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深度盘

深度|比特币的“死亡螺旋”踩踏会真实发生么?假如索罗斯要做空,他会怎么做?

盛世之下,危机四伏。

矿工们很快乐,大家用着先进的机器和金融工具,悠闲地计算着自己每天、每月的收益,熟练地运用远期合约进行套期保值,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囤积了一些比特币,期望着比特币将来100万美元一枚的那一天。

投资者们也很快乐,世界上从来没有一种资产能够如此快速而持续地增长。在这期间比特币的金融衍生品市场也迅速发展,不少投机客利用期货期权的高杠杆性,贪婪地享受着波动率带来的快感,任何其他大类资产都不能带来这么大的机会。

最快乐的还是在产业链上游掌控金钱的人们。他们有的依靠着每天交易员们的短线厮杀日入千万美元,有的依靠行业越来越大的借贷需求而满载而归。此时的比特币市场已经趋近成熟,相比2020年的挖矿、交易,越来越多的组合产品成为普通大众的入场首选。

金钱的味道让大家着迷,没有人在意行业的数据正在走向深渊,毕竟看空的人都是傻瓜,至少他们没赚到钱,不是么。

在那个时候,矿工借贷挖矿、分期购买矿机已经成为常态,付全款的人那就是不会运用杠杆工具的傻瓜。

此时,全球比特币矿业的综合负债率已经达到70%以上,这意味着大量的矿工正在借钱使用杠杆挖矿,只要借款的利率小于挖币的收益率,这就是划算的生意。

深度|比特币的“死亡螺旋”踩踏会真实发生么?假如索罗斯要做空,他会怎么做?

索罗斯来了,那个带着国际游资的狙击手来了。

索罗斯先在现货市场购入了X亿美元的比特币,不仅是索罗斯进场,还有更多的索罗斯们也在进场,他们是索罗斯在国际上的游资友军,各式各样的投资基金支援到做多行动上来,那时候恰逢比特币第N次减半炒作,并且形成了当时炒作行情时最汹涌的买盘,区块链投资机构和媒体们振臂高呼:正规军进场了!让我们拥抱比特币时代吧!

在完成现货端的建仓、市场情绪进一步走向高潮后,索罗斯开始加码在比特币近月的期货多头仓位。

在一根长阳之后,衍生品市场的多头如千军万马般呼啸而来,市场的空头变得越来越少,能够阻挡多头的似乎只有多头自己的平仓操作。

账面浮盈已经颇多的索罗斯开始秘密命令助手做了一个操作——买入远期的虚值看跌期权。

那时候期权交易已经像2020年的币币交易一样普及和成熟,流动性水平大幅提高,索罗斯的建仓过程显得很轻松。

那时候没有人觉得比特币会再次跌破2万美元,毕竟比特币一直是螺旋上升的。何况,现在比特币已经因为索罗斯的现货买盘涨到接近10万美金了,期权的卖方欣喜地发售在2万美元行权的看跌期权,计算着下一年又会有多少权利金能够无风险入账。

他们不知道,这些虚值看跌期权的买方对手盘正是索罗斯,而期权正是索罗斯此次猎杀的必经之路。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在比特币正式突破10万美金后,推特沸腾了。

麦咖啡重新表示当年的五十万美元预言不是玩笑话,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马斯克表示比特币是不是safe word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太空旅行将仅支持比特币支付。知名交易员小K在某交易论坛讲述起自己做多比特币一夜暴富的经历,矿工小B眼看矿机价格水涨船高,只好加大杠杆力度——继续干!

这时,索罗斯准备出手了。他又秘密安排助手开始卖空比特币远月的期货。由于市场处于强劲的多头趋势,第一批空单很快就集结完毕。索罗斯没有继续做空,而是停下来观察事态的发展。

想要复刻做空英镑、泰铢的好戏,索罗斯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那时候,比特币矿机的80%已经转移到了M国,而M国的算力大部分集中在N州。索罗斯联络了N州的地方官员,阐述了自己对比特币过热估值过高、矿业杠杆率走向畸形、想要做空比特币的想法,并且表示自己这次集结了知名国际游资P,策略上几乎万无一失。如果对方能够予以「消息面上的帮助」,索罗斯愿意在事成之后予以盈利分成的10%。

为了拿到市场上比特币流通盘和比例的精确数据,在导出区块浏览器的数据精确分析后,索罗斯深知必须要拿下交易平台这个黑匣子,他找到了当时M国最大的交易平台H所负责人。索罗斯告诉对方,收取十年的交易手续费不如跟我干这一票,况且知名游资P、N州地方官员都已经加入了空军联盟。

他表示,只需要知道H所期货多头大户的爆仓点位,和账户剩余保证金的资金量,就能够以更少的资金实现精准打击,并且许诺事成之后将节省的资金成本全部分给H所负责人。

索罗斯明白,市场已经是岌岌可危的高楼,他将会是那个点火的人,却仍然需要更多火上浇油的机构。

于是,他开始联络上文提到的知名国际游资P,详细解释了自己做空的逻辑:挖矿行业相当于比特币的一级市场,而现在比特币的矿业已经十分紊乱,这是衰败的前兆。资金借贷公司没有再像原来一样认真审核客户的信用资质,而是为了更快地赚钱放款随意,大量矿工拿到了贷款后购买更多的矿机,凭借这些矿机企图拿到更多的贷款,数据显示整个矿业的负债率已经远远超过70%。部分嗅觉敏锐的云算力公司已经开始兜售未来100年的算力。

同时,二级市场散户的避险需求催生了比特币价格保险产品,加密资产金融公司不再像过去一样注意风控,而是习惯了单纯做期权市场的卖方,美滋滋地收着一份又一份「租金」。

索罗斯斜着嘴笑了笑,仿佛看到了猎物即将被捕那样兴奋,他继续说道:要知道,比特币的挖矿成本是8.5万美元,现价11万美元。现在又恰好是减半的时间点,矿工的区块奖励收益会骤降,只要把价格砸穿7万美元,就一定能够引发高杠杆矿业的死亡螺旋,现在市场那些多头都会成为我们最绚烂的燃料,他们的连环平仓又会让期权卖方手足无措。

而且,做空比特币是这个世界政治正确的事情,无论是股市还是商品,都可能会有不可抗力阻挠我们的计划,而资金面博弈近乎到极致的比特币是最好的屠宰场。

看对方还是有些犹豫,索罗斯补充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已经拿下了N州地方官员、H所负责人,无论是消息面还是数据面,我们没有失手的可能。这些头寸策略我已经布局完毕,就等待你的加入了。游资P的负责人点了点头。

本文转自 区块律动BlockBeats,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