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深度盘

沙特推动原油“反革命” 谈大宗商品熊市尚早

现在下定论说大宗商品十年大熊还缺乏足够证据,油价下跌的悲剧中含有正能量,也许铜价暴跌并非趋势性的。

去年至今,原油价格已经腰斩,近期全球铜价又出现暴跌。原油价格大跌以及近期铜价的下行,是否意味着大宗商品面临漫长熊市?对此我们需要进行非常谨慎的分析。

首先,油价下行对世界经济可能不全是坏事。1985年10月以及此后的半年,沙特也曾引导全球油价从超过30美元/桶下跌至10美元/桶,这巩固了沙特在OPEC中的领导地位,及其对全球油价的主导地位。

而低油价有力地帮助了西方经济逐步走出滞胀,有助于市场利率从高位回归正常水平。由此来看,威胁全球经济复苏的,不是低油价,而是高油价。

其次,低油价有助于页岩油气的深度革命。次贷危机以来,美国政府已在逐步减少和取消对页岩油气的补贴,逐步提高环境要求,加速使用页岩气替代电煤等。

这已带动了美国页岩油气行业的洗牌,并使高成本的陆地原油开采利润微薄。持续的低油价可能使得页岩油气的创新继续深化,海洋原油地位上升,且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会议有可能取得突破性成果。

第三,低油价对中国也不是坏事。尽管短期看会使企业盈利恶化和通货紧缩威胁加剧,但毕竟中国是一个油气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的国家。

目前中国在能源进口用汇和燃油附加税方面受益,低油价对中国经济转型和要素价格体系改革都意味着更为宽松的外部环境。

而油价之后,铜又为什么暴跌呢?现在还没有相对充分的解释。第一种解释是2015年中国春节太晚,而中国工业在节前往往运行迟缓,铜需求呈季节性萎缩。

第二种解释是对中国经济加速下行的担忧,工业铜主要用于建筑、汽车、电子设备等,而目前对中国这三类行业的预期都不是太乐观。第三种解释是油价下跌带来了人们对大宗商品的悲观情绪,而铜则是油价之后的又一个牺牲品。

那么,原油之后,铜的暴跌是否意味着大宗商品的长期熊市呢?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

第一,沙特推动原油价格的“反革命”,来对抗美国页岩油气的革命,牵涉到错综复杂的多种因素,经济面只是其中的一种。

第二,2014年,中国的铜需求创历史纪录,来自中国的铜需求并未有趋势性萎缩的迹象。

第三,目前全球铜供求大致平衡,年供应过剩量大约在10万吨,这甚至可以由中国物资储备轻易消化。

第四,这轮铜价的下跌,导火索是上海期市沽空仓单大量涌出,随后才有伦敦铜价的下跌,中国人似乎在领头做空。做空目的和现期货操作策略还不清晰。

同样,如果我们认为大宗商品面临长期熊市,那么其逻辑背景,第一种可能是全球经济不是复苏,而是更持续低迷。

第二种可能是全球增长创新如此有效,以至于支撑增长不需要更多大宗商品。但这两种可能性似乎都不大。

但目前铜价的下跌仍然有其有趣的一面:难道仅仅是中国春节过晚所致,而不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恶化的共鸣吗?

另外一种悲观情绪是,大宗商品下跌的第一棒是海湾国家和美国对俄罗斯的综合制裁,第二棒则可能是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对美国页岩油气和中东政策的不满,那么,第三棒的下跌力量是什么?

会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持续放缓吗?

(本文作者:北师大钟伟教授)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