不再被允许。而司法部门以及CFTC也开始同步着手对于怪兽们不干净的行为进行调查。

最为关键的是,美联储宣布,将对2003年时候做出的,允许接受其监管的银行在现货大宗商品市场进行交易的决定进行重新评估。而这一切都在迫使一个结果的产生——对于怪兽们来说是时候离开大宗商品了。

作为当年最早吃螃蟹的花旗集团旗下的Phibro(菲布罗)部门早就在当年2008年金融危机中被白宫收拾的服服帖帖,一场危机使得救助花旗集团之后,这家著名的大鳄鱼已经有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纳税人股份,并且还欠着纳税人45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

政府监管机关对花旗集团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而一方面来迫于安德鲁赫尔的薪酬问题,另一方面也处于对于未来逐步去杠杆化和加强监管的目的,最终花旗集团将旗下赚钱的金鸡——Phibro大宗商品交易部门出售给美国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PetroleumCorp)。

而这个过程中,高盛和摩根大通也是投鼠忌器,一方面也担心来自于美联储或者白宫的监管压力会逐步升温,另一方面也是对到口的肥肉吃不吃犹豫不决。

最终是利益战胜了风险,在花旗被退出之后,大宗商品里面的华尔街接班人终于开始露出锋芒。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